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线 > 综合滚动

“枪击时代”,美国陷入恐怖循环

【环球时报驻美国、德国特约记者 潘秋辰 青木 环球时报记者 赵雨笙 王会聪】不到24小时发生两起大型枪击案,美国得克萨斯和俄亥俄州惨案的余波在美国社会持续震荡。这两天,美国总统特朗普亲自访问了案发地,但他遭遇了抗议。在一片争吵声中,特朗普对白人至上主义和种族主义进行谴责,但在很多人看来,他避重就轻,对控枪法案避而不提。“美国已成为大规模枪击案的‘摇篮’”,有人这样说。从一系列统计数据看,此言不虚,更重要的是,目前看不到美国控抢困境得以突破的任何迹象。由于枪击案的频繁发生,美国民众中不少人已经产生心理阴影,他们害怕出门,但又不得不出门,而公共场所一旦出现什么骚动,就会触动他们敏感的神经。

人心惶惶

“让人感到像是在被追杀:美国各地的拉丁裔在得州埃尔帕索‘大屠杀’后生活在恐惧中。”《纽约时报》6日描述道:枪击案发生后,一位退休的佛罗里达老太太想象孙女将如何被杀死,一位厄瓜多尔移民的女儿坐在汽车里哭泣,一位得州律师买了一把枪保护其家人。

文章称,无论是自由派还是保守派,说英语还是西班牙语,无论是新移民还是移民先驱的后代,许多人说,他们对极端白人民族主义者将他们置于瞄准镜中的想法极度震惊。据统计,美国约有5650万拉丁裔,占总人口的18%,而1980年时分别为1480万和6.5%。如今在埃尔帕索,居民们对外出就餐或看电影感到危险,该市的枪支店则门庭若市,许多顾客是拉丁裔。

受到惊吓的不只是拉丁裔,还有更多普通人。就在6日,纽约时报广场发生了一起“匪夷所思”的踩踏事件。当晚9时45分左右,广场上的人突然四处逃散,还有人大喊“趴下”。有人被撞倒,有人被踩踏,有孩子和父母失散……原来,有人听到了“枪声”。但所谓枪声其实是摩托车“回火”产生的声音。

“每当我在公共场所,我都在想如果突发大规模枪击案怎么办。这是一种无时不在的较轻程度的焦虑,我想知道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这样。”8月4日,一位美国女士发布的该推文引发近4万人讨论。显然,这个话题引发了共鸣。

根据《今日美国报》和益普索本周的民调,近半受访者表示,大型枪击案已经影响到他们的生活;约1/5的人说不再参加有很多人聚集的公共活动;18%的人表示会避免在拥挤的地方购物;1/4的人与家人讨论过如果遇到枪击案该怎么办。

前述并非孤例。今年5月31日,在早高峰时间的纽约地铁上,一群恶作剧青少年点燃鞭炮,结果人们以为发生了枪击事件,连随身物品都来不及带,纷纷逃离。事后,纽约通勤部门负责人气愤地称那群始作俑者为“白痴”,“必须绳之以法”。

2016年8月下旬的一次乌龙甚至直接导致繁忙的洛杉矶国际机场关闭。当时并没有什么紧急情况发生,但有人把某些响声当成枪声,然后传言迅速传播,所有人都在喊“枪手、枪手、枪手”。人们惊恐地逃离航站楼,冲破安全警戒线。“始终认为自己会受到大规模暴力事件伤害的想法,逐渐渗进我们的集体意识。”《纽约时报》援引佐治亚州立大学一位心理学教授的话说。

“枪击时代的生活:你无法不出门。”对于最新的枪击案,美联社称,美国人没怎么想就去了那样的公共场所,在那里30多条生命转眼间逝去。也许不会再这样了。我们进入一个走出家门要进行二次考虑、三思甚至四思的时代了吗?“你无法不出门”,对2019年的美国来说,这可能成为一句流行语。

“恐怖循环”

“有选择地阅读新闻”“多想生活中的美好一面”……这是一些专家为美国民众提供的缓解心理压力的建议。美国“预防”网站刊文称,随着枪击案在美越来越普遍,医生们正将暴力称为公共健康流行病。美国心理学会称,人们震惊、伤心、麻木、愤怒、悲痛,睡眠、专注度、食欲等受到影响。

《环球时报》记者身边的一些美国人则更多地表达了他们的纠结、复杂心态。退休老人埃德夫妇刚从得州亲戚家回来,他们说:“民风淳朴的得州出现如此残暴的枪击案太让人意外,这简直是美国的灾难和耻辱。我们一度认为公民持枪是捍卫自由的体现,但现在却成了无辜民众受害的元凶,我不知道我们会不会有朝一日也成了冤死鬼。这个国家怎么了?我们快要入土了,反而越来越没有信心了。”

因为是暑假,非洲裔姐妹克里斯汀和乔安娜经常与同学相约一起逛街。“以后不敢去人多的地方了,特别是超市,坏人往往以这些地方为目标。”克里斯汀说:“天天听到枪击案的消息,是不是警察和政府都麻木了?这简直是暑假最坏的消息了。”

琼斯夫妇有三个10岁以下的孩子,去社区游泳池游泳是暑期必不可少的运动。“孩子小,夏天不去泳池活动活动怎么能行?总不能让孩子们失去快乐的童年吧?说实在的,我们对这种新闻都麻木了,如果政府不从法律层面根本解决问题,我们普通人再谨小慎微也没用,我们不可能移民去严格控枪的国家吧?”

