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EDG教练:“北美赛区是全球第二大赛区。”

来源:广西新闻网
2017-02-27 10:16:52
分享

前EDG教练:“北美赛区是全球第二大赛区。”

Reapered谈到了自己的教练方法,从中我们了解到了C9战队为什么会把教练放到第一位。

Andrew Kim:“你曾经做过职业选手,也做过电竞战队的领队,如今你是C9战队的主教练。在这三个职业中,你认为哪一个职业最适合你?如果给这三个职业排名,排名的结果将是什么?”

Reapered:“如果让我来给这三个职业排名,我将把教练排在第一位。当我是职业选手的时候,战队教练和现在有所不同。毕竟电竞教练对于游戏的理解程度有些时候不如职业选手,在战绩方面和职业选手也没法相提并论。而教练却在比赛中制定战术,还需要激励队员,唤醒队员心中的自信,可以说教练这个职业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当我是一名职业选手的时候,我参与战术执行并且会给到队伍反馈,那个时候的比赛中教练就已经拥有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所以我认为,在我的每个阶段中,我必须习惯我眼前的角色,所以我把教练排在第一位。其次是职业选手,最后是演员。当我做领队的时候,我有些许不适应,但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后,我适应了领队这个角色。”

Andrew Kim:“C9在北美LCS赛区成立之后,就是一支实力强大的队伍。在你加入C9战队后,你对此有感受到压力吗?压力的来源是什么?”

Reapered:“我从来没有想过我是一个人在团队中工作,我的同事们给我很大的帮助。我认为不管战队成绩好坏,我只要在我的岗位上尽力,我会慢慢适应的。我在不同的战队中工作过,没有压力。我在韩国工作的时候,Bootcamping(韩国知名电竞选手)我也曾经和他共事过,他是一名非常具有潜力的选手,外界对此都非常关注,最终我们在一起配合的非常好。”

Andrew Kim:“许多英雄联盟爱好者说韩国的训练基地以及基础设施非常差,而北美的训练基地和基础设施却非常好,你在韩国和北美都待过。你认为两个赛区的风格有什么不同?两个赛区的教练有什么不同?”

Reapered:“教练的执教风格基本上累死,无论你在哪支战队。更具体的说,教练应该提醒战队中的一些细微的事情。并且告诉他们与电竞有关的一些事情。如果说韩国教练和北美教练之间有明显差距的话,那就是归结于教练能给职业选手多少自由,以及职业选手自由发挥的空间。在韩国,从文化上来说,你必须服从比你年龄大的人,所以韩国的职业选手往往循规蹈矩,比如说在什么时间起床,怎样练习,像这方面的问题。北美的职业选手更喜欢提出一些问题来和教练一起讨论,而且会说明他们的理由。我并不是说这种想法不好,我的意思是由于文化的不同,北美的玩家喜欢从逻辑的可行性方面提出质疑。而且他们的想法非常好,不能压制他们的扩散的思维。除此之外,其他方面非常相似。”

Andrew Kim:“你认为一名选手的职业态度和他所接受的教育是有关联的?”

Reapered:“是的。”

Andrew Kim:“如果我们只看结果的话,韩国LCK赛区的成果可以说是顶尖的,他们对于比赛的把控非常好。你认为韩国的这种训练方式是最好的吗?这其中有什么缺点吗?”

Reapered:“我认为这个每支队伍的政策有关系。如今我执教C9战队,我的队员们有自己对于比赛的理解,而作为一名教练,我要尊重他们的个人风格。在管理队员方面我有一套自己的规则,只要遵循这些规则,其他一切都可以为我的队员们放开。我从来没有感觉到队伍一定要剥夺选手的自由来换取成果。”

Andrew Kim:“我听说韩国的队伍结构遵循一个年龄以及地位的层次结构,很多职业选手对此都表示认同。你认为制定一套“选手必须听从教练”的体系是必须的吗?”

Reapered:“我认为这是双方一个互相尊重的一个问题。当我第一次来到这里,我告诉C9战队的选手们我曾经的经历,我最终的目的是希望我的选手能够发挥出色,他们对于我的看法是希望我能够了解比赛。我们在一个团队中工作,我们都尊重对方,要求对方发挥得尽可能的出色。我们为了保持平衡,我将学习更多作为教练的知识,然后给选手更多的信息,让他们更加出色。选手们也需要这样的教练。这是队伍中最基本的规则。当双方都不去尊重对方,那我就没有办法去给到他们帮助,因为选手们会忽略我所说得任何话。而且这样我也会放弃与他们为伍。我不认为在队伍中要制定这样的权力机构。”

Andrew Kim:“接下来我将问一个私人问题,你是如何成为一名职业玩家的?”

