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政干部癌症晚期仍痴心工作 申请遗体捐献

来源:中国新闻网
2016-06-29 22:59:46
分享

民政干部癌症晚期仍痴心工作 申请遗体捐献

  许帅(左一)和工作人员护送被救助者返乡。 安阳市救助管理站供图 摄

民政干部癌症晚期仍痴心工作 申请遗体捐献

生命进入倒计时,尽管病床上的许帅形销骨立,却仍牵挂着救助站的工作。 安阳市救助管理站供图 摄

中新网安阳6月29日电(韩章云)6月27日,星期一,按照惯例,这天上午许帅要到自己所在的单位河南省安阳市救助管理站开例会的,作为站长,他要安排一周的工作。但是这一次,他缺席了,胃癌晚期的许帅在当天早晨陷入昏迷。而在前一天,他还告诉父亲,星期一他要去站里上班。

今年37岁的许帅是安阳市救助管理站站长,从2008年当上副站长以来,他把救助站当做自己的家,把每一位被救助的人员当做自己的亲人。即使在2014年被检查出胃癌晚期、接受化疗期间,他仍坚持带病上班,不能去站里时,他就用手机与同事沟通工作,一直坚持到身体能承受的最后一刻。2015年,许帅申请并签署了遗体、器官捐献书,他希望在救助别人的道路上,能坚持到最后一站。

在安阳市救助管理站的大院里,“温情救助,大爱无疆”八个大字格外醒目,救助站副站长杨瑞红告诉记者,这是许帅提出的工作理念,也成为救助站每一位工作人员服务的基本标准。“在许站长的带领下,我们救助站有着很大的变化,不仅被民政部评为‘国家二级救助管理机构’,更为被救助者提供了人性化的救助,是他们的家。”

作为一名基层民政干部,许帅到底做了哪些工作?记者两日来采访发现,许帅做的工作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却把自己的心融入民政救助工作中,把被救助者当做亲人,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仍心系工作。

在安阳市救助管理站里,记者见到了与其他救助站有所不同的“医疗安置区”,整洁的就医环境,一些体弱的被救助者在接受医护人员专业的康复治疗。这就是许帅推出的“医养结合”模式,在全国民政救助体系里属于创新之举。

“为了破解救助困境,许帅带领站领导对20余家医院、社区卫生院、养老院、托老机构进行考察,与财政、卫生、劳动部门进行协调、协商,最终探索出一条‘医养结合’的路子。通过政府采购、公开招标的形式与市按摩医院合作,成立了医疗安置区,为流浪乞讨滞留人员提供基本医疗和生活保障服务。”副站长焦健平告诉记者,正是这一举措,让被救助人员生活得更有尊严。

对于医疗安置区里的每一项医疗仪器,许帅都要亲自体验一下,他想知道,这样的治疗带给被救助者的是什么样的体验。而在工作中,许帅也以身作则,要求全站工作人员换位思考,平等对待每一位被救助者,充满耐心、爱心、温情地去做救助工作。

为帮助受助人员寻找亲人,许帅和同事们一起重新划分了救助站的科(室),专门设立了接待查询科,并与公安部门对接,为受助人员采集DNA血样,输入公安部门“走失人口库和人口信息管理系统”进行DNA血样比对。2015年4月,通过这一举措,走失8年的广西流浪女子带着在救助站里出生的女儿“小苹果”重新找到亲人。

由于长期超负荷的工作和不规律的生活,2014年9月,许帅的身体出现了腹痛、便血等症状。2014年11月,病症愈发严重,安阳当地医院建议其转入北京协和医院进行检查。在北京长达一个多月的检查治疗期间,许帅忍着腹痛批阅文件,每天通过手机、网络沟通站内的工作,仅电话费就花去近千元。

“协和医院最后的诊断是胃癌四期,并预言许帅的生命只有3到6个月。面对这样残酷的事实,许帅自己思考了一天一夜,他告诉我,如果生命的长度是一定的,现在他要尽力扩展生命的宽度。他要求回安阳,因为离救助站近,他可以边工作边治疗。”许帅的父亲许宏刚说,他理解儿子的心愿,也许是太痴心工作,让许帅打破了医生的预言,与癌症抗争到现在。

回到安阳后,许帅往往是上午打针治疗,下午就回到单位上班。随着病情的加重,许帅的腹腔产生大量积液,导流管每天要引出10余斤液体,但他仍每天绑着导流袋出现在工作岗位上,每周一、周五的工作例会,他从不缺席。2015年7月,许帅的病情再次复发,这一次,他给自己安排好了后事。

“许帅背着家人自己联系了红十字会,申请了器官捐献和遗体捐献,他告诉我,他是救助站站长,捐献遗体是他能救助别人的最后一站了。”许宏刚说,无论怎样,他和妻子都尊重儿子的选择。

今年5月份,民政部领导来安阳看望许帅时,问他还有什么心愿。许帅坦诚地说,他想把救助站的硬件设施再提高一些,搞个阳光棚,让被救助人员即使在雨雪天气也能在室外活动,给他们更好的生活空间。

“许帅是个党员,一直以优秀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我们希望许帅能撑过7月1日,能度过党的95岁生日,这样,他就不会有遗憾了吧。”说到自己的心愿,许帅的父亲许宏刚红了眼圈。(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