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上万只猛禽迁徙途经成都 非法捕杀成途中大威胁

华西都市报肖茹丹 2015-04-03 10:57:58

移动用户编辑短信CD到106580009009,即可免费订阅30天中国日报双语手机报。

上万只猛禽迁徙途经成都 非法捕杀成途中大威胁

候鸟在四川的3条迁徙路线示意图

成都平原有记录的猛禽

松雀鹰、赤腹鹰、灰脸鵟鹰、普通鵟、凤头蜂鹰、鸢、苍鹰、雀鹰、金雕、秃鹫、白尾鹞、白头鹞、鱼鹰、燕隼、灰背隼、红脚隼、红隼等春秋两个迁徙季

每年9月至次年4月都是候鸟迁徙季节,其中猛禽秋季迁徙季为9月上旬至10月上旬,春季雁鸭类鸟儿的迁徙时间在2月至4月,猛禽北飞则在3月底至4月底

4月2日阳光明媚,成都气温直奔30℃,沐浴着阵阵暖风,首批北飞的猛禽来到了成都平原上空,经过崇州西山或龙泉山脉迁徙通道,向北飞行,这也拉开了今年春季猛禽迁徙的序幕。

每年9月至次年4月均为候鸟迁徙季,随着雁鸭类、鸻鹬类等鸟儿逐渐北飞,眼下猛禽陆续赶来“扫尾”。包括凤头蜂鹰、日本松雀鹰在内的十余种猛禽,都将在接下来一个月内,掠过成都平原上空,不远数千里回到“北方的家”。

候鸟

很多鸟类具有沿纬度季节迁移的特性,夏天的时候这些鸟在纬度较高的温带地区繁殖,冬天的时候则在纬度较低的热带地区过冬。夏末秋初的时候这些鸟类由繁殖地往南迁移到渡冬地,而在春天的时候由渡冬地北返回到繁殖地。这些随着季节变化而南北迁移的鸟类称之为候鸟。

上万猛禽北飞 将持续一个月

2日上午9点58分,一只普通鵟(kuang)展开双翅,从崇州市西山乡的上空轻轻掠过,盘旋了一会儿,朝北方飞去。

它优雅翱翔的姿态恰好被成都观鸟爱好者用相机记录了下来。“这是一只普通鵟,体长大约50厘米,”成都观鸟会会长沈尤翻看着相机里的照片说,普通鵟属于中型猛禽,身体颜色以黑棕褐为主,飞翔时两翼宽阔,微微向上举成“V”字形,春季向北方迁徙繁殖。

在接下来两个多小时的观测中,观鸟者共记录到24只猛禽,分别为松雀鹰、灰脸鵟鹰、普通鵟、凤头蜂鹰4种鸟类。根据以往的观鸟经验,沈尤预测当天崇州西山一带向北迁徙的猛禽约有150余只。

每年9月至次年4月都是候鸟迁徙季节,其中猛禽秋季迁徙季为9月上旬至10月上旬,春季则在次年3月底至4月间。接下来一个月里,将有上万只猛禽途经成都北飞。

猎隼成都歇脚 首次拍到照片

在成都平原,有记录的猛禽种类达十余种。

沈尤说,近几年成都平原猛禽的数量和种类变化不大,新发现的种类也较少,“猛禽飞行高度较高,肉眼很难辨识,可能有新品种飞过,还没被观测到。”而最近的一次新发现,则是他于去年4月在崇州西山“捕捉”到的一只猎隼了。

那一天,沈尤像平时一样到崇州西山观鸟,突然看到有鸟从头顶飞过,他本能地举起相机一阵猛拍,整理照片时发现那只鸟儿眼角下有一条黑线。“猎隼眼下有一条黑色的线条,很好辨认。”沈尤说,之前虽然也曾在成都平原看到过猎隼,但拍到照片还是第一次。

猎隼曾是电影《无人区》中的主角之一,它是季候鸟,大型猛禽,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主要分布在中国、蒙古国等地,在四川省甘孜阿坝等地有零星分布。每年冬季迁徙时,一些猎隼会经过成都平原。

猛禽追小鸟 保证旅途不挨饿

在春季的候鸟迁徙大军中,虽然雁鸭类鸟儿和猛禽的迁徙时间有所交叉,但猛禽北飞的时间相对较晚。大体上来看,雁鸭类鸟儿的迁徙时间在2月至4月,猛禽北飞则在3月底至4月底。那么,为什么会形成“鸭派”“雁派”先走,“鹰派”尾随的现象呢?

