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日恐袭”让美欧绷紧神经 反恐出现新难题

来源:中国新闻网
2016-07-05 09:30:51
分享

视频:美国:军方警告独立日期间或有恐怖袭击 来源:央视新闻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当地时间4日,美国迎来独立240周年纪念日。与假期氛围相伴的,是严防恐怖袭击的紧张。从奥兰多、伊斯坦布尔到达卡、巴格达,“伊斯兰国”(IS)以前所未有的频率快速发动重大袭击,而且是在全球范围内制造血腥暴力。美英三大机场是恐怖袭击威胁的最新目标。在伊拉克失去大片占领地从而令“建国”梦变遥远之后,发动一连串的恐怖袭击是否是IS最后的疯狂?世界舆论更倾向认为,这是其全新的危险战术。“对世界的宣战”,德国新闻电视台4日评论说,IS像是发出一个正面的挑战信号。到了世界各国齐心协力,推出更有效反恐战略的时候。

中央公园爆炸吓美国一跳

4日凌晨,沙特西部港口城市吉达索里曼·法基医院的停车场内,一名男子引爆了自杀腰带上的爆炸物。这起只有两名保安受轻伤的事件却引起世界媒体关注,因为正对着事发医院的,是美国驻吉达总领事馆。

沙特内政部称,不清楚爆炸是否针对美国总领事馆,调查正在进行之中,幕后黑手尚不确定。但美国驻吉达总领事馆发出警告,提醒美国人“当心周围建筑,在沙特旅行期间保持格外警惕”。2004年,美国驻吉达总领事馆遭武装民兵袭击,9人死亡。

4日的美国国内,正迎来独立日假期,与此同时,还有极端组织“毁灭性袭击”的威胁。按照一个支持IS的“推特”账号的预告,他们将在独立日假期期间对一架从英国希思罗机场飞往美国的航班发起袭击。洛杉矶机场或纽约肯尼迪机场也被威胁将安装爆炸装置。英国《每日快报》说,肯尼迪机场是从希思罗机场起飞航班的最大停靠地。预估将有4300万人在独立日假期期间出行。

据美国国土安全部部长约翰逊介绍,美国已在包括机场和火车站在内的交通枢纽加强安全戒备。目前,美国机场的保安措施堪称史上最严。在独立日前的周末,纽约市警队特别出动具有独特嗅觉的炸弹搜索犬。3日,纽约中央公园发生的一起爆炸事件虽尚无证据表明与恐怖主义有关,但助长了民众的恐慌情绪。《环球时报》驻美国记者当晚接到社交媒体推送的消息,提醒尽量不要在4日出门。

在同受恐袭威胁的大西洋东岸,英国运输部高官塔里克·艾哈迈德呼吁公众提高警惕,同时承诺政府正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确保公众安全。“德国也可能遭到IS袭击”,德国《法兰克福汇报》4日援引该国联邦宪法保卫局局长马森的话说,他们会在欧洲发动更多袭击。德国《图片报》的调查显示,62%的德国人担心,伊斯坦布尔发生的悲剧将在德国机场重演。

在美欧严防恐袭之时,悲剧已在伊拉克发生。当地时间2日晚间,一辆载有爆炸物的卡车在巴格达一个挤满购物人群的购物区爆炸。IS几乎立即宣布对此负责。当地安全和医疗官员4日告诉法新社,至少有213人在爆炸中丧生。伊拉克政府宣布为遇难者举行为期三天的全国哀悼活动。伊拉克人对政府无法保障民众安全感到愤怒,批评政府使用伪劣炸弹探测仪。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说,在爆炸袭击发生后,伊拉克总理下令警方停止购买英国商人出售的伪劣炸弹探测仪。

美联社称,这是伊拉克十多年战乱中最严重的一起爆炸袭击,也是IS在最近几天里制造的第三次屠杀平民的事件。“血腥斋月”,德国《图片报》4日报道说,IS发言人阿德纳尼5月末呼吁其追随者在斋月期间攻击欧美等西方国家,过去一个月是血腥的——从奥兰多、伊斯坦布尔到达卡、巴格达。IS正逐渐走出叙利亚和伊拉克,来到更多人身边。

最后的疯狂还是全新战术?

