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首家AR公司倒闭:盲目学“硅谷经验”

来源:中国青年网
2016-12-26 09:06:40
分享

水土不服的“硅谷经验”

叶晨光在2004年进入诺基亚,后来到You Tube中华区做视频内容广告分发代理,经常来往于北京和硅谷之间。在他的身上,可以看到浓重的硅谷烙印。

他从来不爆粗口。AR眼镜发布时,奥图科技为这个发布会前后花了上百万元,但中途PPT的演示出现了问题,气氛尴尬。底下人都很难过,叶晨光一下来就忙着安慰制作PPT的同事。

在他眼中,批评人也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情,他每次都是面带微笑,恨不得以“你做得很棒,但是……”的句式开头。要让他开除人就更加为难,据一位工作了两三年的员工透露,他只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开除过一位销售,因为对方入职了一年,没有任何业绩。

但他也不会挽留别人,“谁走我不留”的管理风格是他从硅谷学来的。所以在七月份由于资金困难,每个月只发了70%的工资,导致了一大批人离开,叶晨光同样没有挽留。

当创业家&i黑马在采访最后提出采访员工的想法。叶晨光拒绝了,给出的答复也相当美式:“现在还在处理很多事情,等他们离职了你可以找到他,但现在不方便。当然你可以堵在门口,等他们下班。但在我的范围内,我拒绝这个要求。”

无论是做事方式还是说话风格,叶晨光并不是一个不近人情的人,他也喜欢把工作分配下去,员工自觉做完,剩下的时间可以自由支配,“谷歌就是这样子”。他一直在学习硅谷文化,甚至他钟爱的高空跳伞都是受谷歌副总裁的影响。

“你既使是再效仿硅谷、谷歌的那种,你要因环境而异,因人而异,你要因公司整个的制度管理而异,不能说是完全的效仿。”一位负责产品的员工对创业家&i黑马表示。

“他做人好,但是他真的不是一个好的领导者,好的管理者。”创业家&i黑马接触到的员工们对他好的评价更多集中在生活中,“人很nice”,单纯,没什么心机。

叶晨光一直在好人与好的管理者之间的摇摆不定。

他会在每位员工的薪酬上压一下价,他认为每个人找工作都会把价钱往高喊。但他又觉得有所亏欠,把办公环境建得很好,员工午休有专门的地方,办公空间很大,以致于后来他都把办公室的另一片区域租给了其它公司。去年公司A轮拿了三千万元,叶晨光立马安排全体员工去马来西亚沙巴岛团建。

叶晨光的这种做法几乎完全失效,他矛盾地意识到,只要他不去推动,整个过程就变得极为低效,“你以为他很自觉,实际上他可能在干别的事情。”包括他信奉的雷军管理学——只抓总监以上的管理层,也被证明于他无益。一个很明显的差异是,小米的员工总数突破了一万人,而奥图科技人员最多时也不过八十个人。

“最主要的原因我觉得是他的心思没在产品上。”柳莎说。有太多事情让叶晨光惦念,他可以回斯坦福读NBA,去商学院混一帮人脉,玩乐队,他似乎从来不用担心无事可做。而在公司正式宣布关门歇业前几天,叶晨光拉着市场部门的人做PPT,这是一个4万3千米的太空跳伞方案。叶晨光想做的,不仅是打破华人跳伞纪录,而是世界跳伞纪录,这个纪录的保持者是谷歌副总裁,高度为41419米。

他甚至在整个公司资金链断裂前的一个月,成立了一家名为“宇宙探索北京有限公司”。根据工商信息查询发现,这家公司的企业法人是他的妹妹,注册资本2000万元。员工们对这个消息都感到惊讶。

宣布裁员的第四天,叶晨光与市场同事吃了一顿散伙饭,他表达了致歉,并承诺如果在美国CES上拿了大单或者拿到融资,将邀请员工们回来,继续大干一番。但员工们已经清醒意识到,这些都只是一张空头支票,因为在去年的CES大会上,奥图的同一款产品,业绩为0。他们很难相信,今年的局面会有很大改观。

吃完饭散去,他们不得不重新投递简历,开始在这个尴尬的时间节点,寻求新的工作。

注:文中苏梅、柳莎为化名。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