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线 > 综合滚动

人才缺口多达数千万,揭秘国家认证“新职业”

来源: 北京青年报
2021-12-08 07:25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近日,人社部等部门发布互联网营销师国家职业技能标准,让“带货主播成正式工种”冲上热搜。其实,随着互联网经济、数字经济、平台经济的发展,包括互联网营销师在内,一批又一批新职业获得国家“认证”。这些新职业都有哪些工作内容、薪资水平如何、是否有发展前景?

艾瑞咨询发布的《2021年在线新经济背景下的新职业与新就业发展白皮书》显示,国家政策设计方面,职业技能人才的社会地位和待遇获得提升,新职业将成为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提升低收入群体收入重要渠道。通过职业技能培训提升从业者能力与素养是人力资源开发和充分就业的前提,新职业人才服务市场未来可期。

疫情催化在线经济发展 提供大量就业机会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巨大冲击和复杂多变国际形势,我国采取了以创新推动增长的策略,通过采用新技术、新模式,创造新市场,在线新经济逆势增长。

一方面,疫情下远程办公、无接触配送等新市场被开发出来,虽然随着疫情常态化发展相应需求减弱,但部分场景及习惯得以保留;此外,疫情也起到了高效催化剂的作用,大幅促进已有的在线经济业态创新发展,如在线文娱、网络直播、电商直播、在线生活服务等,很多执业活动可以不依赖特定的地理空间便可展开,为中小城市及村镇提供了大量就业机会。很多新兴职业工作弹性化强,给劳动者提供了灵活就业及兼职机会。

多份公开研究报告显示,在线新经济催生了大量新职业人才需求和就业机会。例如,由公众号、小程序、视频号构成的微信生态,在2020年衍生就业机会3684万个;2019年8月至2020年8月,共有2097万人通过抖音平台从事创作、直播、电商等工作而获得收入,其中许多都是从事互联网营销师这样的新职业。

新职业有政府“背书” 主要分布于新经济领域

所谓“新职业”,是一个动态变化的概念,从广义上泛指在社会经济发展中应运而生并已经成熟发展起来的所有新兴职业类型。从国家背书的角度来看,新职业专指《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中尚未收录但已形成规模的职业,人社部发布的新职业主要采取向社会公开征集方式,经过专家评估论证、公示征求意见,按程序遴选确定,并向社会公布。

自2019年人社部重启新一轮新职业发布工作以来,已陆续发布过四批共56个新职业。新职业的发布对于引领产业发展、促进就业创业、提高职业教育培训针对性和有效性等具有重要意义。随着我国经济结构调整和人才需求变化,未来会涌现出更多的新职业类型。

从分布领域看,目前,新职业就业群体主要分布在新经济领域,其中又以现代服务业中的个人消费服务为核心。如以抖音、快手、喜马拉雅等为代表的“新媒体”,以拼多多、小红书等社交平台为代表的“新渠道”,以及以新茶饮为代表的“新产品”等所引发的新消费及其带动的供应链、传播、服务各个环节的变革所带来的新职业和新就业。

相较于新技术和新产业,个人消费服务领域的新职业就业灵活度更高、门槛更低、适用人群范围更广,也贡献了最广泛的就业机会。

揭秘:新职业的待遇、就业前景如何?

·全媒体运营师

以全媒体运营师为例,根据人社部给出的定义,该职业需要综合利用各种媒介技术和渠道,采用数据分析、创意策划等方式,对信息进行加工、匹配、分发、传播、反馈等工作。随着互联网信息从生产到传播形式越来越丰富,传统的专注单一工作内容的“小编”很难做到精准传播、高效运营,进而产生了水平更高、能力更综合的全媒体运营师的需求。其职责类似传统内容运营、新媒体运营的“升级版”。

该职业从业者中,90后为绝对主力,女性居多,并且年轻从业者正在不断增加。运营岗位月薪普遍在5000元至20000元之间,用户运营、活动运营、社群运营等技能需求最为普遍。

网络经济的快速发展成为运营人才需求的驱动力。截至2020年,我国消费互联网企业从业人员超过千万。对于运营人才的需求已从互联网行业渗透至传统行业,甚至机械制造等行业也开始招聘运营岗位,在短视频平台及微信平台进行产品展示及售卖。

运营人才是如何“诞生”的?报告显示,目前主要靠自学及企业内部培训。高校尚缺乏针对性专业,相关教学内容还比较传统,未能与时俱进。不过,地方政府正在陆续启动相关青年技能培训计划,进行全媒体运营师等职位的人才培养。

值得关注的是,由于运营的“套路”更新过快,校内教育体系往往存在滞后性,急需专业的运营人才服务机构“助力”,为求职者提供完善的培训体系,同时为用人单位输送优质运营人才。

·互联网营销师

互联网营销师也是新晋火爆的新职业之一。

2020年6月,人社部向社会公布了第三批新职业名单,互联网营销师正式成为国家认证的新兴职业之一。人社部对互联网营销师的职业定义为:在数字化信息平台上,运用网络的交互性与传播公信力,对企业产品进行营销推广的人员。

互联网营销师并不完全等同于大众所熟知的“带货主播”,这一职业已发展分化出包括选品员、直播销售员、视频创推员与平台管理员在内的四大职业工种。虽然各工种间的职业方向与职位功能存在很大差异,但他们彼此之间相辅相成,共同构成了互联网直播营销链条。人们熟知的薇娅、李佳琦在直播间的职位就属于直播销售员,当然作为头部主播,他们在幕后也会参与选品、推广、管理等工作。

受新经济、新业态、新技术等因素驱动,人社部预测2025年行业人才需求缺口或达三千万到四千万。

这一职业的从业者中,年轻女性群体占主导地位,多分布在新一线城市,主播岗位平均薪资最高,如2020年的平均招聘薪资为11220元。此外,他们的从业背景高度多元化,以主播岗位为例,他们的前行业除了主播,还有电商运营、客服专员、销售专员、演员、模特、美工等。

目前来看,电商领域对互联网营销师的人才需求最为旺盛,而这类人才的“诞生”离不开地方政府、社会培训机构、职业院校这三大主体。不过,职业发展也存在准入门槛低、地区供需不平衡、人才培养尚未系统化等问题。不过,随着国家层面对此类在线新职业人才职业标准的确立与规范,建立了明确的培训标准与人才晋升机制,行业人才将得到更好的培养与发展。

文/记者 陈斯

【责任编辑:张天磊】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