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捡菌人:曾一上午捡价值六千元干巴菌(组图)

作者:李继升 高大正 蒋琼波 崔敏来源:中国新闻网
2016-07-13 13:48:26
分享

深山捡菌人:曾一上午捡价值六千元干巴菌(组图)

  菌中珍品黑鸡枞

夏日的几场雨落地后,有经验的菌农就早早起来了,背上背箩进山找菌子,鸡、松茸、老人头、青头菌、牛肝菌、羊肚菌、竹荪、灵芝、白参菌、白灵菇、猴头菇、茶树菇、大红菌、块菌、金耳、奶浆菌、鸡油菌、扫把菌……松林里厚厚的松叶下就是菌子们的家。

把草和松叶撩起来,哪里有菌窝,捡菌人们都了然于胸,如同逛自家菜地一样。早晨,当大多数人刚从梦中醒来时,他们已收获了价值数千元的野生菌。在这个季节,他们划山为园,守卫着自己的领地,因为那一片片藏着菌窝的大山,在他们眼中,长的那可都是钱,是一家人一年的主要收入。

  干巴菌

  发现一窝鸡枞

捡菌人:普寸仙(峨山下玉塘村)

曾一上午捡了价值六千元的干巴菌

峨山位于哀牢山北麓,森林茂密,资源丰富,是云南松、高山松等针叶林混交林,很适宜野生菌生长。每年立夏后伴随着雨水来临,菌子就开始出头了,其中,以干巴菌的名头最响。据统计,每年峨山菌农采摘的各种野生菌有16吨之多,收入高达四五千万元,平均每户菌农四五万元。

双江镇桃李村委会的下玉塘村离县城14公里,车程约半小时,一路上记者听村民们说,这附近的松林山地满山都是干巴菌。普光军和普寸仙夫妇9年前分山到户后慢慢成了有名的干巴菌大户,一年光采菌季的收入就有五六万元。听说记者一行专门来看菌山,普寸仙便带上背篓和木锨,领记者上了她家45亩的“宝地”,“出菌子的季节,夜里都要有人值守,不然容易被偷采。”普寸仙说,最高产的时候,她一上午就能捡拾价值6000元的干巴菌,普通的时候也有四五千元的干巴菌。

普寸仙介绍,刚出的干巴菌要掌握正确的采摘办法,沿着土平平割下,留下根在原处让它自然生长,它就会像韭菜一样再长出一茬,每年可以收3次。“小心那块地不要踩,全是刚出土的干巴菌哦!”一听这话,记者老老实实地跟着普寸仙踏出的路线亦步亦趋。

刚出土的干巴菌呈黄褐色,老熟时变成黑褐色,有一股酷似牛肉干的浓郁香味,得名干巴菌。最新鲜幼嫩的干巴菌最适宜生吃,记者尝了一下,果然别有一股清香。普寸仙对于鉴别干巴菌有自己的一套见解,黄芽燕喙为嫩,灰白转黑为老。经过多年历练,她已能判断出干巴菌的生长规律,什么时候干燥需要人工浇点水也要注意,半天生半人工的“养殖”并不需要多么高科技的技术手段和实验研发,于山民而言,这就是所谓靠山吃山的道理。

下山途中,在省城昆明读书的女儿打来电话问自家山上干巴菌的情况,普寸仙喜笑颜开说,刚摘满了一篮子,你这个月生活费有了!

【吃菌心得】

菌子舂着吃更有味

峨山人野生菌菜肴的做法也五花八门,多种多样,烧、炒、煎、炖、蒸、扒、焖、酿、滚汤、凉拌、挂糊炸等样样俱全。

峨山县城旁鑫源饭庄的施洪学就是一个辨毒、采购和吃菌的专家,干巴菌炒青椒、鸡炒青椒、鸡滚汤、青头菌滚汤、北风菌滚汤……全都难不倒他。干了十几年的餐饮,他对菌子的烹饪有自己的一套,猪油混合本地黑菜籽油先剁碎小米辣、蒜瓣、花椒入锅炒出香味,再以干辣椒或者青椒爆炒,也可将菌伞部分包入剁细的肉末,油炸成菌盒……不同的菌子单独做一道菜,既保持不同风味又不会因材料生熟烹饪需求不同而夹生导致中毒,而峨山特有的“舂菌”,花椒、辣椒、盐3大件配料必不可少,配以其他提味的佐料,更是彝族的秘制风味。

