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取上亿元资金 怡养爱晚曝养老院高额押金监管漏洞

来源:中国新闻网
2016-07-28 10:39:52
分享

近日,一则“北京一家养老机构被指骗千名老人上亿元”的消息引发社会关注。据报道,该家名为怡养爱晚的养老机构打着中国社会工作联合会“爱晚工程”的旗号,骗取了上千名老人的上亿元资金。该事件背后暴露的是养老院高额押金的监管漏洞。

资金链断裂老人遭罪

6月底,记者登陆怡养爱晚网站仍可看到,其养老基地的图片光鲜亮丽,再加上“超高服务品质、超值纵享人生”等广告语,看上去颇为“高大上”。然而仔细一看就会发现,有的地方将“基地”写成了“地基”,甚至连相关公司“世纪爱晚”的名字也错写成了“世纪爱玩”,单是文字方面就漏洞百出。

怡养爱晚在网站宣传中称,其在全国6省市和韩国济州岛拥有17个连锁基地,会员超过10万名。据了解,前来入住的老人需交纳至少10万元才能成为会员——交得越多,享受的服务时间越长、服务项目越多,且可申请在任一基地居住。

记者6月29日拨打怡养爱晚网站上的电话,在选择相应服务后都只有一串忙音,并无人接听。记者走访发现,北京平谷京东大溶洞旅游区附近的怡养爱晚北京(山水放歌)连锁基地已停止了服务。一位年过八旬的老先生因不愿离开,不得不自己买菜做饭。老人告诉记者,他没有儿女,老伴几年前去世后,他就变卖家中房产,将100多万元投给了怡养爱晚。“保证金打了水漂,不知什么时候会被扫地出门。”老人哀叹道。

如何获取老人信任

怡养爱晚网站称,该公司成立于2014年,注册资本1亿元,是全国老龄办信息中心、全国老年人才专家委员会的企业平台。2014年12月,怡养爱晚还在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举办了“怡养爱晚感恩会员答谢会暨怡养爱晚会员老年人才理事会成立大会”。

针对怡养爱晚事件,中国社会工作联合会6月15日在其网站上发表声明称,“爱晚工程”是一项意在引领民间资本服务养老领域,推动中国社会化养老产业建立和完善的探索项目。怡养爱晚(北京)养老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是“爱晚工程”企业平台成员,爱晚工程领导小组办公室经考察后,于2014年授予其“爱晚工程会员单位”。

中国社会工作联合会在声明中表示,2016年5月30日,爱晚工程领导小组办公室接到怡养爱晚会员提交的联名举报材料后,立即组织工作人员对该公司法人陆航进行了约谈。陆航承认违规操作,并表示其资金链断裂,挪用公司的会员养老保证金之事与爱晚工程领导小组办公室无关。

根据该声明,爱晚工程领导小组办公室是中国社会工作联合会为社会化养老发展设立的办事机构,不参与成员单位的经营管理,不收取成员单位的任何费用。根据《爱晚工程会员章程》,未经批准不得利用“爱晚工程”品牌和名义对其经营的养老产品进行宣传、推销等一切经营行为。

中国公益研究院养老研究中心主任高云霞指出,尽管养老纠纷主要是市场行为,但一些协会类组织只是在养老机构申报会员时进行一些评估,相关契约、权责关系不够清楚。

多措并举规范养老行业发展

高端养老、候鸟养老、旅游休闲养老,种种新型养老方式的出现满足了部分经济条件较好、对生活品质要求较高的老年人的养老需求。而此类机构前期收取的保证金、预付金等数额也不小,动辄几万几十万元,有的甚至是上百万元。

“很多民办养老机构确实面临老人拖欠费用、紧急大额医疗支出等风险,收取押金也是出于成本控制的考虑。”高云霞说,目前相关部门也在抓紧出台“养老机构收费管理办法”之类的条例、规章,但主要还是从应收取哪些费用的角度进行规范,对押金等问题并没有明确规定不准收取。为减少预付费养老机构因经营问题可能给老人带来的风险,高云霞建议设立专项第三方账户,让预付费、会员制养老机构缴纳一定比例的保障金,以减少企业可能因经营不善等造成对老年人权益的损害。

“有的社会组织授权层次不清晰,出借‘牌子’后会员企业出了问题,联合会、协会等也难辞其咎。”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贾西津说,相关协会应明确与会员企业的各自权责,加强定期评估监测。(半月谈记者 林苗苗)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