Reapered:“当我开始玩英雄联盟这款游戏后,我目睹了FNC战队拿下2011赛季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的冠军。我当时看到现场有非常多的人,他们对FNC战队报以热烈的掌声以及欢呼声。当时我在心底里想,如果我能够登场比赛,我的舞台会非常广阔。随后我花了很长时间把我的帐号练习到30级,在排位赛中,我非常努力的训练,在这个过程中我非常有动力。在北美英雄联盟服务器上打了两周之后,我打到了美服第一!然后我接到了MIG Blaze战队的邀请,他们给我的价格很合适,然后我就加入了这支战队。这支战队是一支业余战队。但那年我们拿下了2012年韩国LCK赛区的冠军。”

Andrew Kim:“虽然韩国是电子竞技大国,但在韩国很少有人认可电子竞技。你父母支持你打电竞吗?”

Reapered:“他们对此非常支持,我的父母和我关系非常密切,并且我们有什么事儿都会说出来一起商量。只要和我的父母做好沟通,在这方面没有什么不合适的。”

Andrew Kim:“如果你不玩游戏,你还能选择一个更传统的职业吗?”

Reapered:“起初我对游戏并不是很感冒,我对于游戏的开发非常痴迷。我甚至去了韩国游戏学院去学习游戏开发。我并不想打职业游戏,但我会一直在游戏行业工作,无论是什么职位。从小到大,我花了很多时间玩游戏,在我小时候,我就非常能玩游戏,游戏是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娱乐项目之一。不管我以后怎么样,我会一直在游戏行业工作,我对此轻车熟路。”

Andrew Kim:“你是从小到大玩的游戏有什么?”

Reapered:“最终幻想,暗黑破坏神1,团队要塞2,还有超级马里奥,还有泽达尔的传奇。对我影响力最大的游戏就是创世纪系列的战争游戏。我记得在《起源之战》这款游戏非常有趣。从小时候起,我就想开发一款游戏,让全世界玩家都喜欢玩的游戏。”

Andrew Kim:“你最初想在开发游戏的技术上寻求突破还是在游戏的开发上寻求突破?”

Reapered:“我想成为一名游戏设计师。小时后我有一个模糊的想法,如果说我设计一款游戏,我一定要让这款游戏在可玩儿性方面寻求一定的突破。因为在我们那个年代,开发游戏的技术已经很成熟了,就是没有一个好的想法来支撑它。”

Andrew Kim:“我认为选择去海外执教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你是如何做出这个艰难的决定的?”

Reapered:“非常简单。这是我工作的另一部分,韩国和美国之间的文化差异非常明显,但在韩国,我想要做到主教练非常困难。即便我努力工作机会也非常渺茫。但在海外执教,我可以当教练,然后通过努力工作,可以晋升为总教练。我知道在韩国工作,很多方面都会非常方便,但我想成为一名海外教练,让海外的战队先认可我。如果我选择回到韩国的话,我会以一名主教练的身份回归韩国,因为到那个时候我不会选择在做(小)教练了,不管我多年轻。在韩国,如果我想进入到教练组,首先我必须在其他方面全部做到最优秀,提升我的隐形价值。在我做领队的那段时间中,我知道我在韩国历经千辛万苦才能成为一个(小)教练,更别说主教练了。在我职业生涯的末期,我曾经严肃考虑过我的未来,我扪心自问,我到底做一名分析师?还是做一名教练?还是说其他的业务?最终我选择了教练这个职业,我认为这个职业非常适合我,我当过职业选手,做过领队,做教练非常合适。最终我的第一次执教生涯在EDG战队。他们是中国LPL赛区的最强战队。我想如果我能够在这里迅速提升自己,能够与队伍产生良好的化学反应,这样我也会让我的执教生涯中有一个好的开始。”

Andrew Kim:“你是想通过EDG战队的执教经历来增加你的知名度是吗?”

Reapered:“是的。在韩国有句谚语:‘成名非常关键,一旦你出名了,无论你做什么,人们都会称赞你。’让人们知道你是谁,认同你,这意味着我有机会赚钱,不管我做什么,只要出名之后还是相对容易的。对此我一直牢记在心。”

Andrew Kim:“在国外工作你认为有困难吗?我认为,你在中国执教也完全没问题,中国离韩国更加近。”

Reapered:“在工作方面我喜欢独处。在生活中我也是一个喜欢独处的人。我很少和朋友联系。但和朋友在一起我也很开心,但我并不会因此依赖这种感觉。我对于平衡这两方面关系非常擅长。我也会想念我的父母,想念我的家人。我现在和我的朋友们很少见面了,由于我在海外工作的原因。而且他们的工作也非常繁忙。现在我工作很多,很少有时间能够和朋友以及家人相聚在一起。我想念他们的时候我会给他们打电话,但前提是我工作完了。”

Andrew Kim:“当你说你会在游戏行业做任何工作,你那时候是否已经知道你在英雄联盟这款游戏方面才华出众?”

