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线 > 地方

三星堆文明源自何方?三星堆考古发掘负责人解谜

作者: 曾洁 来源: 华西都市报
2022-01-26 11:30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出土的象牙为何“骨质疏松”?

陈显丹考古公开课解谜三星堆

1986年,三星堆一醒惊天下,两个埋藏坑出土了上千件文物,也带来了诸多谜团。2021年,三星堆祭祀区新发现了6个埋藏坑,这些千古之谜能否一一破解?1月20日晚,央视科教频道《考古公开课》节目邀请了三星堆一、二号坑考古发掘负责人陈显丹,开讲《千古之谜三星堆》。

谜题一

三星堆文明源自何方?

自三星堆一、二号坑问世以来,造型各异、长相奇特的青铜器,就引发了各种猜想。这些高鼻深目、阔嘴大耳、耳朵上还有穿孔的青铜器,没有留下任何文字信息,那么三星堆文明究竟来自何方?人们十分好奇,它们是四川本土文明,还是外来文明、甚至外星文明?

陈显丹解读,三星堆出土的庞大青铜人像、面具不属于中原青铜器的任何一类,走遍全世界,找不到同款,这些青铜人像有大有小、有文有武、发型各异,归根到底,这些器物主要源自一种宗教信仰,对自然神祇的崇拜。

在陈显丹看来,三星堆文明源自本土文化,尽管从青铜器中可以看到与外来文化的交流,但其特征还是源于古蜀人自己的创意。

三星堆遗址从新石器时代延续到春秋早期,当时,成都平原同时有三星堆文化和宝墩文化并存,同属古蜀文明的第一期。到了商代晚期,金沙文化作为与三星堆、宝墩一脉相承的古蜀文化而出现。陈显丹笑言,说不定随着更多考古研究成果出现,哪天要上演古蜀国的“双城记”。

谜题二

三星堆青铜之谜

三星堆青铜器出土之前,人们看到的大多是中原的青铜礼器,大家对那些鼎尊簋簠的器型习以为常。而三星堆出土的器物不属于中原青铜器的任何一类,例如三号坑新出土的青铜鼎尊人像。这些“奇奇怪怪”的青铜器刚一露面,就引发人们的强烈关注。

为何三星堆出土的文物屡屡上热搜?因为这些器物的造型太过奇特,并非生活中常见的器型,从造型到用途都独一无二。这些东西是哪儿来的?人们感到奇怪,将其与古埃及、古希腊甚至外星人联系起来。

对此,陈显丹断言,三星堆文明属于地球文明,是中华文明的一朵奇葩。

谜题三

三星堆青铜来源之谜

三星堆出土了众多造型精美绝伦的青铜器,如此精湛的技术,哪怕以现在的水平来看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

三星堆发现数量巨大的青铜器,它所需要的矿石数以千吨计,这些铜矿是从何而来?这些青铜器所表现出的令人惊叹的青铜冶铸技术,及其所代表的青铜文化到底是如何产生的呢?

在三星堆附近的龙门山中,铜、金、玉都有。常璩(公元291年—361年)所著的《华阳国志》记述龙门山脉时曾有这样的表述:“其宝则有璧玉、金、银、珠、铜……”三星堆诸多器物中玉、金、铜均在其列。陈显丹推测,彭州龙门山一带的铜矿应该为三星堆大规模冶炼青铜器提供了原材料,只是目前的考古发掘尚未找到这个铜矿而已。

值得一提的是,彭州市位于湔江流域,龙门山铜矿不但靠近三星堆而且运输方便,古蜀先民在彭州铸造青铜器之后,经湔江顺流而下,将大型青铜器运到三星堆前的鸭子河,非常方便。

谜题四

三星堆发掘坑之谜

关于三星堆发掘坑的性质,一直以来都存在争议。“祭祀坑”“盟誓坑”“复仇坑”,众说纷纭,甚至有学者提出,三星堆这些发掘坑是掩埋毁弃珍宝的“掩埋坑”。

陈显丹倾向于认为,这些坑都是祭祀坑,就连新发现的6个祭祀坑,朝向有一定之规,有点像北斗七星。这些发掘坑都对着岷山,坑呈长方形、竖形,最重要的是,这些坑都埋藏顺序,按照玉石、象牙、青铜顺序分布,不是随意为之。

考古人根据出土文物的状况推测,举行祭祀仪式期间,古蜀人为了告知天地,现场进行杀生、放血、火烧等程序,不少青铜器有被火烧的痕迹,火烧后再打碎,运送到祭祀坑。其中,青铜神树打碎得很彻底,残破成270多个残件,考古人用了8年时间才将其修复。大面具倒扣在坑里,扔进坑里时下颌部刚好撞上象牙,出现破损,就连青铜大立人的座子也被砸坏。

按照三星堆出土器物的规模,不说每年举行祭祀,哪怕每十年举行一场这样的祭祀活动,也很劳民伤财,古蜀国的财力雄厚不容小觑。

谜题五

三星堆象牙之谜

三星堆遗址一、二号坑出土了70多根象牙,2021年新发现的6个坑也出土了不同数量的象牙。如此众多的象牙,在中国考古史上非常罕见,它们对于古蜀人而言有何意义?

陈显丹讲述,三星堆坑里象牙不少,破坏很严重,有明显的“骨质疏松”。为何出土的象牙这么脆弱呢?首先,大部分象牙被火烧过,可以看到有的地方都烧糊了;其次,与象牙放在一起的青铜器,铜锈侵蚀了象牙;最后,象牙保管素来是国际难题,有的象牙一脱水就成粉末了,考古人不得不像打绷带一样进行包裹。

专家推测,象牙源自成都本土大象。当时的成都平原气候温润,有犀牛、大象、鹿等动物。

此外,三星堆是古蜀国的都城,应该有很多珍贵的物品集中于此,象牙正是其中之一,象牙也是祭祀用的珍贵材料,金沙遗址出土的肩扛象牙纹玉璋描绘了古蜀人用象牙祭祀的场景。值得一提的是,三、四、八号坑的象牙与一二号坑的象牙基本一样,都是整根全齿,有的局部被烧过;五号坑的象牙则经过了加工,有切割、雕刻等多种工艺,属于象牙器。

考古公开课进行到尾声,陈显丹对于时隔30多年三星堆又发现6个祭祀坑感到振奋,他对于接下来的考古研究充满了期待,希望这些祭祀坑的年代有所不同,希望有更多的新器型出现,希望出现巴蜀文字,破解三星堆留下的千年谜题。

【责任编辑:蔡东海】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