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线 > 滚动新闻

京津冀协同发展七年回眸·交通一体化|津石高速通车:一条交通动脉 津冀更近一步

作者: 方素菊 来源: 河北新闻网
2021-02-26 05:04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津石高速通车运行,加速了人流、物流、项目合作

一条交通动脉 津冀更近一步

天津与石家庄,一个直辖市,一个省会城市,以前两地之间没有直达的高速公路。这种情况在2020年12月22日得到了改变。当天,全长233.5公里、双向6车道的津石高速公路通车运行,津石之间的通行时间由以前的4小时缩短为3小时,两地通行从此不再绕行保定或沧州。

运行两个多月以来,津石高速成为天津和石家庄两个城市之间的交通大动脉,促进了沿线区域经济快速发展。

津石高速公路津冀界子牙河大桥。(资料片)河北日报记者 赵海江摄

打造绿色公路典范工程、科技示范工程、品质示范工程

2月24日,记者从石家庄裕华路高速口驶入新元高速,往北京方向行驶至正定拐角铺,通过这里的互通立交桥便驶入津石高速。双向车道上车辆络绎不绝,汽车行驶在路面上非常平稳。

正定拐角铺的互通立交桥是津石高速公路在石家庄的终点。津石高速公路起自天津市静海区,途经大城县、文安县、任丘市、高阳县、蠡县、博野县、安国市、定州市、深泽县、无极县、藁城区、正定县,止于新元高速公路拐角铺枢纽互通,与石家庄市绕城高速北环顺接。

在《国家公路网规划》中,津石高速公路是G0211联络线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京津冀交通一体化规划路网中重要组成项目。2017年9月16日,津石高速公路任丘段工程建设推进会在任丘市古洋河大桥施工现场举行,建设者在古洋河大桥率先进行全线第一根桩施工,标志着津石高速公路正式开工建设。

津石项目跨渠、越河、穿村、过铁路、交普通公路、交高速公路,还要穿过几千条电力线、通讯线。尽管困难重重,但工程标准没有丝毫降低。

在津石高速公路沙河特大桥、京九铁路上跨桥等桥梁处,一座座高大、雄伟的桥梁横跨在河道、铁路之上。看似普通的桥梁,却藏着难以想象的技术创新。

中电建冀交高速公路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尉红彬介绍,作为技术创新的重要成果,在津石高速公路津冀界至保石界段,预制箱梁制作采用了“自行式液压模板”技术。即通过液压收缩系统等机械来调整钢模板,最大程度取代人力操作,极大提升模板精度。此举也提高了制梁台座和模板的周转利用率,使箱梁施工质量和效率更有保证。

沿着津石高速公路一路驶来,技术人员介绍,箱涵移动滑模、一次性桥面铺装、绿色路基填筑、边沟挖掘一次成型、建设永久路面等技术在津石高速公路一一得到应用,全力打造绿色公路典型示范工程、科技示范工程、品质示范工程、PPP项目示范工程。

津石高速开通运营仅几天,日均车流量就达到了25704辆。今年1月初,受石家庄疫情影响,津石高速日均车流量逐渐下降。春节期间,车流量回升明显,近几日已经恢复到每天2万多辆。

2020年12月22日,津石高速公路全线通车运营。(资料片)河北日报记者 赵海江摄

缩短津石通行距离,改善群众出行体验

津石高速公路开通运行,无数人欢呼雀跃。在石家庄市某国有企业工作的陈红就是其中一位。

“爱人在天津工作,孩子在石家庄上学,我们一家正在上演‘双城记’。”陈红说,以前从石家庄到天津开车需要4个小时,现在好了,只要3个小时就能到。

天津、石家庄的直线距离约260公里。没有直达高速之前,车辆可以绕行北线或者南线。走北线,绕行京港澳高速、荣乌高速,车辆密集,很长路段只有双向4条车道;走南线的黄石高速公路,车辆绕行里程较长,也存在车道少、大车多等情形。如今,津石高速开通,路线长度缩减的同时,车辆行驶也更为顺畅。

