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新政背后:洗牌可能比想象更快

来源:中国青年网
2016-11-30 10:10:45
分享

“我们转型了。”几天前,纠纠直播创始人告诉新浪科技。至于原因,她没有多说,“很自然的转型。”

今年4月1日,曾获得赵宝刚导演数百万天使融资的纠纠正式踏入直播行业,上线了纠纠直播,“宇宙首款双人CP/PK的直播App”成为这家入局并不算早的直播平台的辨识度。不过仅两个月后的6月,他们的宣传核心便似乎从纠纠直播转为了纠纠出品,公司也从直播平台转型为包括直播内容和网剧在内的网络视频内容生产公司,甚至自家生产的网络内容也选择放到一直播、美拍、花椒等更大的平台上直播。

这多少印出整个直播行业的现状——在大资本入局时代,用户与资源纷纷涌向头部平台,小直播站愈加支撑乏力、无以为继。说起来,及早撤退、安然转型的纠纠算是幸运。曾有分析认为,现今存在着的300多家直播平台在即将到来的2017年将有超200家倒下。“直播行业已经进入淘汰赛阶段。”斗鱼直播相关负责人向新浪科技表示。而在9月的一次采访中,六间房(石榴直播)创始人刘岩也提到,现在每周都有三四家直播平台找过来寻求收购。

并购也确然正在行业中发生。8月11日,微软宣布,已收购低延迟互动流媒体直播服务平台Beam; 11月15日,龙珠直播股东游久时代发布公告,苏宁旗下的聚力传媒(PPTV),将通过收购股权等投资方式取得游视网络分拆之后的直播公司100%股权和电竞公司25%股权……资金短缺、巨头入场、政策干预,几场并购掩映之下的行业洗牌正伺机而动。

双证上岗与直播新政背后的并购生意

11月4日,国家网信办发布《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以下称“规定”),对直播行业制定了20条规范,规范中双资质、实名登记、设立总编辑、先审后发、设定黑名单、即时阻断成为备受关注的内容。按照《规定》,这些要求都将在12月1日正式落地。

这也意味着直播平台在运营成本上面临更多考验,对于本就承受巨大带宽成本、运营成本、推广成本的中小平台而言无异于向死亡线继续迈进。而政策开始干预传递的另一个信息是,整个行业受到相关部门密切关注,疯狂式爆发即将触及行业底线,鱼龙混杂时代将成为过去。

更早之前、9月9日广电总局“双证上岗”的规定被认为是行业洗牌的开始,重申直播平台必须获得《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以及新增的必须获得《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许可证》成为摆在所有根基不深、背景不厚的年轻直播平台面前最现实的问题,苦恼的甚至包括斗鱼、龙珠、熊猫这样活跃度排名靠前的直播平台。早前它们都只涉及电竞业务,在证件方面并未过多筹谋,而现在,这成为它们必须挂在网站底端的行业准入证明。当然,中间过程困难重重,难点有二:其一,持证企业须为国有控股企业;其二,注册资本在1000万元以上。

两项硬性指标也由此引发了行业内的两种选择:大型平台寻找能够并购持证的“壳资源”,小公司寻求被持证企业并购。

此前据《南方日报》报道,在广电总局的通知下发后,有能力的直播平台都在打并购的主意,一家公司甚至以3000万的高价并购了一家公司,只为一张证件。除了价格的高昂,整个过程也包括估值、非直播业务的剥离等交易流程的复杂。

而许可证要求的另一面是,财力不足以支撑办证、收证的小平台也开始寻找被并购的机会。在行业内,YY旗下的YY Live与虎牙直播共用一个视听许可证,战旗TV的许可证来自于老东家浙报传媒,映客直播的视听许可证则来自于其创始人曾供职许久的多米音乐,在“一证一平台”政策还未见端倪的今天,寻得持证企业的并购也是曲线救国的方式。

不过,六间房创始人刘岩也对新浪科技表示,视听许可证的缺少会是行业里的潜在问题,但现在并没有看到因为视听许可证而导致行业并购增多的现象。“在现阶段直播行业最显性的问题不是资质问题,还是商业问题,考验着平台对商业的处理能力。”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