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机内藏机关隐藏鄂州街头 湖南团伙正欲扩大被警方打掉

来源:法制网
2018-08-23 14:28:03
分享

湖南郴州俩男子来湖北鄂州市寻找 “致富”商机,先后在鄂州城区及周边副食店、彩票店、早餐店投放已设定赔率的12台老虎机吸引人参赌,短短4个月盈利4万余元。

“霹雳”行动期间,鄂州警方通过缜密摸排线索,将2名非法经营赌博机男子抓获并依法处罚12家为赌博提供条件的违法店主。

 

老虎机内藏机关隐藏鄂州街头 湖南团伙正欲扩大被警方打掉

  查获现场

日常巡查

副食店摆放老虎机  民警扮顾客现场取证

2018年3月13日,鄂州市公安局西山分局樊口派出所民警在日常工作中,发现辖区某副食店内摆放老虎机供人赌博。

民警通过走访得知,数天前两名外地男子将一台老虎机摆放在该副食店内,副食店老板每月可以从两外地男子手中拿到场地费、电费及赌资收入10%的提成。

“为非法牟利,他们不可能只在一家店面投放老虎机!” 樊口派出所所长严与昌意识到。在将相关线索向市局治安支队汇报后,治安支队随即将该案指派樊口派出所管辖并派专人全程参与破案。

通过视频追踪,办案民警发现近段时间以来,两名外地男子时常骑摩托车出入城区多处副食店、彩票经营点、早餐店等门面。

围绕掌握的两外地男子的活动轨迹,民警进行便衣侦查。

3月16日,民警扮成顾客,来到城区某副食店。刚进门,民警就听到一阵“哐啷啷”的投币声。一台小型老虎机隐蔽摆放在副食店的角落处,几名中年男子围坐在赌博机前玩得兴起,哄闹声不绝于耳。

民警走近仔细看了看,店老板以为“来客”也想玩两把,便上前热情地招呼。

“这不是赌博机吗?怎么放到店里来了?”民警以不会玩老虎机为由谢绝了店老板的推荐。

“1元钱买1个币,这算什么赌博,大家就是图个乐,消磨消磨时光,这样一来,也能补贴一点水电费。”店老板不以为然说。

为了不打草惊蛇,民警悄悄拍下了店内赌博的情况,随后离开。

“赌博危害社会,必须严打、严惩,对该赌博案件要挖深打透!” 鄂州市副市长、公安局长薛四清接到案情汇报后,作出重要批示,要求成立工作专班对该案开展核查侦破工作。

“霹雳”行动

“一九分成”沆瀣一气  警方查获31台老虎机抓获18人

3月13日至3月25日,专班民警继续乔装多种身份,进入城区及周边10余家副食店、彩票经营点、早餐店。在和多名店老板攀谈后,民警获知,1月初至3月底,两名操着外地口音的男子主动上门找店老板谈“合作事宜”。

“对方说在我店内放一台‘老虎机’, 每台机内投放600枚游戏币,游戏币用完后,我打电话叫对方来对账,对方每月会支付300元的场地费及电费,此外,我还能得到赌资收入10%的提成。”通过深入走访,民警发现10余家店老板反映的情况如出一辙。

“老虎机体积小,占不了多大地方,许多老板为了贪小便宜都同意摆放。”据专班民警郑重介绍,走访中,他们发现不少店主都知道这是赌博机,但却仍为了赚钱同意摆放。

民警依法对提供赌博条件的12名违法店主及4名参赌人员治安拘留并收缴12台“老虎机”。

与此同时,民警通过对多名店主的近期紧密联系人进行了广泛摸排,在市局相关部门的协助下,发现了这两名投放“老虎机”的外地男子的活动轨迹。

3月28日,民警在城区某出租屋将两名外地男子抓获,在其住处查获作案面包车1辆,1台赌博机,游戏币2000余枚及电路板、账本若干。

经查,该二人分别为邓某(47岁,湖南郴州人)、李某(32岁,湖南郴州人),通过对二人进行突审,民警随后又在附近城乡结合部的一间面积约50平米的偏僻仓库内查获18台老虎机,4万余枚游戏币及大量电路板。

