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海传销生意:打车、租房与“捞人”的利益共生链

来源:澎湃新闻
2017-08-08 12:34:57
分享

反传销的救助生意

出逃前,任路军从没想过自己可以救人于传销。

2014年逃离传销组织后,任路军加入了民间反传销协会,专门接受求助者的咨询和劝说解救陷入传销组织里的人。 通常,他人求助需要支付2500元至3000元的费用。“我们是民间组织,没有其他收入,只能由求助人来承担(费用)。”

之后几年里,他在静海区解救过10多名传销人员。在锁定大概位置后,每天蹲点守着,等到目标对象出门上课,串寝时候,他带着家属直接把人抓住带走,再对其“做思想工作。”

任路军从数名被他解救的传销人员那里了解到,如果当地打击比较严的情况下,传销人员凌晨四五点出门,晚上十点多回家,在外面待着所需要的水、食物都是从附近的商店购买。“以前的可消耗品变成必须消耗品。”在有传销人员活动的村子里,小卖部的生意相对较好。

只要有传销人员到郭勇的小卖部里买烟买水和日用品,他一眼就能认出来。“二十来岁上下,穿着年轻。有的来的时间长了,老是那一身衣服,满身油污油污倍儿邋遢。”尽管这些人只在他店里购买三块钱的便宜烟,数百人也能给他带来可观的收入。

任路军2014年的时候曾经被骗至静海干过一段时间的传销。据他回忆,一个馒头,店家卖给当地人只需五毛,卖给传销人员需要一块钱,每人每天开销10元左右,一个窝点15人,吃住都需要花钱。当时的传销头目告诉他,赚来的钱都用作人员开支了。

在大口子门村开了5年馒头店的老板徐花这段时间明显感觉店里生意清淡了。“他(传销人员)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来了。”每天出笼的400个馒头直到下午还剩下不少。

过去,传销人员经常到她店里买馒头,一次买走20几个,拎着一大袋子钻进平房里。

23岁的卢宇辉今年3月底被警察从静海的村子里救出来。据他回忆,在传销组织一个月的时间里,每天凌晨三点到村庄外面的野地里待着,“管家”打电话给当地的馒头店,店主再提着一大袋馒头送到野地里。每过一段时间,管家直接让超市的人带着日用品送到门口。

静海传销生意:打车、租房与“捞人”的利益共生链

墙角堆放的棉被

郭勇和徐花面临的现实一样,这段时间,长期驻扎在村里的传销人员“都散了”,店里的客流量少了些,每天的营业额随之减少。

逐渐,传销成为这片村里村民无法避开的敏感词。某种程度上,传销改变了这座村庄,人们因为传销而改变,但绝口不提。

很多村民记得,两个月前,这些年轻的“外来人”大摇大摆地穿行在乡村的街道上,疏零的房屋间,某种程度上,他们给这片村子带来了“额外收入。”

多年下来,静海本地出租车司机杨鑫见到过“捞人者”的生意。“捞人者”属于中间人,他会借助本地人的力量,收钱放人。喊好价,一万五友情价,约在指定地点见面,一手交钱,一手交人,对方能跟人打包票“找不着一分钱不要”。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