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人马克昨去世 捐献器官成功帮助6位中国人

来源:中国新闻网
2016-06-30 10:32:23
分享

即使这个决定在多年前已经做好。

即使这一天的情景已经在脑海中出现了4个月。

可真的到这一刻来临,她还是没控制住感情,先是哽咽,然后低声哭泣,说不出话来,湿透了的纸巾都没意识到需要换一张,她只能用亲吻和自己的爱人做最后的告别。

昨天上午10点,49岁的英国人马克被送进了浙医二院手术室,按照他之前的意愿以及经过家人的同意,他的两个角膜、一对肾脏、一个心脏、一个肝脏被分别取出,捐献给了六名急需器官移植的中国人。

这段令人唏嘘的情感故事,终于走到了落幕的时候,马克的妻子王女士昨天正式填写了自己的《中国人体器官捐献志愿登记表》,按了红手印,用这张登记表和丈夫马克紧紧联系在了一起。

11天前,在ICU(重症加强护理病房)办结婚6周年纪念派对的时候,王女士的状态完全不是这样的——她微笑着,安慰每一个擦着泪水来看望马克的亲朋好友们。

一旁的记者打心眼里佩服她,真的是一个足够坚强、心理强大的女人。

可昨天,王女士身上所有的坚强、乐观、笑容都好像随着马克一起远去了。

记者看到:她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大多数时间里都低着头,用手背抹眼泪。记者递给她一张纸巾,可一个小时之后,当她在手术室门口送别马克时,手上还是握着那张早就湿透的纸巾。

昨天,其实也是王女士自己出院的第一天,因为肺炎,她住了十天院。马克的病情,同样也在吞噬着她的精神和身体,“咳嗽了很长一段时间都没空找医生看,直到撑不住了,发现是肺炎,只能住院了。”

即便是“病友”,王女士仍然在每天ICU家属见面时间守在马克的身旁,在他的耳边不断重复着一句话:“你是我的英雄。”

哪怕只有维持生命迹象的仪器的“滴滴”声作答,对王女士来说也是支撑她的莫大鼓励。

那么多的不舍,也阻止不了这一刻的到来。

昨天上午9点45分,马克的生命走到了尽头,王女士和家人朋友们向马克鞠躬致意后,扶着他的病床,将他从ICU送到手术室。

走廊、电梯、走廊,不到500步的距离,王女士走了足足10分钟,一路上,她都没舍得擦眼泪,只怕会少看马克一眼。

手术门开了,在她和他的最后一分钟里,王女士俯在马克的身前,在他的左脸上印上了最后一个吻。

手术门关了,王女士好像被抽光了所有的力气,身边的朋友赶紧扶住她。

那个总爱开英式玩笑的男人、那个爱朋友爱家的男人、那个养着一屋子小动物的男人、那个吵架了会主动认错的男人,真的离开她了。

10点03分,移植手术正式开始。

如果一切顺利,以后马克的心脏将跳动在一位56岁的杭州男人胸膛里,他患有终末期心脏病,全身浮肿,如果没有这颗心脏,他接下来的生命只能用“小时”来度量了。

马克的一对肾脏,分别移植到了一位48岁的杭州女人和一位56岁的男人体内,他们都是尿毒症患者,前者已经得病5年,后者得病3年,他们贫血严重,在所有坚持血透的尿毒症患者当中,他们的生活质量也处在很低的状态。

马克的肝脏被移植到一位肝癌复发的男人体内,他的肝功能面临着全面衰竭,除了移植,常规的方法已经没法医治了。

而马克的角膜,至少能让两个人重现光明。

对王女士来说,这也将是她今后的人生路径。

在昨天填写《中国人体器官捐献志愿登记表》时,她神色显现出昨天难得一见的平静,写字的手很平稳。

这是浙江省第512例移植手术,我省器官捐献人数增长并不快

手术室里进行着的,是浙江省第512例移植手术,也是今年的81例,同时也是浙江省第二例外籍人士器官移植手术。

对于拥有5500多万人口的浙江省来说,这样的移植手术数量实在不算多。从登记捐献者数量上看,浙江已经登记的捐献者有4200余位。

浙医二院王建安院长说,器官移植是临床服务和未来医学发展的重要趋势,浙医二院自2011年底获准开展心脏死亡(DCD)器官捐献移植工作以来,累计完成100多例心、肝、肾等大器官移植,手术存活率达95%以上。

“浙江之前的511例器官捐献,让1500多人受益了。”浙江省红十字会工作人员说,虽然每年的捐献数字都在上升,但增长速度并不快。

在医院走廊里,有病人听说刚刚经过的外国病人是做器官移植的,就赶紧拉着旁边的红十字会工作人员问了起来——“他捐哪些器官啊?”“白内障能不能捐角膜?”……

工作人员每一次耐心解答,总能让大家对器官捐献了解更多一点,误解更少一点,而这也正是这对跨国恋人留给我们的最好的意义。本报记者 张苗 本报通讯员 鲁青 李伊平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