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城市,为何要取消网约车“一口价”

在网约车司机争相“欢呼”平台“一口价”模式可能要被有关部门取缔之后,事情开始发生变化。”  在李建民看来,正是平台这样的策略,导致越来越多的网约车司机抵触“一口价”,但为了生计不得不接“一口价”。

这些城市,为何要取消网约车“一口价”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2023-08-21 10:04
2023-08-21 10:04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在网约车司机争相“欢呼”平台“一口价”模式可能要被有关部门取缔之后,事情开始发生变化。

近日,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表示,要取缔的是不合法、不合规的“一口价”。不会完全取缔网约车的“一口价”模式,之前的回复并不严谨,造成了误解。

此前,一名有七八年驾龄的网约车司机,在“浙江省民呼我为统一平台”留言称接过一段时间“一口价”订单,认为其安全隐患严重,因为“一口价”不像传统计程车那样以时间和距离计价,会让司机想方设法尽快到达目的地、结束订单,导致超速超车、抢黄灯等各种行为,发生交通事故的概率大大提升。

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答复称,拟于8月中旬召开价格政策告诫会,将责令网约车公司(平台)取缔“一口价”“优惠价”等价格。

这一回复迅速引发舆论热议,不少经常打网约车出行的乘客对此明确表示反对,认为“一口价”价格低廉,方便出行,且是一种正常的市场行为,有关部门不应过度介入。

8月15日,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交通局等部门召开会议,要求各网约出租车公司要对“一口价”等运价规则进行全面清理规范,并公开计价规则。

事实上,近期还有多个城市开始整治“一口价”,比如上海、武汉、合肥、石家庄等城市。

但围绕着该如何对待“一口价”和是否取消“一口价”,不论在网约车司机端,还是乘客端,都引发了不小的争论。

争议中的“一口价”

所谓网约车“一口价”模式,是指乘客在输入起点和终点后,系统根据该行程的起点和终点以及行程路线,给出结算价格。这一模式区别于传统计程车(巡游出租车)和网约车根据路程和路况分段计价的模式。

“一口价”核心的优势在于其低廉的价格。

来自杭州的公司职员李萌表示,自从有了“一口价”模式,其打车费用大为降低,比如从公司到家这段距离,快车一般在40元上下,但是“一口价”往往只要二十五六元。她说,原来叫拼车单运行时间长还经常拼不到,有了“一口价”以后,不论是价格还是时间都更为划算。

除了较为低廉的价格,不少网友支持“一口价”模式的原因在于,其能避免司机绕路行为,对乘客更有利。

与乘客欢迎态度不同的是,不少司机对“一口价”有不同的看法。

来自深圳的网约车司机李建民并不认可上述说法。他说,“不论是滴滴还是高德,快车模式下已经规划了最经济的路线,平台不存在让司机绕路的可能。”

在他看来,除了较为低廉的价格,“一口价”最为不合理的地方在于,让司机承担了城市拥堵的成本。他说,“现在城市堵车严重,高峰期经常半小时连两公里都走不了,不论是传统计程车还是快车模式,都是司机乘客共同分担,而非‘一口价’只让司机承担。”

由于“一口价”较低廉的价格,最近的新闻报道中和社交网络中,出现多起司机因此与乘客发生冲突的新闻。

比如最近爆火的一则新闻视频显示,今年7月底在浙江温州,女子坐“一口价”网约车与司机起争执,网约车司机说“打‘一口价’的都是穷人”,导致矛盾升级。

然而,是否开通“一口价”的选择权在司机端,属于自由选择,那司机为何对此如此抵触?

李建民认为,目前类似滴滴等网约车平台,对“特惠价”、“一口价”可能有扶持政策,特别是在派单层面的倾斜。他说,“和很多身边同行交流过,不开‘一口价’‘特惠价’不行,动不动几小时接不到单,即使接到单,也是一些小单,开了‘特惠价’才有正常的单,才有机会抢到大单。”

在李建民看来,正是平台这样的策略,导致越来越多的网约车司机抵触“一口价”,但为了生计不得不接“一口价”。

中国新闻周刊联系多位网约车司机核实,李建民的说法得到这些司机的确认。而在社交网络上,不少司机同样反映了平台上述的倾斜策略。

是否合规?

那么“一口价”的存在,在现有交通体系中,是否合规?是否涉嫌扰乱市场?

