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中国在线  >  新闻聚合  >  国内滚动

危害东北亚安全的“毒剂”:美日韩军事结盟

移动用户编辑短信CD到106580009009,即可免费订阅30天中国日报双语手机报。

  3月7日,美韩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关键决断”和“鹞鹰”联合军演拉开帷幕,约有1.5万美军和30万韩军参加。演习首次启动了“5015作战计划”,假定半岛出现紧急情况时,美韩对朝鲜领导人以及核、导弹设施进行先发制人的打击。

  今年1月6日和2月7日,朝鲜相继进行核、导弹试验,这给美国增强东北亚地区军事存在和推动美韩日军事结盟提供了绝好借口。美军最先进的“斯坦尼斯”号核动力航母、核潜艇、4架B-2隐形轰炸机、12架F-22“猛禽”战斗机已在半岛周边完成威慑性部署。

  此次朝鲜半岛核导危机,美国主导了美日韩的对朝政策协调,一致舆论谴责、推动经济制裁和对华外交施压。韩国军方提出要同美国和日本进行更加紧密的安全合作。半岛局势多年来始终波诡云谲,此番美日韩是否会推动实质性的多边军事结盟正在考验东北亚的安全格局。

  美日韩军事合作各有打算

  1951年美日签订《美日安保条约》,1953年美韩缔结《美韩共同防御条约》,美日、美韩军事同盟正式形成。冷战时期,美日、美韩军事同盟主要是防范苏联、中国和朝鲜。冷战后,亚太地区成为世界上最具经济活力与潜力的地区之一,但在传统安全领域,朝鲜半岛的冷战积怨至今仍在威胁东北亚安全。

  同时,亚太地区还面临着自然灾害、跨国犯罪、恐怖主义、网络、环境、能源和粮食安全等非传统安全问题。亚太地区需要建立制度性的框架安全机制来应对纷繁复杂的传统和非传统安全问题。

  近年来,美国持续推进“亚太再平衡”战略,在亚太地区积极推进双边军事同盟的网络化,名为构筑所谓“亚太安全共同体”,实为巩固美国在亚太的主导地位,遏制新兴大国崛起。由于亚太政治版图的碎片化,美国在亚太地区没有类似欧洲北约的集体安全合作机制。在东北亚地区,美国的军事存在主要依托美日、美韩两个军事同盟。

  由于日韩未建立正式的军事合作关系,美韩、美日同盟难以彼此呼应,一定程度上限制了美国在东北亚地区的存在。因此,美国一直不遗余力地推动日韩开展多边军事交流与合作,建立以美国为首的多边集体安全机制,如成立了“美日韩高级政策协调会”,定期举行美日韩外长会议,协调三国对朝立场;扩大“环太平洋多国联合军事演习”的范围,深化美日韩联合军演的力度等。

  本世纪以来,朝鲜半岛安全形势持续恶化为美日韩加强军事合作提供了契机。金大中、卢武铉时期奉行的“阳光政策”失败后,李明博政府开始向通过三国结盟强化自身安全的政策转型。2012年6月29日,韩国国防部突然宣布与日本签订《军事情报保护协定》,虽然迫于国内民众压力,最后一刻取消签署协议,但表明了韩国政府逐渐调整军事战略,展现出强化与美日军事合作的意愿。这一方面有助于韩国协调三方对朝军事立场,达到相互制约和多方牵制朝鲜的目的,另一方面有利于韩国周边环境安全。

  日本为实现“政治大国”和“军事正常化”的战略目标,近年来在解禁集体自卫权、放宽武器出口限制、推进安保法案建设等方面动作频频,急于寻求美国的支持和韩国的理解。日本把改善和深化日韩关系作为实现其大国地位的突破口。

  在日韩历史问题上,日本不惜放低身段,取得后者谅解。2010年《日韩合并条约》签署100周年,时任日本首相菅直人就历史问题专门向韩国道歉,取得了韩国的好感。在现实问题上,日本同样坚决站在韩国一边。朝韩炮击延坪岛事件发生后,日本强烈谴责朝方,并表示今后要加强与美韩两国的通力协作,强硬程度胜于美韩。

  日本前外相前原诚司在接受韩国《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希望与韩国在安全保障领域结成同盟关系”。此言一出,引发激烈猜测。日本外务省立即表态否认前原说过“希望建立日韩同盟”,但承认“日韩强化在安保领域的合作很重要”。

  在军事合作方面,日本重视加强与韩国的军事联系,双方就长期交换军事人员、舰队互访、观摩演习和交换早期防空情报达成了一系列协议,双方军事关系逐步由美国主导的间接合作向直接合作发展。

  近年来美日韩军事合作取得实质性进展

  美日韩军事合作在美国的推动下持续升温,尽管目前三国并未就结成同盟达成正式协议或签署正式文件,但加强军事合作、谋求军事力量一体化建设却是不争的事实,大有构建“军事铁三角”的趋势。

  目前美日韩三方之间的军事合作还没有形成一套完整的协调机制。但近年来,三国防务官员频繁接触,商讨完善和发展 “美日韩高级政策协调会”机制。2010年,美国参联会主席马伦呼吁日韩“跨越过去”,努力实现美日韩三国联合演习,将三国安全合作提升至战略级别。2014年7月,美国参联会主席、日本统合幕僚长和韩国联合参谋本部议长在夏威夷举行了首届美日韩参谋总长级会谈,就强化美日韩三国安保合作达成一致。三国的最高军职官员直接与会,彰显了美日韩军事合作的深度与力度。