捡菌人:起国昌

(南华云台山)

承包的菌山松茸一窝窝出

去年菌子上市的时候,记者就曾到过起国昌家南华县龙川镇云台山村委会他宜武村民小组,这里离城里约20公里,云台山群山环抱,山头众多,林木葱翠,溪流潺潺,是理想的野生菌产地。

吃过早饭已经8点了,相比其他天不亮就出发的采菌人,起国昌已经晚了不少,但他并不担心,和那些“打游击”许多山头跑的采菌人相比,起国昌有自家的“菌子山”,他们村小组共有64户人家约200多人,每家都分有一个山头,有些村民外出打工,每个山头每年1200元,3年一付,起国昌家承包了3个山头。穿上解放鞋,披着化肥袋改成的雨衣,背着背篓,这是他们一家人进山的装备。

头一天的雨水让整个山林生机勃勃,跟随起国昌上山,一开始还有小路可走,但很快行走就开始困难了,面对眼前的乱树枝,必须要低头才能前行,一不小心就会滑倒,没走几分钟,记者已经满头大汗,累得虚脱,不得不停下来休息。而起国昌则如履平地,每相隔几米远,他就会停下来等待记者。

他家的山头盛产松茸,记者在他的带领下很快就看到了几窝松茸。在枯叶杂草下,几棵松茸像一把把没有撑开的雨伞一样露出湿漉漉的小脑袋。起国昌半趴在地上,用手指插入松软的泥土里,慢慢从根部把菌子起出,然后用周围的枯叶杂草重新在远处覆盖。“菌子多的时候就要拿个专门起菌子的竹板,从底部起菌子,否则菌子一旦断了就不值钱了。”起国昌告诉记者,这种没有开伞的菌子属于一级品,如果开伞了就相对较老,容易变质,保存时间短。一般菌子能保存3天左右,当天采了就要卖掉,往外地发货需要放到泡沫做的保险盒里,里面还要放冰块,这样到了收货地才不至于变质。

深山捡菌人:曾一上午捡价值六千元干巴菌(组图)

  “卖菌儿啰”

深山捡菌人:曾一上午捡价值六千元干巴菌(组图)

  捡到两朵大松茸

【吃菌心得】

凉拌松茸是一绝

南华较为有名的野生菌餐馆有彝山菌宴、华泰龙、喜洋洋等。吃法也各有特色,如冷拼“迎客松”、土司干巴菌、松茸炖乳鸽。凉拌松茸、块菌、腌制沙老包、刷把菌都是南华人生食野生菌的大胆尝试。

捡菌人:何水仙

(马龙大斗把必村)

每天一早大家一起去“捡钱”

“起床啦!赶紧的,‘捡钱’去啦……”凌晨5点多,马龙县大庄乡大斗把必村村民何水仙一骨碌从床上翻起来,朝丈夫吆喝着。她口中的“捡钱”其实就是“捡菌”。34岁的水仙人如其名,长得水灵,打小出生在大斗把必村。她随便洗了一把脸,拎起提箩,拿起丈夫为她“独家定制”的专业捡菌铁爪,直奔后山。

马龙的野生菌,名声在外,由于立体气候明显,植被茂密,境内菌类丰富,素有“春尝甜荞、夏食菌子、秋赏农景、冬品药膳”的美誉,境内各类野生菌以青头菌、鸡枞、牛肝菌、干巴菌、鸡油菌等为主。

半个多小时的步行,在手电筒的照射下,水仙顺利抵达了村后的大平午丹山,一路上遇到了好多村里的“捡钱人”,大家热情地互打招呼,争先恐后地直奔丛林间,每个人的心愿都是“但愿今早大有收获”。