“当前,网约车行业的‘一口价’主要问题是随着价格水平不断降低,带来了单纯以价格为手段的恶性竞争。”国家发改委综合交通运输所城市交通中心主任程世东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

在程世东看来,“一口价”的定价机制本身没有问题,其他行业有时候也会采用,但是定价机制或价格水平,不能损害已确定的产品或服务质量。如果不能有效保障行业的利润率以及延伸的司机收益、乘客的服务质量,也就影响了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

安全性是“特惠价”“一口价”无法回避的问题。

上海市道路运输局对外表示,自2022年下半年来,各网约车平台公司为抢占市场打“价格战”,通过“特惠价”“一口价”等方式吸引流量,放松准入把关,使不合规网约车数量进一步上涨。同时,平台公司瞒报营运数据,安全管理把控不严,造成2023年上半年网约车交通事故数量大幅上升,给乘客的安全出行带来极大隐患。

清华大学交通研究所副所长杨新苗说出了他的经历。“曾经体验过‘一口价’的服务,竟然打到了用货运车辆做客运服务的网约车。不仅如此,司机一上车就抱怨说遇到了高峰期堵车,耽误了他挣钱。”杨新苗说。

在杨新苗看来,在价格上面,网约车更容易出现多样化的价格,但必须建立在运营安全和确保服务质量的基础上。

在杭州集中整治“一口价”之前,部分省会城市也有类似动作。

今年7月,武汉市针对部分网约车平台和聚合平台通过“一口价”“特惠价”等问题,要求各平台要落实明码标价,不得以不正当价格竞争行为扰乱市场秩序,落实调价备案。

合肥市交通运输局发文称,要求网约车聚合平台不得干预网约车平台的价格,如主导不同网约车平台公司开展统一标准的“一口价”活动。

石家庄提出了参照当地巡游出租车定价的策略。7月19日,石家庄市交通运输综合行政执法支队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网约车平台经营服务行为的通知》,向各网约车平台公司提出三点要求。其中第一点要求当日起,各平台不得以“一口价”、“特惠价”、“高额补贴”等低于巡游出租车价格的运价营销方式经营,取消相关产品,合理确定网约车运价。

“巡游出租汽车和网约出租汽车是出租汽车的两个主要类型。在出租汽车类型领域,因为有了网约车,才有了出租汽车服务档次快速提高和规模翻倍增加。”杨新苗说。

此外,从服务质量层面出发,“一口价”还有极大的调整空间。杨新苗认为,站在司机角度,早晚交通拥堵时段的“一口价”显然不受欢迎。在他看来,可以在特定的低峰时段,有限的区域测试磨合,寻求多方的认可。

不过,对于不少乘客而言,仍然期待更多“一口价”的选择。李萌说,她希望在通勤时能打到更多“一口价”网约车。

最近多次打到“一口价”的北京乘客张磊表示,“一口价”比其他模式打车便宜,大概“十几公里二十块,二十多公里三十多块”。

在张磊看来,“一口价”大大降低了其通勤和出行成本。

“一口价”的土壤

“机场接送机等预约式服务,可以多尝试‘一口价’,而从交通拥堵以及车辆对道路占用等层面考量,对于即时型网约车,应该减少城市早晚高峰期间的‘一口价’。”东南大学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顾大松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

但顾大松也分析,之所以出现网约车“一口价”的定价模式,与当下的市场环境密不可分。他说,“最近几年新注册司机不断增多,但订单量远没跟上司机数量的增长速度。”

李萌说,有了“一口价”,最大变化是打车频率大为提升。

增加订单量也被认为是不少平台推出“一口价”的初衷。

交通运输部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6月,各地共发放网约车驾驶员证579万本,比上月新增20.6万本,单月新增数量达到有记录以来的新高(自2020年11月起),和2020年年底相比增加了将近一倍。

以行业龙头滴滴出行来看,2021年的活跃司机数量为1300万人,而截至今年3月份,滴滴的活跃司机数量已经达到了1900万人,有600多万新增司机。

司机们纷纷涌入网约车行业,但网约车的订单量却在萎缩。数据显示,2022年,我国网约车用户规模为4.37亿人,同比减少了3%,网约车市场规模约为3100多亿元,同比下降1.4%。

东莞市交通运输局发布的监测信息显示,2023年一季度,全市77.3%的网约出租车每天接单不足10单;日均订单≥10单的网约车中,单车日均营收约260.83元。

济南发布的风险预警也提到,济南市网约车市场运力已基本饱和:“目前网约车单车日均接单量不足10单,网约车数量过剩、市场主体过多也对行业的安全生产造成不利影响。”

“现在‘一口价’或‘特惠单’越来越多,特别是周六日,全天都是这种单子。”李建民说。

另外一方面,网约车平台数量也在大幅度增长,彼此之间竞争激烈。

截至今年5月底,全国网约车平台大概313家,和两年前相比增加了大概100家。

在2021年滴滴App下架期间,以高德、百度、美团等为代表的聚合平台,聚集了众多中小型网约车平台迅速崛起,打破了此前滴滴“一家独大”的局面。

越来越多的司机、越来越多的平台和“原地踏步”甚至还在减少的总订单量,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这些因素共同构成了“一口价”盛行的土壤。

【责任编辑:蔡东海】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