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砥砺奋进的五年·我的故事]我当农民工维权律师这五年

作者:胡晓辉 杨扬 来源:央广网
2017-09-11 07:31:00
分享

央广网郑州9月11日消息(记者胡晓辉 河南台记者杨扬)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针对拖欠农民工工资这一顽疾,国家近几年出台了一系列政策,维护农民工权益。河南是劳务输出和输入大省,农民工维权案件的比例也相对较高。近年来,河南律师闫炜一直在为讨薪的农民工提供法律援助。

提起前几年的办案过程,闫炜用了六个字来形容:“压力大,耗时长”。“农民工工资对于用工单位的老板来讲可能是个小数,但是对于农民工本人和家庭而言,这个钱可能就是个大数。解决不好这个问题,就可能引发很多社会问题。”

2013年,闫炜受理了一起讨薪案件,17名在建筑工地打工的农民工有一百多万的工资被拖欠,因为材料不齐全,达不到法院立案的标准。“我们接到这个案子以后也很头疼,因为那个工程已经结束,我们很难找到当时的人员,而且涉及到17个人,每个人的相关资料也不好找。”

仅搜集证据到法院立案,闫炜就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他说,“我们找到记工员做了个笔录,然后他们有同类劳动合同用工人员的单价表,前期做了很多基础性的工作。”

终于等到案件审理结束,法院执行又遇到了重重困难。闫炜说,“当时法院的手段也不行,异地查询很多都是人必须得到场,得查金融机构啊,查房屋啊,查车辆啊,人必须得去。这种案件执行周期相对会长一些,连审理带执行大概就是一年多。”

在闫炜的办公桌上,记者发现一个记事本,每当国家出台维护农民工权益的法律法规,闫炜都会清晰地记录在这个本子上,这是他的职业习惯,更被他看作是维护农民工权益的最有力武器。闫炜介绍,2017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里面提到:“锲而不舍地解决好农民工工资拖欠问题,决不允许他们的辛勤付出得不到应有的回报”,这两句话虽然说很短,但是有两个词,一个是“锲而不舍”,一个是“决不允许”,这表明了党和政府对拖欠农民工工资这一顽症的态度和决心,也实际上是对农民工的一个承诺。

一系列政策的出台,让闫炜在办案时逐渐感受到了变化。河南省、市、县三级法院开辟绿色通道。河南财经政法大学社会保障研究所所长王增民与闫炜的看法一致,要解决农民工维权的难题,除了法院以外,还离不开政府部门的有力保障。特别是劳动监察大队,促使他们加大工作力度。尽量减少这种诉讼的或者维权的成本,这是政府包括劳动监察大队下一步要做的事情。

闫炜说,很多农民工到法院打官司,连告谁都弄不清楚,也缺乏举证诉讼能力,导致法院立案难,讨薪过程非常坎坷。在河南省律师协会的指导下,经过一年多的筹备,闫炜和十多位职业律师共同编写《农民工维权指南》,被河南省司法厅指定为普法书刊,不定期向农民工免费发放。在鹤壁市一处建筑工地,闫炜正在向农民工介绍这本《维权指南》,“一般去要钱,不知道去哪要钱。这里边打工者工资被克扣或拖欠应该怎么办。以及后边农民工维权的方式主要是什么、打工者应掌握什么样的证据。你的法律意识提高了,你的证据意识提高了,才能很好地保护自己的权益。”

今年初,闫炜代理了一起由于公司经营管理不善,拖欠农民工工资200多万元的案子,“20多个工人在一个砖厂干活,工资砖厂老板不给,大概就在两个月左右,判决以后被告人他就不执行。”

这一次,闫炜胸有成竹,仅用时三个月,工人就拿到了自己的血汗钱。他介绍说,“法院很快就判决了。法院就查询他的账号,他才主动把欠农民工的工资还上,这个大概有一个多月就结束了。”

在民生留言板上写着这样的话:

“恶意欠薪”虽早已被纳入刑法中,但在现实中,“恶意欠薪”仍然停留在民事纠纷层面,因“恶意欠薪”而被追究刑事责任的法人微乎其微。政策方面如何尽量减少“恶意欠薪”的发生?

答: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邱小平表示,要将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纳入政府考核评价指标体系,严格实行考核问责。

邱小平说,“通过排查及时发现拖欠工资的隐患,建立台账,逐项逐个地限时解决,我们提出解决农民工工资问题实行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按照这一原则实行省级政府负总责,市县人民政府具体负责,有关部门协同监管,把责任都落到实处。”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