Reapered:“之前我玩英雄联盟,我玩儿了一个游戏叫混乱。当时我和Marin以及PoohManDu还有其他选手在一起玩儿的,这款游戏和英雄联盟的操作类似。最开始我玩得不如他们,随后我非常努力的在网吧训练,最终我终于击败了他们,当时人们认为我非常有游戏天赋,而且我看待比赛的方式也与他们不同。最终我们三人一起转型玩了英雄联盟这款游戏,最终我们都打得非常出色,而且Marin和PoohManDu依旧在职业赛场上拼搏,我非常羡慕他们。”

Andrew Kim:“C9战队现如今是世界上知名的英雄联盟战队,如今你是这支战队的教练。你有没有想过你会执教其他的队伍?或者说你就在C9战队一直待下去?”

Reapered:“我不想深入谈这个话题,其实这个最终留在这里还是因为C9战队给我的报价非常合适。我在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加入C9战队的。如果没有其他任何问题的话,我会一直在这支队伍中执教。”

Andrew Kim:“所以在你的所有的执教经历中,你在C9战队是最快乐的是吗?”

Reapered:“是的。”

Andrew Kim:“北美队伍在全球总决赛之前表现往往非常出色,但在全球总决赛中的表现却往往不尽如人意,你认为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

Reapered:“深层次的原因我不清楚,但我可以简单分析下这个问题。我已经在北美LCS赛区工作过一个赛季,这是我工作的第二个赛季。上赛季,我认为C9战队在短期内就到达了一个新的高度,在那个时候我就认为我们队伍不会在全球总决赛中拥有很好的成绩。这就好比如中国的一些战队,从LSPL晋升到LPL之后,赛季之初势不可挡,但随着比赛的进行,队伍中或多或少出现了些许问题,外加上其他战队在比赛中过多的针对你,想要在整个赛季中保持强劲的势头往往非常困难。欧洲LCS赛区的SPY战队就是这样。不论是哪支战队,在前期成绩飞快的增长,如果没有足够的学习能力,随着比赛的进行,或多或少都会出现一些问题,所以,一支战队的学习能力往往决定了他的上升高度。就比如说欧洲LCS赛区的三支参加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的战队,他们在赛季中的表现非常不错,但在全球总决赛的比赛中总是让我们大跌眼镜。我们现在做得就是反思我们可能出现的问题,从而提高我们,认真总结每场比赛的有点和缺点,让我们变得更加有经验。这就是我们目前能做的事情,一起期待今年的全球总决赛。如果你问我北美LCS赛区的实力强劲与否,在实力方面我认为北美LCS赛区是全世界第二大赛区,仅次于韩国LCK赛区。”

Andrew Kim:“作为一名职业的英雄联盟教练,与年轻的职业选手在一起工作是一件非常有挑战的事情。在这方面你遇到了那些困难?”

Reapered:“我会认真倾听他们说的话,这些年轻的选手才华横溢,往往能给我带来非常多的灵感。我也会把我的想法与我的队员们交流,我们互相进步。有时候我的队员们非常淘气,他们会来到我身边告诉我,说他们想要喝酒,我会同意,并且会准备好少量的酒(喝酒误事儿),和我的队员们一起放松,当然了,我也会告诉他们我的前提条件。我和我的队员们平时交流非常融洽,他们之中有人会来找我谈心。我们有时候也会因为训练中的事情发生争执,我会从中找出矛盾的主体,然后我们会围绕这个问题的主体继续讨论,直到达成共识为止。战队教练相当于一个军队的统帅,而手下的职业选手相当于攻城拔寨的将军,必须上下一心,没有隔阂,才能在比赛中所向披靡。这就是我和我队员的沟通方式。虽然我们有时候会吵得面红耳赤,但我们并没有发生身体冲突,毕竟他们对于我来说太强壮了(说完哈哈大笑)。”

Andrew Kim:“你认为这个赛季C9战队是否有进步?在经验方面你们积累了很多,和其他队伍相比你认为C9战队的竞争力在哪儿?”

Reapered:“我现在没有想那么多的问题,眼下我们需要赢得北美LCS赛区的春季赛的冠军,并且我们今年上班年的目标是打进英雄联盟季中邀请赛。我想看看我们在国际舞台上有多少竞争力。对于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我认为我们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来积累我们在国际舞台上的经验,才可能在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中拿下比赛冠军。这段时间相对来说比较漫长,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把眼前的目标完成。今年我们在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中的目标是半决赛,如果能够达到这个目标,我们就成功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http://www.gxweichang.com/games/16151.html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