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国税局长被称“铺叔”:拥有139间商铺2栋别墅

来源:广州日报
2013-07-13 17:09:09
分享

东莞国税局长被称“铺叔”:拥有139间商铺2栋别墅

东莞市中堂镇国税分局局长罗绍强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东莞祥鸿国际农批城董事长王建荣,会下了鱼死网破的决心对他进行曝光。

王建荣提供了大量原始素材、视频录音证据,举报罗绍强一直是东莞祥鸿农批城(以下简称“祥鸿农批”)的“隐形股东”,其出资7000万元,占22%的股份,成为第三大股东,并分得173个商铺。

王建荣称,从2008年到2009年之间,34个铺位被抵售给公司,目前罗绍强仍拥有139个商铺,市值3000余万元;而22%的股份市值2200余万元。不仅如此,罗绍强还在海逸豪庭、丰泰花园拥有两栋豪华别墅,价值4000余万元。

前天晚上,面对记者,罗绍强坦承,股东会议记录上的签名是他签的,视频录音资料中的“主角”也的确是他,“但这些商铺都是我大舅子的,投资的钱是从银行借的。”而两栋别墅,他则称是按揭供楼。

合作:局长投7000万分到173个铺位

罗绍强今年约50岁,东莞塘厦人。东莞市国税局官网上的任免通知,能简单勾勒出他的仕途:2012年10月19日前,他是厚街国税分局副局长;这之后,他被调任为中堂国税分局副局长;今年1月28日,他升为中堂镇国税分局局长(试用期一年)。

罗绍强的妻子陈妙嫦和大舅子陈松有是厚街镇桥头村人,陈妙嫦则是祥鸿农批董事长王建荣的堂姐。

王建荣说,2005年之前,两家人走动很少,当他着手兴建祥鸿农批又缺启动资金时,罗绍强和陈妙嫦找到了他,想一起做生意。2006年,项目准备办理相关手续时,罗绍强和陈妙嫦再次约他谈,“罗绍强提出他想占10%的股份。”王建荣说,“考虑到他的身份能带来的便利,我说可以。他说‘钱没问题’。”

2009年底到2010年初,祥鸿农批准备开业之际,“罗绍强又找到我,可能是看好农批城的前景,他说他愿意多出点钱,多占些股份。”王建荣说。

多次协商,最终经股东开会讨论决定,“罗绍强同意出资7000万元,占22%的股份,分得173个商铺。7000万元中5000万元是现金,另外的2000余万元则用34个商铺来抵”。

王建荣提供的2010年4月29日的股东会议决议文件显示,第五条就是同意陈松有占有公司22%的股份。“陈松有是罗绍强的大舅子,是他的代表。”

矛盾:生意淡股权转移引来管理权之争

但祥鸿农批开业后,却一直不景气,总共1120个铺位,如今还有600多个没卖掉。

罗绍强拥有的34个铺位尽管已抵给公司,但仍由其返祖。祥鸿农批的财务报表上的统计显示,2011年1月至2013年6月,173个铺位30个月的租金收入约为453万余元。这样的收益对于7000万元的投资而言并不算高。

利益纠葛,股东之间的矛盾愈演愈烈。“罗绍强多次指责我接待费用过高,又指责我对公司管理不到位”。王建荣说,两人之间产生裂痕,越闹越僵。“其实,我知道他真正不满的是股份问题。”王建荣说,2010年开始,罗绍强在股东会议上开始提出他所占股份过少的问题。“同样出7000万,我占40%的股份,他仅占22%。这是他最不满意的地方,也是矛盾最大的地方。”

但王建荣也不让步,“我一手策划经营祥鸿农批,还在原本所占的67%的股份中,让出了22%给他。他跟我拥有同样的173个商铺,但他却不满足。”

终于在去年7月的一次股东会议上,两人彻底决裂。罗绍强将自己的股份以每股1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东莞凯利毛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利”)。

“其实,罗绍强和另外两个股东只是将股份给凯利托管,凯利哪里有那么多钱一下子吃掉这么多股份。”王建荣说,凯利拥有60%的股份后,收回了公司的经营管理权,王建荣虽然是董事长,但成了摆设,“我什么也管不到”。

原本的亲戚,一个是官,一个是商,最终撕破脸皮。王建荣说:“这是他们逼的,我创立起来的公司,他们却要把我赶走,他们要把我往死路上逼。”

王建荣提来了两个袋子,举报材料叠起来奖金一米高。这是祥鸿农批从建设、开业到如今所有的原始资料,包括历年来上百次股东会议的原始记录、董事会报表、银行贷款文件等。

但翻阅上百次的股东会议记录,记者都没有看到“罗绍强”三个字。2010年5月11日前所有的会议记录中,有陈妙嫦的签名;2010年5月21日到去年6月4日,两年的会议记录中则有陈松有的签名。这两人,一个是罗绍强的妻子,一个是他的大舅子。

“实际上,上百次股东会议都是罗绍强本人参加的,他老婆、大舅子很少出现。他也知道自己的身份,所以签名时就签老婆和大舅子的名字。”王建荣还提供了更为有力的证据:2010年9月21日,确认罗绍强投资7000万元的文件;2010年9月16日,公司向兴业银行贷款4000万元的确认书;2010年2月10日,向建行东莞分行贷款2000万元的确认书。他说,这些文件上,尽管罗绍强签的是陈妙嫦、陈松有的名字,但按下的却是自己的手印。

“笔迹可以鉴定,指纹更容易鉴定,一验就知道,这到底是谁的,想赖也赖不掉。”王建荣说。

而为了掌握更多的证据,王建荣还专门购置了针孔摄像机,掌握了数小时的录音、视频证据。这些视频记录了罗绍强多次参加股东会议的情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