  美日韩三国军事合作的核心是构建美国主导的一体化导弹防御系统。因此在众多情报分享领域,反导情报是美日韩合作的重点,三国近年来在军事情报共享方面也取得实质性进展。2014年12月29日,美日韩签署了《关于朝鲜核与导弹威胁的情报交流协议》,根据协议,日韩不直接进行情报交换,代之以美国国防部中转进行情报交流。虽然此前日韩之间的《军事情报保护协定》未能签订,但借由美国的中转,两国在对朝监视合作方面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

  由于美韩、美日已于1987年、2007年分别签署了《韩美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和《美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美日韩事实上已经形成了三国联合导弹防御的基本架构。日本防卫大臣中谷元2015年11月23日表示,日本正在讨论引进美国“萨德”导弹防御系统。日本时事社报道称,日本防卫省计划于2019财年开始的下一个五年计划中引进“萨德”系统。朝鲜进行第四次核试验后,美韩重启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问题的磋商。这意味着韩国很有可能继日本之后被纳入美国的亚太导弹防御系统。

  另外,在应对非传统安全领域的合作方面三方也取得了进展。2015年4月16、17日,美日韩在华盛顿举行防务会谈,三国防务官员主要就“对朝政策及涉朝军事情报共享”“韩国战时作战指挥权推迟移交”“《日美防卫指针》修订”“国际人道援助、灾害救助、海盗应对和‘伊斯兰国’对策等非传统安全领域的合作”四项内容进行了磋商。

  与此同时,日韩在历史问题上也取得重大和解,两国关系更近了一步。2015年12月28日,韩日就困扰两国多年的慰安妇问题谈判达成一致。日本政府承认在慰安妇问题上负有责任,安倍晋三则以内阁总理大臣的名义道歉,而韩国在慰安妇问题上将不再发难日本。

  韩日在历史问题上取得重大和解,幕后推手正是美国。也难怪2016年1月13日,安倍晋三在接见到访的韩国议员代表团时提出,应以此次朝核试验为契机加强韩日及韩日美安保合作。1月22日,安倍在演讲中表示“韩国是与日本拥有共同战略利益的最重要邻国,将构建两国新时代的合作关系”。3月1日,日本国会通过了高达5万亿日元的防卫费预算。在同一天的国会演讲中,安倍晋三再次提出修改和平宪法,全面解禁集体自卫权。

  美日韩军事结盟不能带来东北亚安全

  在美日韩之间三对关系中,美日、美韩都是紧密的军事同盟关系,而韩日只是“伙伴关系”。因此,美日韩军事结盟取决于日韩是否结盟。一旦日韩结成同盟关系,美日韩军事同盟也就自然形成。美国推动三国结盟是其“重返亚太”战略的一部分,日本结盟的主要动力是拉拢韩国对冲中国崛起,韩国则主要考虑应对朝鲜半岛局势恶化。如果朝鲜半岛局势始终事端频频,韩国与日本结盟的意愿就会强化。如果半岛局势稳定,韩国则会减缓或者放弃与日本结盟。

  鉴于日韩两国在殖民历史、慰安妇等问题上的积怨以及两国存在领土争端,美日韩军事结盟要从构想走进现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此外,韩国担心美日韩结盟会影响中韩关系。毕竟中国是韩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与日美合作、疏远中国,严重损害韩国的根本利益。

  可以预计,日韩两国因战略目标的分歧和缺乏互信,短期内美日韩三边军事同盟形成的可能性较低。值得警惕的是,在如朝核问题、军工合作、公海协作、对华舆论施压等具体议题上,美日韩三边协作正在加强。但随着亚洲各国不断深化合作,在经济层面“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各国不仅是利益共同体,更是命运共同体。

  美国声称维护东北亚地区的安全与稳定,却一直充当亚洲安全的最大外部干涉力量,其作用的消极面时常多于积极面;日本属于亚洲国家,却借美日同盟“夹带私利”,在“军事正常化”的错误道路上渐行渐远。伊拉克、阿富汗的乱相丛生和朝鲜半岛的持续紧张,证明拼凑美日韩军事同盟开不出破解难题的“灵丹妙药”,反而可能成为进一步危害东北亚安全的“毒剂”。美日韩军事结盟,只会重现冷战式的集团对立,进而恶化亚洲的整体安全。

  实现东北亚安全,归根结底要靠东北亚国家来解决。在2014年举行的亚信峰会上,中国领导人首次提出“亚洲新安全观”,倡导共同安全、综合安全、合作安全和可持续安全,积极探讨建立亚洲安全与合作的新架构。作为亚洲国家,中国的安全与亚洲的安全息息相关,中国有责任和义务为东北亚地区安全机制的建设贡献力量,提供满足东北亚国家最大公约数的公共安全产品。

分享到6.79K
众怒 入侵
图解:全面“营改增”进入倒计时 央行发布2016年2月金融统计数据报告
还记得他们的奥斯卡首秀吗? 那时的小李很青涩凯特还不胖布兰切特始终那么美 希望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调侃莱昂纳多:“奥斯卡陪跑少年”小李的故事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新闻排行

24小时热评排行

    “鲁冰花”关爱留守儿童公益计划在京正式启动

    详细>>

    圆梦北京之《90后的青春》

    详细>>

    圆梦北京之《梦想成画》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