津石一横三地联。雄安新区是津石高速公路上一个重要节点。作为雄安新区“四纵三横”高速公路网新建项目中第一个启动、第一个建成通车的高速公路,津石高速公路成为联结天津、雄安新区和石家庄,以及环渤海、京津冀一体化环线的主要通道之一,给来往雄安新区的人们带来很多便利。

“我也要为津石高速公路点赞。”谈到津石高速公路带来的变化,在天津市某机关单位工作的孙明明表示。因为工作需要,他经常到雄安新区出差。津石高速通车后,从机关开车到雄安新区,1个多小时就能到达。

而对石家庄市某传媒公司驻雄安新区管理人员单俊贵来说,以前来往雄安新区需要提前买动车票,如果晚了就买不到票,只能自己开车。如今,走津石高速公路,方便多了。

津石高速的通车,结束了无极、深泽境内没有高速公路的历史。

“以前回无极老家,走一段高速公路后,就只能走一些人流密集的县道、乡道。如今津石高速通了,我们回家就方便很多。”石家庄市民王建峰表示。据了解,深泽、无极、丰化3个收费站和无极服务区、深泽停车区将在今年陆续开通。

  津石高速公路津冀界回转车道。(资料片) 河北日报记者 赵海江摄

优化区域布局,促进沿线发展

津石高速公路通车,对于沿线区域经济发展产生了深刻影响。

2月24日,安国市九州通中药物流园里车辆往来繁忙。物流园一侧,河北楚风中药饮片有限公司正在加紧生产。该公司生产总监徐凌峰告诉记者:“河北楚风中药饮片有限公司、九州通中药物流园同属于总部在武汉的九州通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该集团在石家庄、天津、安国等地都有下属企业,各企业之间物流往来频繁。津石高速通车后,三地企业之间的物资往来更为便利,物流成本大幅降低。”

“交通条件好了,各个企业之间的交流合作越来越顺畅。鉴于此,据我了解,九州通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将考虑加大在京津冀区域的投入。”徐凌峰说。

大城县大城经济开发区招商局局长戈立军,也感受到了津石高速公路带来的发展热度,“大年三十那天,来自天津的多家企业代表来我们开发区考察。他们准备在开发区建设自行车产业链,总投资额约1亿元。相信随着时间推移,津石高速将会带给我们越来越多的项目。”

更多的合作随着津石高速公路的开通而多了起来。

在博野县保定华月胶带有限公司,一条条乌黑发亮的橡胶带不断走下生产线。该公司总工程师孟凡佑介绍,公司橡胶带年产量近700万平方米,位于全国前列。津石高速公路通车前,他们的货运车辆需要1.5个小时才能在清苑区驶上高速,费时费力。如今,车辆出厂后只需10多分钟就能从博野东收费站上高速,物流成本大幅降低,只占到总成本的0.2%。

“交通方便了,效益好了,外面的企业也就来了。去年底,一家国内知名轧辊厂也主动与我们签约合作,准备一起研发橡胶带生产中使用的石墨烯原材料。”孟凡佑说。

在博野县仟畝社生态农庄,运营企业河北汇盈农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陆奕彤连连用“超出预期”,表达津石高速带来的变化。

“津石高速开通后,很多来自天津、廊坊、石家庄等地的市民来我们农庄滑雪、采摘,对滑雪场、温室大棚赞不绝口。相信到了‘五一’假期,会有更多人前来度假休闲。”指着农庄里一个个宽大的温室大棚和成片的果树,陆奕彤信心十足。

有关专家表示,从对沿线区域的影响看,津石高速公路的建成通车进一步强化了天津市和河北腹地的紧密联系,有效促进沿线区域发展,对于促进京津冀交通一体化、加快雄安新区建设、调整区域产业结构、优化区域经济布局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 (河北日报记者 曹智)

亲历者说

中国铁路设计集团有限公司运规院高级规划师王俏

织密京津冀轨道交通网

202012月27日,京雄城际铁路实现全线开通运营。(资料片)河北日报记者赵杰摄

2020年12月27日10时18分,雄安新区新落成的雄安站内,C2702次复兴号列车准时出发,向北京西站驶去。京雄城际铁路全线开通,首都北京与雄安这座“未来之城”紧紧联在了一起。