成都观鸟会副理事长巫嘉伟认为,每年6月至8月是猛禽繁殖期,繁殖要求充足的食物、固定的场所、没有天敌侵扰。而一些大型猛禽以鸟类和小型动物为食,比如猎隼。巫嘉伟猜测,为了顺利抵达繁殖地,当小型候鸟向北迁徙之后,供大型猛禽捕食的猎物减少,于是猛禽尾随其后以保证旅途“干粮”充足。

就迁徙距离来看,猛禽称得上是整个鸟类中迁徙路线最长的类群之一,一般达到400公里以上,甚至可能从地球一极飞到另一极。以普通鵟为例,有的个体迁徙旅程达上万公里。“迁徙需要耗费大量体力,克服重重困难,才能最终抵达目的地,可谓是一场艰辛的旅途。”

3条迁徙路线 数十万鸟儿经过

候鸟迁徙经过四川的通道有3条,分为东线、中线、西线,均呈南北走向。

东线主要是从陕西省南迁入境的候鸟,经川东沿着嘉陵江河谷,进入重庆、贵州境内;中线主要沿龙泉山脉,经成都平原,进入贵州、云南境内;西线主要从阿坝州,经雅安、凉山、攀枝花等地,沿横断山脉迁徙。

“候鸟迁徙路线亘古不变,春季由南向北,秋季由北向南,”沈尤说,在3条迁徙通道中,沿龙泉山脉,经成都平原的迁徙走廊是最大的一条,东西宽度达到70公里以上。据不完全统计,每年经这条走廊迁徙的鸟儿数量多达数十万只。

100 只鸟儿 飞到终点仅剩三成

非法捕杀成为候鸟迁徙途中最大的威胁

这些迁徙候鸟主要来自东北亚、外蒙古、西伯利亚以及我国的北方,不远数千里飞行迁徙。途中要克服极端天气、缺少食物、奔波劳累、人为伤害等多重障碍,才能最终飞抵目的地。据不完全统计,100只鸟儿共同起飞,最终飞到终点的仅剩三成。其中,非法捕杀成为候鸟迁徙途中最大的威胁。

崇州西山乡作为候鸟迁徙的通道之一,每年都会有猛禽、雁鸭类、鸻鹬类、雀形目等多种鸟类经过。丰富的鸟类资源也给了不法分子可趁之机,一些人为了牟利,非法捕杀候鸟,最严重时一天有上百只鸟类遭此厄运。

为了保护候鸟,每逢初夏和初秋迁徙季节,崇州市森林公安便到各山头巡逻、蹲点,严厉打击非法猎捕、杀害猛禽等违法行为。2014年,崇州森林公安共挡获4名非法猎捕候鸟违法犯罪人员,联合地方公安收缴枪支6支,子弹20余发。“当地农民有狩猎风俗,有些打猎后自己食用,有些拿去卖钱,而现在一些城里人逐渐成了非法狩猎‘主力军’。”民警说,经过整治,如今在主要候鸟迁徙路线区非法猎捕、杀害候鸟的情况大大减少。

分享到6.79K
编辑: 张少虎标签: 猛禽 凤头蜂鹰 鸻鹬类 赤腹鹰 白头鹞
中东和平 欧元贬值
互联网医疗出师折戟:莆田事件或催生新规 奇葩APP“疯投”会是下一个互联网泡沫吗?
大片半裸遮胸热辣!C罗前女友伊莲娜登体育画报 奥斯卡红毯:“石头姐”优雅复古 洛佩兹深V惊艳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精彩热图

 
 

新闻热搜榜

      专题

      2015年地方两会大幕拉开。

      详细>>

      今年12月13日是首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详细>>

      热烈庆祝澳门回归十五周年。

      详细>>

      新闻排行

      24小时热评排行

        鲁冰花关爱留守儿童公益计划主题曲《启航明天》正式发布

        详细>>

        “鲁冰花”关爱留守儿童公益计划在京正式启动

        详细>>

        圆梦北京之《90后的青春》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