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后被困“孤岛”的40小时:山石不停落 无人敢合眼

来源:中国青年网
2017-08-12 07:11:38
分享

震后被困“孤岛”的40小时:山石不停落 无人敢合眼

8月10日,一架直升机载着两名九寨沟景区箭竹海景点受困受伤人员脱离困境。新华社记者 江宏景摄

8月10日下午,当蒲长生坐上救援直升机时,他长出一口气。心里那根紧绷了两天快要断掉的弦,终于可以稍稍放松了。

和他一起获救的还有妻子那果,以及附近村寨的6名村民和两名景区员工。然而,还有4人下落不明。

从8日晚九寨沟发生7.0级地震,到10日下午直升机前来救援,他们被困在熊猫海附近已40余个小时。

每个人都被恐惧、绝望、焦灼撕扯着。这可能是他们人生中最漫长狼狈的两天。

“湖啸”

8月8日晚,蒲长生驱车前往到熊猫海观景台时,并没有觉得这个夜晚和平时有什么不同。

蒲长生和妻子是荷叶寨的藏族原住民,他们在熊猫海观景台开了间小店,做游客的生意。

熊猫海位于九寨沟景区深处,相传会有熊猫去喝水觅食而得名。那里湛蓝澄澈,湖畔群峰层林静立,倒映水中,相映成趣。正值旅游旺季,每天慕名前往九寨沟的游客有好几万人,去熊猫海的也络绎不绝。

当晚九点多,游客已散去,熊猫海又恢复宁静。蒲长生修好店里的电路,正和妻子一起收拾白天租给游客拍照的衣服。

“轰隆隆!”闷雷一般的巨响划破夏夜的安宁,突如其来的震动让脚下的地面如海浪般涌动,蒲长生和那果避之不及,摔倒在地。

同样惊慌失措的还有同住荷叶寨的郭罗佐、真女,以及家住扎如寨的杨勇、何峻、安佐和色郎旺姆,他们都在熊猫海做小生意,夏天如果逗留的晚了,常就地住在景区里。

浪一下就来了。巨大的山石纷纷砸向熊猫海,海子里立刻翻出一人多高的浪。原本温和美丽的熊猫海忽然面目狰狞,让观景台上的人们猝不及防。

“都说海啸,这个完全可以说是 湖啸 。”忆起当时的场景,蒲长生心有余悸。“浪扑上来,一下就把我们打到观景台的栏杆上。我们后来看,离挡住我们的栏杆就两三米,那儿的栏杆都没有了,下去就是20米落差的瀑布,如果我们被打到那儿,今天也就不会在这儿说话了。”

浪渐渐平息,烟尘还未散去,睁开眼,周围一片混沌。

在漆黑的夜色里,一轮圆月是唯一的光源。对面的山体开始滑坡,山石滚落的轰鸣声不绝于耳。

“孤岛”

地震的尘土慢慢散去一些后,大家互相找到彼此,确认是否无恙。

这时,他们才发现,不久前还同在观景台的4个大男孩不见了踪影。他们中最小的19岁,最大的26岁,平时就在熊猫海观景台租售衣服,给游客拍照,地震前还在备货。

气温骤降,寒意袭来。被淋湿的8个人,赶紧换上租给游客拍照用的民族服饰、熊猫外套。鞋也湿透了,大家却不敢脱,得随时准备逃命。

余震还在继续,两侧山体不断有石块滚落,双面夹击。

蒲长生警觉地盯着山上,瞄准那些大的石块从什么方向落下,然后带领大家朝着栈道另外的方向跑。

那果不禁感慨,这里的山山水水原本就像自己的家一样熟悉,没啥子好害怕,如今却如此陌生,如此令人恐惧。

大家互相扶持着,一起找出路。然而,回家的路已被碎石与塌方阻断。手机信号也被切断,无法和外界联系,熊猫海变成了一座孤岛。

震后被困“孤岛”的40小时:山石不停落 无人敢合眼

被碎石堵住的道路。新华社记者 宋玉萌摄

“我们的车都被压在那里。走也走不出去,你走不到1秒钟,石头就下来了。”那果说。和自身的安危相比,她更牵挂家里的两个女儿,她们一个11岁,一个8岁。没有爸爸妈妈的陪伴,她们现在在哪里?安全吗?

这一夜,所有人都被未知的恐惧撕扯着。时间的流逝忽然变得极慢,每一秒钟都被拉长了好几倍。没有人敢睡觉,大家互相打气,在黑夜里盯着四周的峭壁,随时准备转移。

同样无眠的还有几公里外的任贵元和常生。他们是九寨沟管理局森林巡护和地质灾害监测员,地震时正在位于日则保护站的值班室里看电视。猝不及防的地动山摇袭来,他们赶紧跑到室外避难,却发现手机已没有信号,无法和家人联系。

想要逃离这里只有两条路:上山,是望不见头的原始森林,常生在这待了9年也没走通过,危险系数很高;下山,是距离沟口最近的地方,但一路上山塌路断,山石不停坠落,也是险之又险。

伴着强烈的余震,常生和同伴最终决定就在值班室外空旷的草坝子和衣而眠。然而,两人都几无睡意,这一夜漫长无边。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