感到美国不安全的还有其他国家。近日,委内瑞拉和乌拉圭发布赴美旅行警告,理由是“民众随意拥有枪支”。此前,德国、爱尔兰、加拿大等国也建议公民赴美旅行前考虑美国的拥枪比例、高暴力犯罪率等情况。

这类警示都是有依据的。瑞士“轻武器调查项目”的报告称,美国公民共有3.93亿支枪,持有量占全球总量的46%,居世界首位;平均每100人有120.5支枪,也是世界第一。美国“枪支暴力档案”网站统计称,4人以上中弹或遇害(不含枪手)的大型枪击案在美国已达到每天超过一起的程度,而俄州代顿市枪击案是今年第251起。“作为发达国家中涉枪杀人死亡率最高的国家,美国正深陷枪支暴力阴霾。”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总结道。

“美国的噩梦可能才刚开始”,德国《南德意志报》评论称,枪击案频发,首先是该国极易获得武器。其次,在这个国家很容易听到种族主义的声音。令人不安的是,这些东西早已渗透到美国社会,其领导人几乎成了这种宣言的代言人。这是一种致命组合,让美国陷入“恐怖循环”。

“美国病了”

在不少专家看来,在美国,枪支早已成为自由的图腾。每当发生涉枪案件,社会总寄希望于国会两党通过辩论交锋实现控枪形势的转变。殊不知,经济利益和权利考虑决定了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都不可能成为推动枪支管理的强硬力量。

《环球时报》记者曾就控抢问题专门采访数名美国相关领域的学者,他们大多认为,控枪的最大障碍是太多国会议员,尤其共和党议员被拥枪组织“绑架”。部分保守议员的确从宪法第二修正案出发来看待控枪问题,但因相关组织的政治献金,这些人失去了认真对待相反意见的动力。美国敏感政治问题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美国5大枪支组织去年的总游说费用达到近1200万美元。相比之下,枪支管控游说组织的费用仅为200万美元左右。

此前,包括班农在内的特朗普团队专家曾称:“如果特朗普支持控枪,那么就相当于他放弃连任。”民主党在这方面有前车之鉴。克林顿时期,民主党在枪支管制上取得历史性突破,但激进措施造成选票流失,1994年的中期选举,共和党终结了民主党对众议院长达40年的控制权。

中国社科院美国所研究员袁征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从地域看,纽约和洛杉矶等大城市的确更在意与枪击有关的治安问题。但在地域广阔人口密度较小的中西部,反对枪支管控的民意更强。所以,即便发生更加骇人听闻的涉枪案件,也很难触动枪支管理形势。“2020大选在即,特朗普必须依靠美国全国步枪协会的鼎力支持。在这种情况下,一时的民意‘雷声’最终只能换来国会辩论的一阵‘雨点’。”

讽刺的是,眼下美国两党还在就谁该为枪击案负责而争论。大部分民主党人责怪共和党议员,大多数共和党人责怪民主党议员。保守派智库企业研究所的一名研究员7日在《华盛顿邮报》上撰文称,“如果特朗普需要为埃尔帕索枪击案负责,那么民主党就应为代顿案负责。”这里的逻辑是,前一枪击案嫌犯是白人至上主义者,后一案件的枪手疑似左翼激进分子。

袁征说,种族歧视、经济下滑、就业形势和对有极端情绪人士的疏导不力等,都为美国社会各个层面的矛盾激化埋下种子。与此同时,枪支管理背后的经济和权益问题极大地阻碍了美国在控枪问题上迈出实质性步伐。两大因素相互交织,让美国民众不时笼罩在枪支犯罪的阴影中。

“美国病了”,德国新闻电视台称,许多人认为,美国枪击案频发的主因是武器太多,其实不是。皮尤研究所的数据显示,目前美国30%的人表示他们拥有枪支,而在上世纪70年代是50%。枪击案频发是一种社会高压情绪的反应。贫富差距拉大、种族主义崛起等导致美国国内分裂加剧。这在外交上也有反映,“美国优先”政策显示的正是美国的孤立主义和不自信。美国应该多在国内找找原因。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