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非遗:黄河玉门号子即将失传 谁还能传唱?

来源:中国青年网
2016-06-27 12:59:46
分享

关注非遗:黄河玉门号子即将失传 谁还能传唱?

  说起即将失传的玉门号子,王小毛脸上掩不住失落

河南商报记者 刘鸿翔/摄

河南商报首席记者

王俊伟

实习生 杨益莹

“喔——啊哎,嗒——啊嘿,喔——嗬嗬哎……”

这是一段雄浑有力的喊号声,号子响彻荥阳汜水镇口子村的玉门古渡。

只不过,我们只能通过1982年拍摄的录像,来想象船工们艰辛的劳动场景。

作为一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黄河玉门号子”的传承人,如今只剩下一位78岁的老人。

没有了黄河长途船运,也就没人再跟着这位老人传唱那粗狂有力的黄河号子了。

唯一健在的传承人

荥阳西北,汜水镇口子村黄河边,就是玉门古渡。

这里是济水穿过黄河向南流的交界处,也是鸿沟与济水相通的地方。在宋代之前,这里是通济渠的码头站场,当时全国性的大粮仓——敖仓、河阴仓就在这里。

即便新中国成立前,在汜水镇口子村78岁的王小毛儿时的记忆里,这里还是一个大码头,山西的棉花、粮食从这儿卸货,再送到火车站,或者经过这里运到下游。

然而如今,只有一条从镇里延伸到村里的柏油小路,把人送到路尽头的古渡口。

黄河岸边,骄阳似火,几只渔家乐的铁皮船,慵懒地停在水上。船底,水流依然湍急,但水面已经窄多了。

王小毛估摸,也就几十米吧,而在他小时候,那水面,“一眼望不到对岸”。

王小毛没有跑过船运,但他的父亲曾经是地地道道的船工。听父亲讲,在黄河里行船,吃的就是黄河水,一碗水舀上来,澄不出半碗清水。

所以,这是一个辛苦活,有钱人不干这一行。

更难的是行船,遇到逆风、激流时,都得上岸拉纤。四五个人是拉不动一条船的,一般得等三五条船走到一起,大家一起先拉其中一条,然后再拉另外一条。

这时候,就需要各条船上的人相互配合,整齐划一,力量才能使到一块儿,靠的就是号子。

如今,王小毛成了黄河玉门号子唯一健在的传承人。

号子喊得跟戏似的

有人说,黄河船工从来不行“哑巴船”,这其实是和他们的劳动情况分不开的。

不管是拖船下水、上岸检修,还是起锚、打篷起帆、上水拉纤,都需要一起喊号,甚至还要根据水势、风向和行船的状态,不断地变换调子、节奏、速度。

具体怎么喊,就看领号的“号头”,节奏的变化,全靠他掌握。

比如上水拉纤的时候,号头就会有节奏地喊:“喔嘿!喔嗬!哟这嗬!哟嗬拉上来!”其他人就会跟着号头的节奏,合起来喊:“喔嘿!哟嗬嘿嗬!哟嗬嘿嗬!”

再比如在岸边会听到有人喊:“哟嗬……一起来吧喽……”这就是有人在发出信号,意思是他家的船要上岸检修了,需要附近的人都来帮忙。

更有趣的是,“号头”并不是单纯地“哟——嘿”,而是经常把一些历史故事、神话传说,以及当地戏曲里的情节给编排进来。

原标题:关注非遗:黄河玉门号子即将失传 谁还能传唱?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