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靖童:和王菲的一样与不一样

来源:东方网
2016-06-27 13:38:53
分享

窦靖童:和王菲的一样与不一样

火烈鸟都是红色的,在新唱片《Stone Cafe》里窦靖童唱了一首《Blue Flamingo》。

蓝色的火烈鸟——你明白她在唱什么吗?

不明白也不要紧,喜欢她就够了。

那些叫她老公的女孩们也不一定真的明白她在唱什么。

她是窦靖童。户口本上她是王菲和窦唯的孩子,人在歌坛她是媒体和歌迷很难忽视的声音。

而站到舞台上,她,只是她自己。

19岁的转折点

“听说1999年是世界末日,到时候我们一定要结婚并且有个孩子,在她还没做太多坏事之前让上帝把她带进天堂,或许我们也能跟着沾光……”1994年的时候,王菲在《出路》里这样唱了。

后来,1999年的时候世界并没有毁灭。后来的后来,王菲自己离婚结婚又离婚。后来的后来的后来,那个《出路》里唱到的孩子,不仅没有被上帝带进天堂,还茁壮成长为一个被各方青睐的年轻人。

这个孩子就是窦靖童,华语乐坛的新星,歌迷和媒体最熟悉的陌生人。她在镁光灯的追捕下长大,娱乐版记录了她的过去和当下。从小就被判为“王菲的女儿”,她却在青春期时将一首粗糙但充满灵性的原创歌上传上网,开始了作为独立个体,与这个世界的沟通与表达。她继承了父母的音乐基因,众望所归地走上了音乐的路,但从一开始就用的是自己的方式。

如今,19岁的窦靖童用一张名为《Stone Cafe》的原创英文唱片正式作为歌手出道。巧合的是,1988年,19岁的北京女孩王菲,也在办好了迁居手续后,从北京赴港,踏上了人生的转折点。

超龄的成熟和淡定

5月底的北京,盛夏到来之前一个清凉的夜晚,798园区里的一个小型舞台上,窦靖童举办了她的第一次“音乐分享会”。主办方是QQ音乐,窦靖童首张唱片《Stone Cafe》的中国内地正版发行方。这张唱片在中国内地也不会发行任何的实体碟——很新时代。

现场严格控制了人数,歌迷、媒体、乐评人、嘉宾,不到200人。窦靖童穿得简简单单登场:白上衣、牛仔裤、匡威鞋子,扎一根头带,头发是打理后的凌乱。最出位的造型设计是在脸部,眼部与下颚到脖子画着一种类似非洲土著的宗教感彩绘。据说这是造型师看到一张画了这样的妆的孩童照片,为她改良设计的。

演出的舞台也是简单但细节精致,充满设计感。前置的3D投影帷幕在她一开唱即营造出流光倾泻的奇幻效果。她的背后则立着一个不可解释的巨型彩蛋,也像石头,四围蜿蜒了大量曲状体,都随着灯光变化或变得透明,或是五彩,非常旖旎酷炫。

很重要的是,乐队配置非常出色!鼓手贝斯吉他键盘手各司其职,窦靖童自己也弹吉他,还有一人负责现场Program。窦靖童的这支乐队是她的姑父贝贝(许巍御用键盘手)帮着组建的。她和姑父从小一起听音乐,后来自己做做音乐,姑父就找来哥们组了这个阵容。这些老炮儿都比窦靖童的年纪大,但一起演出也看不出什么代沟或者气势的强弱。舞台上的窦靖童自有一份超龄的成熟和淡定。

比起王菲算得亲民一百倍

音乐会上,她唱了新专辑《Stone Cafe》里的四首歌,说了不多的话,领了QQ 音乐颁发的4000万次点击量证书。全程没有很热情也没有不热情,本真流露。主持人用港台腔叫她“桶童”,她说:“大家好我是童童(第二声,北京腔)。”在听到主持人说“全华语乐坛都等着你长大”时,她还半开玩笑反呛了一句:“那是等不到那一天了。”结束语言互动时,她甚至做了一个如释重负状。比起说话,她更喜欢唱,而若同比王菲的谈吐表现,她又要算得亲民一百倍了。表演结束时她也是和王菲一样不玩返场就快闪,但有歌迷冲上去送礼物,行色匆匆的她也会接住再走。

乐队型的音乐最适合现场聆听。没看够!这是听完四首歌时的最大感受。

虽然王菲没有来,李亚鹏也没有,窦唯更没有来……但相信到场的人没有谁会有失望感觉。

这个从出生就注定了不平凡的孩子,她的身后虽然有太多的恩典和祝福,但站到舞台上,唱着歌,放着光的那个她,只是她自己。

对话窦靖童

我比同龄人更主动

(以下□=记者■=窦靖童)

每个人永远都在变

□今天演出紧张吗?

■今天稍微有点紧张,搞得这么大……

□之前音乐节那么多观众,好像你也没紧张。

■音乐节离观众比较远嘛。

□早些时候创作的《With you》和后来创作的《Brother》都没有收录进这张专辑。你似乎很在意创作时间段的独立性?

■我觉得每个人永远都在变,虽然是细微的变化,但是慢慢会有很大的变化,我不想忽略这件事情。而且还有一点,我也不太会解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最早怎么会把自己写的歌放到网上去的?那一天是怎样的情形?