京雄城际铁路开通当天,中国铁路设计集团有限公司运规院高级规划师王俏特意乘坐了首发列车。

“铁路全线贯通后,雄安新区融入了京津冀城际铁路网,对于密切雄安新区与北京的联系、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推动雄安新区建设和京津冀协同发展意义重大。”行进在自己亲手参与规划设计的铁路线路上,王俏十分激动。

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实施7年来,交通一体化成为率先突破的重点领域。作为一名从事路网规划和铁路设计的工作人员,7年来,王俏见证了“轨道上的京津冀”不断成长壮大。

2013年,王俏参与了《京津冀城市群综合交通网规划》。2014年2月,京津冀协同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当年,作为项目总体负责人,王俏承担了《京津冀地区城际铁路网规划修编》工作。

2014年至2016年,王俏和同事们的任务非常艰巨,《京津冀地区城际铁路网规划修编》优化了若干版,并且一直在调整。那时候,王俏一周要往返三四次到北京汇报,回天津的工作地后再加班,都是家常便饭。

2016年京津冀城际铁路网规划获国家发改委批复,规划提出2020年前建设9条城际铁路,总规模达1100公里,“轨道上的京津冀”蓝图徐徐展开。

2017年4月,国家提出设立雄安新区。王俏和同事们对规划路网进一步优化调整,围绕雄安新区,打造京津雄半小时交通圈。

在王俏看来,2014年之前,在规划理念上,京津冀三地的铁路网规划基本是各自发展的状态。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实施以后,规划理念上则是把三地一体化、融合发展作为主架和方向,更加注重空间、产业、交通三个要素之间的平衡,打造互联互通的城际轨道交通网络。路网格局方面,原来是以北京为核心的放射性网状,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实施后,则向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三地互联互通发展,由原来京津“双城记”到后来整个京津冀城市群的“多城记”。

7年来,京津城际延伸线(天津至于家堡站)、石济客专、京张高铁、京雄城际铁路、京哈高铁北京至承德段等铁路相继开通运营,三地路网规模大幅提升。数据显示,2013年京津冀三地铁路总规模为8496公里,2014年达到8508公里。到2020年底,京津冀三地铁路总里程已达到10484公里,其中高铁2163公里。

“轨道上的京津冀”快速构建,使百姓的出行更加便利。

2013年左右,王俏的爱人由于工作原因需要常驻石家庄。“那时候从天津到石家庄,常常是坐晚上11点多的火车,第二天早晨六七点钟到达石家庄,时间长、休息不好。2015年年底,津保铁路开通以后,从天津直达石家庄不到两个小时。”王俏说。

这样的变化在张家口、雄安新区、承德等地相继上演,“多城记”正在变成现实。

京张高铁开通运营、京雄城际铁路全线开通运营、京哈高速铁路北京至承德段开通运营……“高铁逐步连点成网,京津冀半小时、一小时交通圈已初具规模,空间上的‘一体化’悄然变成时间上的‘同城化’。”王俏说。

7年来,人们的出行不仅便利了,享受到的服务也在升级。互联网售票、电子客票、刷脸进站等信息化技术的应用,让人们乘车更加便捷。坐在火车上,可以刷电视剧,可以扫码订餐。从“走得了”到“走得好”,人们的乘车体验更加美好。

7年来,京津冀区域的铁路设计不断创新。京张高铁开启了我国智能铁路的新时代,京雄城际铁路70多项创新技术打造了智能高铁新标杆……设施一流、技术一流、管理一流和服务一流的铁路体系正在加速构建。

如今,立足京津冀协同发展,铁路部门在不断完善路网结构,全力打造互联互通、便捷高效的交通网络。

春节刚过,王俏就加紧着手京雄商高铁的设计工作。该线路的修建可进一步完善我国铁路网络,对加快构建京港(台)高速铁路通道、更好支撑京津冀协同发展、服务雄安新区建设、带动沿线经济社会发展有着积极作用。

在京津冀交通一体化的发展蓝图上,京唐城际、京滨城际、津兴铁路、石衡沧城际等多条高铁的建设正在不断推进,雄忻高铁、雄商高铁等多条铁路的建设审批通过……

【责任编辑:吴艳鹏】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