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热炒的狼人杀 到底已经变成怎样一种游戏了?

来源:光明网
2017-03-27 14:29:30
分享

2007 年的暑假,大二学生张佳龙几乎每天下午都会去同一个地方。

一副卡片牌,十几个年轻人围坐在一起,玩一种叫“狼人杀”的桌上游戏,从下午两点开始,一直厮杀到凌晨三四点,十多个小时里除了上厕所一步都不离桌,回去睡一觉第二天再战。

“不能说和赌博一样吧,但每次轮到我发言,我都感觉肾上腺素在飙升。”

“悍跳”、“查杀”、“金水”、“银水”、“反水立警”……这些被狼人杀玩家挂在嘴边,一般人却不明所以的“黑话”不是最近才被创造出来的,十多年前就流传于骨灰级的狼人杀玩家圈子,近两年借由电竞真人秀、狼人杀网综为更多人熟知,这里面也有张佳龙的一点小贡献。

2015 年的愚人节,作为节目制片人张佳龙尝试性地推出一期狼人杀特辑,也就是后来声名大噪的《LyingMan》前身,这档节目被认为是许多新晋玩家的狼人杀启蒙。

“当时战旗(游戏直播平台)还是有点财大气粗的感觉,Top 50 的电竞主播战旗可能占了一半,”张佳龙找了当时能找到的最好的 12 个主播做出了一期狼人杀特辑,这些本身自带流量的英雄联盟、炉石、DOTA 知名主播为狼人杀节目聚拢了第一批观众。“那时候做一期(成本)也就 2 万块钱。”

那现在呢?“这就不好说了。”

熊猫 TV 和斗鱼直播也在 2016 年 9 月分别上线了电竞真人秀《PandaKill》和《饭局的诱惑》,后者突破了以电竞主播为主导的节目模式,邀请明星嘉宾、《奇葩说》选手来玩狼人杀,这为狼人杀带来了更多受众。《饭局的诱惑》第一季在腾讯视频的总播放量累计超过五亿。

现在热炒的狼人杀 到底已经变成怎样一种游戏了?

《饭局的诱惑》的综艺感更强,更接近明星真人秀

从事法律行业的余一之前从没玩过狼人杀,作为《奇葩说》忠粉她关注了《饭局的诱惑》,从此对狼人杀的兴趣一发不可收拾,每周都要和同事杀上几局,后来索性和几个同事合伙开了间三十多平米的狼人杀游戏店,只在周末开门,每天就开一桌。“因为我们老占用公司的会议室玩,觉得这样(长此以往)也不是太合适。”

像余一这样迎风生长出的桌游店不在少数。在上海一家位于人民广场的桌游店,老板表示从去年下半年开始,70% 的客人都是冲着狼人杀来的,周末店里的上座率能达到八成。

“我感觉桌游突然从余兴节目变成了一道主食。”做 HR 的郑伟杰几乎每 1-2 周就要和朋友约一个狼人局,别的什么都不做就是玩狼人杀。

百度搜索指数显示,“狼人杀”在 2016 年下半年开始上升趋势明显,并保持总体搜索量持续增长,最近 30 天整体同比上升超过 1000%。

现在热炒的狼人杀 到底已经变成怎样一种游戏了?

2016 年 7 月是狼人杀搜索的第一个小高峰

与此同时,狼人杀在手游端也经历了全面爆发。目前市面上有数十家手游公司在做狼人杀产品,其中语音类手游“狼人杀”在今年三月初获得数百万 A 轮融资。打造了《饭局的诱惑》的米未传媒也组建了狼人杀游戏的开发团队,米未创始人兼 CEO 马东在采访中表示:“在过去的两三周时间内,整个狼人杀的跑道突然变热,很多人突然在寻找狼人杀的团队和产品,好像这条跑道马上就有东西飞起来了。”

蛰伏了十余年后,狼人杀再次走红了。很多人回想起多年前第一次玩狼人杀(或者是杀人游戏),都感慨说:感觉和现在玩的是两个游戏啊,完全不一样了。

1.

“Carry 的感觉真好。”

谈及游戏快感,“Carry” 是这次采访中出现的一个高频词汇。

“呃我觉得你问一百个人,一百个人都会这么说吧。”担心我不能理解 “Carry” 一场狼人杀有多痛快,采访对象又补充道,“就是众人皆醉我独醒,我一个人,看透所有。”

狼人杀赋予玩家不同的身份,掌握关键信息的“神牌”要看透狼人的皮相;“狼人”则要通过玩家的发言内容,捕捉细微的面部表情,刀杀重要角色,掌握游戏主动权;掌握信息相对最少的“平民”则要辨别狼人和神牌,以防站错边。

在这个游戏中,每个人掌握信息都是子集,没有人能看透所有。“如果一个人好像什么都知道,那他一定在说谎。”

说谎,是这个游戏逃不开的部分。但如果把狼人杀理解为一个高超的说谎游戏,又太单薄了一点,这里头涉及且不限于说服技巧、表情管理、逻辑分析、记忆能力、领导力、团队合作……说起“狼人杀”的套路,游戏者们尽可以如数家珍,但问题是无论你是北派逻辑流,还是南派状态流,都不可能在这个游戏里无往而不胜。

“因为人性是最复杂的,这个游戏的乐趣点就是探索人性。”有五年 HR 工作经验的郑伟杰觉得狼人杀就是一个“判断人”的过程(用狼人杀术语说就是“抿身份”),“我每天的工作是判断这个人说的是不是真话,是不是适合做这个位置,说这句话的动机是什么,和这个游戏几乎是一个线上的东西。”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