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公里开出近20家VR体验店 大多勉强回本

来源:中国青年网
2017-03-03 13:38:34
分享

在位于徐家汇黄金地段的汇嘉、嘉汇、汇峰三栋大厦里,顶峰时期曾有大大小小几十家桌游吧、真人密室游戏厅置身其中,但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它们陆续调转枪头改了行。购置几台新设备、装上几款游戏,再一次开门迎客,这些店有了新的名字,叫“VR体验店”。然而记者注意到,此类VR“小作坊”的经营模式仍然走着当初桌游、密室的老路,随着大小体验店越来越多,“小作坊”再次陷入盈利难题,有店家坦言:“后面要还有想开店的人,可能回本都是个问题。”

3公里开出近20家VR体验店 大多勉强回本

  3公里内搜出近20家“前生”多为桌游吧

周六早上9点,张灵(化名)起了床望向窗外,外面春风徐徐、阳光明媚,她的嘴角也跟着上扬,“今天天气不错,应该有生意了。”心里嘀咕着,在几分钟内洗漱穿衣,她匆匆赶到自己开在汇嘉大厦的店里,几个店员还没来,开了店门、搬出招牌,她边收拾着边等待客人上门。很快一上午过去了,没有一个客人光顾。张灵安慰自己,“下午人就会多起来的。”

晚上7点,店员打扫着场地,张灵就在边上算着流水,上午没客人,下午来了三批大学生,都是大众点评团购的,算一算,今天营业额到现在还没超过一千。“晚上应该还会来人。”店里的营业时间到凌晨,她心里期盼着晚上生意能好点。

张灵在2013年就开起了桌游吧,2015年前后又新开了一家密室游戏厅,去年3月,听说VR体验店前景很不错,一个月就能回本,关掉密室,她在原来桌游吧的大厦里开了现在这家VR体验店。“刚开始生意是蛮好的,我的一些老客人听说我开了VR体验店都很感兴趣。”她说,但到了下半年,来店的人越来越少,多的时候七八个,少的时候则空无一人。她的生意很快陷入僵局———一百多平方米的房租一个月1万多元,两个店员工资将近1万,前期投入的10万元虽然差不多回本了,但想要盈利也是勉勉强强。“勉强够人工、房租水电吧,每个月也就几千块。”她坦言。

就在张灵开店不久,汇嘉大厦连同附近的汇峰、嘉汇等写字楼又陆陆续续开了10多家虚拟现实店,最夸张的是,记者站在徐家汇地铁站,打开大众点评,周边三公里内就有将近20家。上海像这样扎堆式经营的区域并非只有徐家汇,五角场、浦东八佰伴附近等地也是如此。在走访中,记者发现,这些体验店半数以上置身于写字楼、居民楼之中,大部分还同时经营着桌游、私人影院等项目。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上海VR体验店至少已经超过了300个。而在全国,去年一年来,各类品牌的加盟店数量在8000家左右,混合生态体验店7000家左右,而个人店主自营的VR体验店,则多达20000家。与张灵的经营现状相同,和庞大的开店数形成对比的是,VR垂直媒体黑匣网在去年底发布的《中国VR体验店经营现状白皮书》中指出,赚钱的店竟不到30%。

一次性体验为主工作日客流尤其惨淡

如一时风起,体验店的生意如今已是遍地开花。

在网上搜索“VR体验店”,十几个加盟小广告让人看得心动不已,大部分品牌以“VR作为一个新鲜事物,很容易将首次接触的人转化成消费用户”的心理诱惑着加盟商。第一现场VR体验相关人士介绍道:“我们第一现场这个品牌的设备,可以根据实际经营面积的大小和人流量进行灵活调配,在上海一些客流量大的区域,十几万元购买的设备仅需两三个月就可以回本。”

但事实情况并非如此。上周六,记者走访了几个热门商圈的VR体验店,发现这些VR体验店的客流可以称得上“惨淡”。仅以肇嘉浜路沿线一个创业园里开在露台上的体验店为例,下午两点后的半个小时内仅来了一对情侣。张灵告诉记者,他们开店的常常会以消费者的身份窜门。“除了一家比较大的,生意都差不多。”她说。

据行业内人士透露,几套设备,几十平方米空间,开一家VR小型体验店成本大致在20万,对私人店主来说,这个门槛一点都不高。在上海开一家这样的店,月租平均约1.5万,需要2名工作人员维护,加上水电每月综合成本大概在3万左右。据了解,目前VR体验一小时的体验均价是100元左右,按照这一成本计算,要不亏本,单店平均每天必须迎来10个客人消费,这还仅仅是不亏损的情况,要想盈利,这个数字还要更高。

但现实的情况是,体验店在工作日的流水经常为零。“可能因为价格的关系,店里很少有回头客。”一边是极其少量的回头客,一边是严重的跟风、扎堆,这让VR体验店的生意变得尤其艰难。

记者注意到,或许是感觉到经营危机,不少VR体验店在今年推出了套餐的形式,将茶点、小吃等增值服务包含在套餐价内,希望吸引更多消费者来对冲风险。

每小时消费百元以上内容同质化更新慢

《中国VR体验店现状白皮书》数据显示,价格是影响消费者是否进行VR体验的关键性因素。记者通过梳理发现,目前蛋椅类VR的体验价格平均在30-50元左右,体验时间为5-12分钟;而可行走类VR大多按照项目收费,每项人均收费50-80元,体验时间为平均10分钟。VR体验店则以小时计时,大部分在100元每小时以上。

此外,内容同质化、更新太慢等也遭不少体验过的消费者诟病。“还没明白怎么玩,游戏就开始了。有些游戏玩起来头还有点晕。”“玩来玩去那几个游戏,等新游戏更新等了一年,办了会员卡一点意思也没有。”不少消费者反应道。

某VR内容分发商媒介总监向记者坦言,内容的创新性开发是目前VR体验店面临的一项难题,很多消费者只要体验过一次,就会对相同内容失去兴趣。不难发现,市面上的蛋椅类VR不外乎就是景观模拟与僵尸古墓,而可行走类VR也逃不开滑雪冒险与枪战射击的元素。

有专家指出,目前VR体验店中的内容还不足以形成重复性消费,在硬件不成熟、内容不完善的情形下,谈盈利还为时过早。“VR体验店是想将VR打造成休闲娱乐的新方式,就像曾经风靡街头的电玩游戏厅一样,然而同质化严重又无法产生互动性的内容,注定VR体验难以成为娱乐的刚需。”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