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两极分化加剧 引发美国"政治高烧"

来源:中国网
2016-07-05 09:30:51
分享

加剧社会两极分化引发国内“政治高烧”

中产没落,美国滑向“贫困大国”?

“垂死的中产阶层”——美国皮尤中心一项有关美国中产阶层萎缩的调查报告,让该说法成为美媒的头条新闻标题。长期以来,美国人一直生活在以中产阶层家庭为主的社会,这样的“橄榄型”社会结构是其经济富足的象征,也是其制度稳定的基石。但如今这一光环在暗淡,与之相伴的是贫富两极分化的加剧。美国面临的中产危机有多严重?有美媒称,近半美国人甚至拿不出400美元(1美元约合6.7元人民币)的应急现金,这“可能预示着某个转折点的到来吗?”今年,美国选战如火如荼,中产困境是总统参选者们频繁谈论的话题,最终谁能入主白宫,很可能要看谁能赢得中产阶层的信任。

“何塞”和“史密斯”,谁的生活更自在?

2012年美国总统奥巴马竞选连任时,美国民间流传着这么一个段子:洛杉矶有两个人,一个叫何塞,是来自墨西哥的非法移民;一个名叫史密斯,是美国的中产阶层公民。何塞每月替别人家的庭院剪草,月收入2500美元,史密斯在银行工作,每月收入5000美元。问:两个人谁生活得更自在?

这个段子做了一个比较:何塞剪草,收现金,不交税,史密斯拿工资,30%要上税;何塞病了可以看急诊,没有收入(因为报税显示没有收入)可以不用交钱,史密斯每月要买300美元的医疗保险,还要缴30%的自付额;何塞的孩子上学可以一分钱不交,史密斯每月要给孩子买最少150美元的午餐;何塞没有收入,不用缴用于社区学校的附加税,而史密斯一年要缴大约1000美元的附加税;何塞的汽车没有保险,史密斯每月要缴150美元汽车保险费和注册费;何塞可以申请每月100—200美元的政府救济,史密斯无法申请任何救济。

这个段子真切反映出美国中产阶层面临的窘境。

62岁的凯特·梅尔一直让邻居们引以为豪,作为波士顿一所知名高校的社会学教授,她写了3本书,两次被《纽约时报》采访。但最近她遇到难题,在纽约工作的儿子看上一套房子,希望能借点钱做首付,她却怎么也凑不出来。“纽约房价这几年涨得厉害,我很想帮一下儿子,但这么多年没存下什么钱。”

史蒂文森是一名中产白领,他把自己的所有业余时间花在培养儿子训练游泳上,他计划将儿子培养成体育明星。5年前,他带着孩子参加一对一训练时,3个月的费用大约是1000美元。但是现在,3000美元都不够。这让他感叹生活水平下降得太快。

36岁的康妮和丈夫开了一家清洁公司,她自认是中产阶层。她希望生活能够比较舒适,退休能有储蓄,有养老和医疗保险,没有债务。但是,她现在担心这些想法在她退休时无法实现,因为美国的退休保险已经入不敷出。

类似例子不胜枚举。美国《大西洋月刊》5月刊的一篇长文直言这是“美国中产难以启齿的秘密”。这篇报道以纽约一名小有名气的作家为例,讲述这名男主人的生活苦恼:如愿让两个女儿在顶尖大学接受教育,家里积蓄却几乎耗尽。如今,虽然收入基本稳定,但购买力在下降,以至于他害怕查看邮箱时发现新账单,担心没钱为小女儿举办婚礼,甚至向大女儿借钱给车加油。

这篇文章配有副标题——“接近半数的美国人很难拿出400美元来应急,我是其中之一”。“400美元”来自美联储始于2013年、就美国消费者财务与经济情况展开的调查。结果是:47%的人在回答如何应对400美元的紧急开销时表示,只能去借钱或卖些东西。

深层次原因是社会转型

长期以来,美国一直认为其社会的基本形态是“橄榄型”,中产阶层是社会稳定的重要支柱,但这一形态近几十年来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很大改变。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2000年至2013年间,美国中产阶层在50个州全面萎缩3%-6%。而根据皮尤研究中心5月份发布的一项报告,从2000年到2014年,美国229个都会区90%出现中等收入家庭数量减少的状况。纽约、洛杉矶、波士顿、休斯敦等大都市区的中产阶层所占比例已降至不到一半。

何谓中产阶层?目前尚无被社会科学家们接受的单一定义。按照美国皮尤中心的定义,中产阶层是收入介于全国中位数的2/3至2倍之间的群体,具体而言,单个个体年收入在2.4万—7.25万美元之间,或3口之家年收入在4.2万—12.5万美元之间。这些人大多是一些小企业主、大公司的白领、学校教师等。