雨过天晴,各种野生菌如春笋般冒了出来。清晨六七点的大庄乡大平午丹山渐渐亮堂起来,空气清新,满眼翠林,鸟鸣山涧,走进植被完好的松树林,踩着松软的草地,仿佛能闻到一股野生菌的香气。“你要有耐心,眼睛要尖,在树丛和草地上,看到松叶凸起来的地方,就要注意了,这些地方很可能就躲着菌儿!”30多年满山转悠的他们,脑海里已深深记得菌窝在哪里。“这个山我知道的菌窝不下百处,哪里会出什么菌子我们一清二楚。”

9点多下山时,村口已有好几拨菌贩在等候了。水仙和好姐妹叶玉香从每年的五月底至八九月份,两个闺蜜靠捡菌子平均能挣两至三万块钱。

【吃菌心得】

现捡现加工更美味

去马龙捡菌,其中出菌率高的地方诸如马鸣、旧县、马过河等乡镇山林,只要有心上山都会有收获,因为一天到晚菌子都会冒出来哦,当然清晨的要多一些。捡到野生菌后,可以把菌子带到周边农家乐帮忙加工,当地人会帮你挑选能吃的给你炒、烩、炖汤食用。

捡菌人:穆翠菊

(昌宁四角田社区)

走,到四角田吃菌子宴去

“走,到四角田吃菌子去!”进入雨季,这句话成了昌宁的一句时尚语。每到下午或周末,或者是有远方客人来,大家就会相邀一起,到离县城13公里田园镇四角田社区采菌,然后再到农家乐吃上一顿“菌子宴”。

记者选了一个雨后的早晨,跟随到四角田与菌子大户、也是菌子的“经纪人”穆翠菊大姐到山里“探营”。“过去想都不敢想我们这树林怎么会这么值钱。”走在小路上,热情的穆大姐一路不停地感叹:“我们家去年卖菌子就卖了10多万元。”

“我们这里的野生菌的种类非常多,主要的有干巴菌、白牛肝菌、红菌、鸡油菌、奶浆菌、青头菌等。”到了树林,穆翠菊大姐一边熟悉地找自家林子里的“菌窝”,一边笑着说:“我们去看看前面茶地里的鸡出没出。”在她的带领下,我们来到她家的茶地仔细查看,发现已有两个鸡塘子出了好几朵鸡。穆翠菊一边小心翼翼地挖着鸡,一边得意地告诉记者,我家做的油鸡拌上秘制的辅料再用香油炸干,非常美味。这个鸡还上过中央电视台呢,让大家都知道了我家地里有鸡、四角田有鸡、昌宁有鸡!”

【吃菌心得】

大红菌炖鸡能补血

说起野生菌的吃法,穆翠菊如数家珍:“白牛肝菌,可炒着吃,也可以用来煮鸡吃;干巴菌炖鸡蛋也很美味;这大红菌的味道也很特别,用来煮鸡吃非常香,汤红红的,按照传统的说法是补血的,我们这边女人生孩子都会给煮这种鸡汤……”

Tips

咋个捡菌儿

●装备

树枝、镰刀、钩子等,用于抓地面上的松叶、杂草,遇到树林密集,树枝间有蜘蛛网可以划一下。最好准备雨衣,这样在幽深密林间可以自由穿梭,一定要穿长袖衣服、运动鞋,以防被树枝荆棘划伤或崴脚。

●窍门

1 捡菌子眼睛要“尖”,不但要用眼看,还要会手里拿根棍子去刨,有的菌子就躲在松毛叶子下面,而且跟树叶子长得特别像,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看到树叶子凸起来的地方就刨一下,好运就掌握在自己手里,看你会不会把握了!捡到一朵青头菌,很多时候在对头方向还有“对头菌”可捡。

2 颜色太鲜艳的菌子不要捡,在桉树下的任何野生菌都不要捡,因为基本都是毒菌。被虫子咬过的菌子也最好不要,虽然有村民说被虫子吃过的菌子没毒,但也不能全信哦!

3 鸡枞怎么捡?鸡枞菌常生长在一些意想不到的地方,比如山路边、玉米地里。鸡枞出头的“窝”下,必有一种类似白蚁巢结构的土块。不扰动它,第二年它还会在原地方长,这就是“鸡枞窝”。

统筹 杨茜 本报记者 李继升 高大正 蒋琼波 崔敏 通讯员 吴再忠 冯孝忠 摄影报道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