巴格达的爆炸袭击距离伊拉克安全部队从IS手中重新夺回费卢杰仅隔一周。这座城市一直被认为是IS袭击巴格达的“堡垒”。《纽约时报》评论说,在美国空袭的支持下,伊拉克安全部队与IS的战斗取得进展,该国正面临着一种两难境地,爆炸现场正是这种两难境地的又一残酷显示:由于伊拉克收复越来越多的土地,IS恢复游击叛乱,再次把巴格达变为一个城市的杀戮场。英国广播公司(BBC)援引联合国伊拉克事务特别代表库比什的话说,这些暴力事件是“懦夫行为,令人发指”,在战场上挨打的IS正将报复目标转向脆弱的平民百姓。

“圣战分子的新战术”,德国N24电视台4日以此为题评论说,IS从未进行过如此快速连续的重大袭击,一系列血腥暴力事件预示着一个“新篇章”。“圣战者”脑海中只有一件事:在世界各地制造混乱和死亡,不仅在中东,也横跨非洲到达亚洲东部。新德里电视台援引美国众议院特别情报委员会官员希夫的话说,IS正掀起全球恐怖主义攻势,他们极其邪恶但适应环境的能力极强,虽然失掉很多土地,但在全球的存在感不断加强。

当地时间3日,美国白宫发表声明称,巴格达发生的袭击事件强化了美国支持伊拉克部队打击IS的决心。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特别助理李伟4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无论是美国领导的打击IS阵营,还是俄罗斯领导的阵营,都把重心放在伊叙战场。在IS染指的其他区域,则由那些国家自己采取反恐行动,不在国际打击的范围内。在传统战场中,IS节节败退,但它擅长的是非传统战场——鼓动全球支持者,在恐怖目标国采取袭击行动。

澳大利亚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网站4日的文章分析IS恐袭的“模式”说,斋月期间发生的多起恐袭表明,IS已经在新一轮恐怖主义袭击浪潮中当上排头兵。接连发生的每一起恐袭都骇人听闻,又各有特点,向世界宣示恐怖主义袭击的多样性——有独狼式,也有夫妻合谋。IS可以是参与者,也可以是协助者,还可以提供后勤支持,或者提供精神鼓动。美国前中情局官员布鲁斯·雷德尔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说,更令人警惕的是越来越多的袭击经过精密策划,可以称作“群狼”攻击。此类袭击正成为IS的标签。

军事打击见效快,难根除

奥巴马政府一直将IS 比作必须清除的癌症。美国“耶鲁全球化在线”称,这种类比显示出应对IS所面临的挑战。中东问题专家田文林4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目前美国在中东打击IS的行动主要采取美军在空中配合,本土部队地面作战的形式。俄罗斯在叙利亚也是如此。李伟说,当前国际力量打击IS的行动主要是军事反恐,但军事打击只能在可见范围内产生效果,不可见范围内很难奏效。打击恐怖主义还包括情报、司法合作,也包括防范恐怖主义滋生。

美国“全球主义者”3日批评称,奥兰多枪击案之后,美国舆论关于恐袭根源和防止恐袭的问题又掀起探讨,新的政策建议被不断提出,涉及移民、控枪、精神健康、执法、反歧视、教育以及拥抱友善的穆斯林等,但美国对中东国家和阿拉伯世界的军事干涉却很少被提及。李伟说,国际反恐是复杂的综合性问题,不能说美国等力量的反恐失败,但都集中在容易看到成效的方面,比如轰炸等军事打击上。这种反恐不能解决恐怖主义的根本问题,还可能导致越反越恐。恐怖主义不是单纯的问题,与国际关系和社会诸多问题联系在一起。

面对当前的反恐局面,田文林说,IS的意识形态很强,产生极端思想的根源不仅是宗教问题,还有社会及外部霸权等诸多因素的影响。打击IS不仅要在他们占领的地盘进行军事打击,也要发动意识形态战争,去极端化,消除潜在极端分子的极端思想。李伟则建议,应在联合国主导下制定国际社会能接受的综合性反恐公约和战略,压缩恐怖分子活动的土壤和空间。

【环球时报驻美、英、德、新加坡特派特约记者 高石 纪双城 青木 辛斌 环球时报记者 姚丽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