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霸王车”,谁来管一管?

作者:徐夏欣 来源:浙江在线
2016-12-27 09:10:04
分享

这些“霸王车”,谁来管一管?

  “首汽租车”门前停着近10辆同款白色轿车。

这些“霸王车”,谁来管一管?

  拆去车牌的商务车。

这是一道小学生都会算的四则运算题:2条平行的巷子,分别有车位84个和67个,按照规定,不超过70%的车位可以包月形式租给居民,那么,可供包月的车位最多可以有几个?

答案很明了:105个。

但是,放到现实中,这道题的答案居然是无限接近于0。

家住仓基新村的吴先生排队2年多,终于等来了1个停车包月的名额。给了钱,包了月,本以为可以安心停车的吴先生却发现,哪里有车位给他停——众多道路公共泊位被租车公司强占了,居民根本抢不过这些公司,只能痛苦地继续“打游击”。

情况果真有这么严重?记者实地调查发现,真实情况更糟糕。

居民眼中的“强盗”

吴先生和妻子的工作地点不在同一方向,因此,夫妻俩成了“两车族”。作为老小区,仓基新村内车位有限,吴先生虽分到了1个车位,但不足以解决家庭停车问题。

后来,吴先生得知小区附近的信义巷和草营巷有部分停车位以120元/月的价格包月出租,于是,他找到“物业公司”进行了登记。等了2年左右,3个月前,他终于等到了包月的名额。

然而,拿到名额交了钱,吴先生还是没法停车。“信义巷和草营巷大多数车位成了信义坊4家租车公司的‘免费车位’。”吴先生说,他平时每天6点下班到家,基本不可能找到停车位,只有在晚上9点以后,等在附近用餐临时停车的客人将车开走,才能将车停好。

记者实地观察发现,吴先生所说开在信义坊内的4家租车公司分别是“神州租车”“首汽租车”“一嗨租车”“车速递租车”,各公司门前泊位上都停有待租车辆。

吴先生说,这些占着车位的车辆,有的可以2个月不挪动。“就算停着的车子租出去了,租车公司马上会安排自己的车继续占车位。我们朝九晚五上下班,怎么抢得过他们?”对于租车公司的霸道行为,吴先生感到很愤怒。

收费员眼中的“僵尸”

这些占车位的车辆究竟会停多久?租车公司是否真的“免费停车”呢?记者向停车收费员进行了求证。

陈师傅在草营巷做收费员已经6年了,他告诉记者,租车公司用车占车位现象是近两三年出现的。一开始,占车位现象集中在信义坊北面的信义巷,那里正对着4家租车公司,今年下半年开始,占位车辆数量大增,草营巷也跟着遭了殃。

记者请部分收费员进行了统计:草营巷2位收费员,分别负责15个车位和18个车位的收费,而他们负责的车位中,分别有6个车位和7个车位被租车公司的车辆占据;信义坊的情况更为严重,一位收费员说,他负责的14个车位中,有10个被租车公司的车辆霸占了。

更令收费员们气愤的是,这些占位车辆从来不缴停车费。“停车费欠了好多,从来没付过。如果他们要用车,都是趁我们下班后悄悄开走。”一位收费员指着一辆停了1个多月的无牌商务车说,“为了逃费,他们把车牌都拆了。”

为了与这群霸占车位的“僵尸”作斗争,收费员们想尽了办法。草营巷一位收费员说,前几天,她刚去“首汽租车”闹过一回,“我跟他们说,你们不把车挪走,我只有在你们这里吃饭了。结果他们是来挪了,但就挪出了1个车位。”

另一位收费员有一次为了阻拦租车公司车辆停入车位,甚至躺在停车位上,然而,司机先斜着将车停下,把车位占了,等收费员下班后,照样将车停进了车位。“包月的居民找我们反映,可我们能怎么办?完不成指标我们也没钱拿。我真想把那些车推走,可推不动啊!”这位收费员说。

还有一位收费员悄悄告诉记者,她对于彻底解决租车公司霸占车位问题已经“不抱希望”,她只担心事件曝光后,这些公司会来“找麻烦”。

这种乱象难道“让它去”了?

根据指引,记者找到了吴先生所说的“物业公司”。该单位门前有“拱墅区道路停车服务中心”的挂牌,系服务中心下属的湖墅站。站点内,一位陈姓站长正在整理大量停车包月申请表。

“草营巷和信义巷的车位本来是市政道路公共停车位,是城管部门委托我们管理和收费的。”陈站长介绍,信义巷有停车位84个,草营巷有停车位67个,目前按照市里统一的不超过70%的比例,以包月形式租给附近小区的居民,但具体包月车位数字不方便透露。

对于租车公司长期占用车位的情况,陈站长表示他们早已知晓。“我们和几家租车公司协商过多次,今年上半年和下半年都联系过拖车,将长期占位的车辆拖走,但也只能拖走那几辆确实停了很久的‘僵尸车’。”陈站长说,对于收费员个人去找租车公司要求挪走占位车辆的情况,站里也都知道,“但还是没办法……”

截至发稿前,记者获悉,湖墅站仍在商议解决问题的办法。

信义巷和草营巷公共停车位被强占问题究竟该如何解决?本报将持续关注。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