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色情直播平台内幕 平台打游击战,追踪打击难度大

来源:大众网
2017-02-15 08:19:16
分享

在直播这个行业刚刚兴起的时候,因为各种法律法规还没有完善,所以导致许多直播平台和主播尺度非常的大。有的就直接变成了色情直播平台,许多长得稍微好看点的女主播都在这些平台里骚首弄姿。为了诱惑观众送礼物,这些主播尺度简直大到没边。与此同时,由直播平台衍生出的分享QQ群、赌博、诈骗等也开始活跃起来,直播平台逐渐成为灰色交易集散地。

在这个世界里,有自己的一套规则,并产生了一系列“暗语”。露骨的“色情表演”行话叫做“开车”或者“福利”,这类主播也被叫做“福利主播”或者“车手”。换取“福利”的则是平台用户送出的礼物—虚拟的鲜花、黄瓜、豪车、游艇,甚至是火箭,行话为“刷车”。这些礼物必须通过人民币兑换。“老司机”则是指资深观众,通过别人刷礼物而获取观看色情表演机会的观众称为“坐车”……

南都记者历时数周调查发现,许多地下涉黄直播平台为了躲避监管,每隔一两周就会更换一次平台名称。而女主播和观众通过一些第三方平台的联系,可以及时转入新直播平台。而成为主播非常简单,南都记者在其中一家平台尝试正常的简单直播,在短短几分钟内就吸引300多人。

目前,涉黄直播观众繁杂,并有向低龄化发展的趋势。沈阳的一位家长向南都记者表示,其0 0后的弟弟痴迷此类直播,白天上课睡觉,凌晨两三点钟观看直播。“希望相关部门能够对涉黄直播加大打击。”该家长呼吁。

2月12日,南都记者拨打报警电话,反映多家直播平台涉黄。民警核实记者身份证号等信息后,表示已经通过系统向网安大队反映,如果网安部门受理,会有专人与记者联系。

00后痴迷色情直播

揭秘色情直播平台内幕 平台打游击战,追踪打击难度大

“蜜豆直播女主播涉黄,这都没人管吗?”今年1月9日,沈阳的李女士向南都记者爆料称,蜜豆、红杏直播、乐秀直播等多家直播平台涉黄。

李女士称自己今年30岁,弟弟出生于2001年,正在读高中。由于父母年龄过大,弟弟跟自己夫妇一起生活。从去年12月中旬开始,李女士发现弟弟李文亮(化名)心不在焉,经常看着手机,甚至在自己凌晨一两点钟上厕所时,透过门缝发现弟弟的房间还有光亮。

没几天,李女士接到弟弟的班主任反映,李文亮经常在上课时睡觉,这进一步加重了李女士的怀疑。一次,趁弟弟不注意,李女士拿过弟弟的手机,发现弟弟手机上装有大量的直播软件。李女士随手点开数个直播,发现这些直播平台均有主播裸露身体,做不雅动作,并不断向观众索要礼物。

李文亮称,自己起初是在一些正规平台看直播,有一次,在一家知名直播平台的弹窗中,看到了色情直播的宣传广告。出于好奇,就下载试观看,才一步步陷进去。

“他们行话叫做刷车,其实就是给女主播送礼物。”据李女士介绍,弟弟看直播的平台,收费方式分为按时间收费和打赏两种。

李女士称,李文亮最多打赏的为跑车,行话叫“刷车”,女主播在接到跑车的打赏后,就开始表演,行话为“开车”。

为了让女主播“开车”,李文亮没少给女主播“刷车”,由于“刷车”积极,李文亮还被一些女主播邀请加入微信群或Q Q群,在这些群中,女主播会提供单独服务。

按照李女士提供的联系方式,南都记者尝试加了一些女主播的微信,这些女主播一般要求先转账再提供服务。其中一位女主播提供的服务价目表为:28元5部自拍视频;68元半个小时的一对一视频;58元可以获得永久观看的“看片神器”。

据李女士统计,自己弟弟迷上直播后,在短短一两个月内,已经花费了两三千元,家人给的生活费以及过年时的零花钱,全部被弟弟挥霍一空。而弟弟之前英语成绩还不错,迷上了色情直播后,成绩有所下降。为了防止弟弟继续沉迷,李女士只能没收弟弟手机。

在和弟弟同学的家长交流中,李女士发现,弟弟并非唯一迷上涉黄直播的学生,家长群里也曾有家长对孩子观看色情直播进行抱怨。

“这些直播会严重危害孩子的健康成长,就没人管管吗?”李女士多次向南都记者表示,自己也知道没收弟弟的手机并不是好办法,对于弟弟的事情,自己现在真的很无奈。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