正如前述案例所显示的,很多中产阶层关心的基本都是子女教育、退休储蓄以及有品质的生活等。但中产阶层既没有富人的雄厚财力,也享受不了赋予穷人的优惠政策。“最惨的是中产,穷人看病都不要钱,只有我们因为有收入还得缴高额的奥巴马医保”,有人抱怨道。

一个典型美国家庭每月的固定开支包括房贷、医疗保险、养老保险、人身保险、孩子教育,还有日常生活开支,支付完这一张张账单,许多家庭成了“月光族”。仅以公立大学的学费为例,从2008—2009年度到2014—2015年度,扣除通胀因素,美国公立大学的学费上涨了21%。皮尤研究中心的数据还表明,美国家庭的私人债务从1980年的9300美元增至2015年的6.52万美元。

为什么会这样?不少分析认为,美国富人通过股市和企业赚了大笔钱,上一届政府又为富人减税,而中产阶层工资上升的幅度非常有限。《纽约时报》也认为,收入下降是中产阶层萎缩的显著因素,进入21世纪后,美国人的工资增长前所未有地放缓,年轻家庭更多地受到经济放缓的严重冲击。此外,政府支出日益庞大,福利和救济开支增加等,也对中产阶层的生活产生影响。

日本记者、作家堤未果曾在2008年出过一本畅销书,名字叫《贫困大国美国》。他通过考察美国各地写出了美国社会中产阶层没落的现状。书中当时就称,美国社会已明显分为富裕层和贫困层两极,中产几乎消亡。他分析说,中产消亡的原因是他们背负着巨大的债务,无论是教育、医疗、养老等都需要巨额资金才能够实现,许多美国人毕业后很多年都无法还清教育贷款,越来越多老年人陷入信用卡破产案件当中。

“美国经济和社会结构同时进入转型期,越来越多的中产阶层开始不适应转型过程。”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杨希雨4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现存的美国中产和“橄榄型社会”是上一次社会和经济转型的结果。美国战后30年产生了一大批新兴中产阶层,但上世纪90年代后以电子信息技术为驱动力,主要是金融产业爆发式的革命,推动了社会结构和经济结构再转型。这种剧烈变革本身造成了劳动力结构、收入结构、社会分配结构跟不上经济结构的变化,这是中产阶层缩水的深层次原因。

据报道,皮尤研究中心副主任科克哈尔表示,美国中产阶层的衰减,很难归咎于某一个原因,其中一个因素在于收入不均的状况越来越严重,而这与全球化、工作外包、科技进步有关。

美国的钱都去哪儿了?

“许多家庭跻身‘中产’,但日子仍不好过。那么,随着美国的总财富持续增长,钱都去了哪儿?答案很简单,流向最富有的美国群体了。”美国道德和新兴技术研究所网站刊文称,经济学家赛伊兹发现,1993年至2014年,最有钱的1%群体将美国在此期间收入增长的一半据为己有。美国最有钱的0.1%(仅有16万个家庭)拥有美国90%的财富。

据美国“商业内幕网”报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的数据显示,2000年以来,1/4的美国家庭从中产阶层跻身更高阶层。与此同时,超过3%的中产家庭转入低收入阶层。IMF称,“加上实际收入的停滞,两极化已经对美国经济产生了消极影响,阻碍了美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消费。”

杨希雨认为,中产缩水根子在于贫富差距加大。现在1%的美国富人占有的国民财富比例进一步扩大,初期阶段侵蚀的是中下层穷人,如果富人财富占有比重进一步增加,那就会侵蚀中产阶层的财富。而近30年富人侵蚀的财富主要来自于中产阶级。杨希雨说,美国现今已经对中产阶层萎缩有了危机意识,不光社会学家、政治学家,政客也开始正视这个问题。近年来,美国社会频繁出现的各种运动,都与中产阶层的不满有关。以前从来不可能出现的特朗普、桑德斯现象,出现在今年的大选中,既反映出美国社会极化的加剧,也说明社会不满进一步加深。

“美国中产怎么办?”《大西洋月刊》在一篇封面文章中问道。这股浪潮毫无疑问地席卷了2016年大选。《哈佛商业评论》杂志网站刊文称,20年前的克林顿时期,美国中产阶层的收入约为5.4万美元,如今还是这么多。希拉里的目标是说服中产阶层,让他们知道她比特朗普更能搞好经济,她和桑德斯一样关心他们。文章称,总统参选人都在谈论这个话题,但选民们想听到的是解决之道。

也有一些学者认为美国中产缩水并不是完全负面的事,他们减少而富人比例增加,说明全美国的生活品质有所提高。不是所有人都这么乐观。“正在消失的中产阶层和一个处于悬崖边缘的国家”,美国《明星论坛报》刊文称,来自罗马帝国的历史经验表明,财富聚敛将摧毁民主。随着美国的中产阶层下降,美国的政治“温度”正在上升。哈佛大学教授克雷恩·布林顿在其名作《革命的解剖》中,将政治革命比作一场高烧。中产阶层的衰退即是预兆之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