“原来是老虎机,他们竟骗我说存放槟榔!”查获现场,仓库的房东向民警透露,邓某、李某二人于2017年10月以每年500元的价格租用了仓库,二人平时出入十分谨慎,进入仓库从不开灯,离开仓库时紧锁大门。

在查看仓库租赁合同时民警发现,为了逃避公安机关的打击处理,邓某使用了一个名为“王伟”的假名。

警方查明,为防止公安机关查获其赌资收入额,邓某利用他人的手机及身份分别注册了微信账户和支付宝账户。其与李某到达鄂州后,到二手摩托车市场花400元买了一台没有牌照的摩托车。

“致富”商机

开餐馆不成想歪招  利诱店主搞“副业”

“你们不能抓我,我没有投放那么多赌博机!”面对民警的讯问,李某妄图钻法律的空子减轻处罚,殊不知,民警已从其投放老虎机的店面老板处掌握了大量确凿证据。

经查,邓某常年无固定职业,有多年玩“老虎机”的经验,2017年4月,其曾因经营赌博机被广东公安机关打击处理。

2017年年底,邓某来鄂州想开一家餐馆,但因嫌租用门面房太贵而没有开成。2017年年底至2018年1月,二人在鄂州城区转悠了一番,发现城区百子畈、火车站、学校附近的小餐馆、副食店、彩票点人流量大,于是又想起了投放“老虎机”赚钱。

据邓某交代,其于今年1月从网上购买了18台“老虎机”,每台购价430元,购买费用由二人均摊。为了发“大财”,同月,二人又以同样价格从一位外号为“光头”的朋友手中购买13台“老虎机”。

据专班民警郑重透露,“光头”曾在武汉经营过一段时间的赌博机,因害怕被公安机关打击处理,便将手头的“老虎机”暂存了起来。

在扣押嫌疑人用于作案的面包车时,民警发现,为方便将“老虎机”运送到事先约定好的店面,邓某、李某将车辆进行了改装,原来的后排座位全部被拆卸用于存放“老虎机”。

“邓某、李某反侦查意识极强,在查获的账本上,他们并没有标明每家店面的具体名称,而全部用的是编号!”民警介绍,嫌疑人的账本上详细记录了2017年11月至2018年3月期间在鄂州投放“老虎机”的盈利账目。

暗藏猫腻

赔率被控赌徒十赌九输    经营4月盈利4万余元

 

据严与昌介绍,电游赌博机成本小、收益快、获利大,一些经营者在赌博机被查获收缴后,极易在短时间内换个身份、换个地点,卷土重来,死灰复燃。

“没想到这么快再次落网,而且还要被刑事拘留!”邓某坦言,其曾被广东公安机关打击处理过,自以为在鄂州被查也只是治安拘留,所以才敢肆无忌惮,但显然这次他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老虎机’里藏有很多猫腻,邓某、李某为了做到稳赚不赔,不断翻新和使用形形色色的手段调控‘老虎机’。”郑重说,一些玩“老虎机”的人,开始是带着娱乐的心理,但是类似“老虎机”的赌博游戏机就如同海洛因等毒品一样,一些自制力不强的人极易沉迷其中不能自拔。

“参赌的人都很傻!”。李某说,在刚放赌博机时,他们会将赔率调高,以吸引参赌人员上瘾,然后再将赔率调低赢钱。为了最大限度吸引更多参与者,他们也是绞尽脑汁,利用“蝇头小利”让赌博参与者偶尔有“回头钱”或者是“意外之喜”,而后是赢小输大。

“有时,赌博机输钱了,老板也会给我们打电话,叫我们去结算一下,但这样的情况极少,赌博机基本上都是盈利的。”李某向民警交代,他们购买的老虎机配有说明,可以通过电脑把游戏的难易程序改为高难、中难、低难。

经查,2017年11月至2018年3月,邓某、李某在鄂州通过投放“老虎机”非法盈利4万余元。

目前,邓某、李某已被依法起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