■那天是我第一次写歌,特别兴奋,没有想太多就发上去了。当时其实就一首,就那么一首。

□当时各方反响来了,你是什么感觉?

■大家的反映还挺好的,我就挺开心啊。

想留着小孩的好奇心

□这轮宣传下来,香港台湾内地都跑了通告,媒体反映都觉得你挺好沟通的,之前在很多人的想象中,因为王菲比较难沟通,她的女儿可能也不好说话。你怎么看这个反差?

■我嘛,问我就回答呗。她(王菲)本来就不太会表达,我可能好一点,其实也没想象中那么自如。我以为时间长了可以改变,但没有办法控制,那种不自在。

□会不会跟自己熟的人在一起就变成非常开朗的小孩儿?

■跟自己熟的人,我的话就多了。

□在熟人中,你更多是听众,还是爱发言的人?

■看跟谁了。有一些朋友我特别愿意聊,喜欢聊人生计划,心灵鸡汤什么的。有一些就不会了,我就听他们的,感觉搭不上话。

□你都总结了什么心灵鸡汤啊?

■这……其实也都是乱总结的。

□刚刚音乐会上你说到自己不想长大,是一直想保持些什么?

■不是老问我“华语乐坛等着你长大”怎么看嘛,我就这样来回答呗。也不是不想长大,就想留着小孩的好奇心,单纯,这些是我想保留的。

第一次是在日本……

□为什么在日本做自己的第一个演出?

■我当时在日本拍MV,正好就有那么一段时间,借这个机会就想锻炼自己。当时公司正在准备给我做音乐,准备时间很长,我正好在日本拍东西,因为在日本没有人知道我的身份,想要锻炼一下,在那儿也比较容易,不可能在这边(中国)随便找个地方锻炼一下。

□能还原一下当时的场景吗?

■在日本演出非常安静,唱完一首歌就唱下一首,很正式的那种,挺逗的,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不喜欢还是什么。

□那现在到了中国演出,台下总有人大叫要嫁给你,这样被近距离表白是什么反应?

■就……(挠头)

和许巍互相安慰没事没事

□在微博上看到你跟许巍的合影……

■许巍老师的歌我以前经常听,我们最近在西双版纳一起做一个活动。演出完之后我和许老师一起听音乐,聊音乐,特别开心。

□具体交流了什么?

■是态度上的,对音乐的态度,对人生的态度,两者怎么联系的。我们俩在乐理上都比较吃力,就各种安慰对方没事、没事。

□刚才说到的西双版纳的演出应该是宝马的商业活动,不止有许巍,还有朴树等等,你一出道被放到那么高的位置,跟这些出道十几二十年的前辈们在一起,你是什么感受?

■对我来讲,我觉得特别开心。他们彩排时我都站在旁边看,觉得是特别好的学习机会。

□在发自己专辑之前有跟爸爸、爷爷一起合作了一张《潸何吊》,这个合作能讲一讲吗?

■就那样录了。他们给我打电话,说有这样一个东西,我就去录了。

你是谁不重要

□看过一个采访,你说喜欢一个人旅行,为什么?拍照的人也没有。

■现在不是都自拍吗?(大笑)旅行的时候,你是谁不重要,因为谁都不知道你是谁。身边有认识人的时候,总觉得这个人还抓着你,没有办法完全摆脱很中立的立场去体验。我一个人去过美国英国日本和欧洲的一些地方。

□刚才你说喜欢自己一个人去旅行,不希望大家都认识你。你身为创作歌手,要表达自己,外界又先入为主把你当王菲的女儿,你自己怎么看这个问题?

■我希望大家不要以任何事情作为前提,这样潜意识里就会把这作为前提去认识我,在沟通上就没有办法太深入。

剪头发的特别酷

□听说你还会剪头发,新专辑里一首《Waiting On Gregory》,Gregory就是个理发师的名字。你似乎对理发师很感兴趣?

■我有一个叔叔就是剪头发的,我觉得他特别地酷,皮袋里各种剪刀,特别酷。我也喜欢剪头,给自己剪过头,但是剪得很糟糕。

□3月份看到你是绿色的头发,后来变成粉色的,今天这个黑色的是什么时候染回去的?

■这是草莓音乐节的前一天剪的。后来染太多了,担心别秃了。我觉得我就适合中长头发,不能太长,我也有过长头发的时候,因为我的头发本来就挺少的,一长,再一拉下来就感觉没有什么头发,还是现在这样比较好。

□家里周围的人,妈妈、爸爸、妹妹,有没有想给他们剪头发,把他们当实验品的想法?

■我没有那么大胆子。

我自己在那琢磨

□创作上,旋律和词哪个更难?

■都难,词更难。

□创作上卡壳怎么办?

■那可能是自己经历不够,就先放一放。

□近期比较喜欢哪些音乐人的作品?

■近期我很喜欢的乐队是欧洲的一个乐队,我每天都在搜音乐,很多不同的音乐人。

□谁对你影响很大?

■Lana Del Rey(拉娜·德雷)!

□从创作来讲,你的父辈他们面临的社会问题很多,个人遭遇很多,丰富了他们的创作。现实有哪些东西能触发你去创作?

■上一代的生活没有我这么舒适,肯定会激发他们很多东西,这个舒适会让他们产生一些不理解,人跟人之间会产生很多不理解。而我的一些题材更多是自己思考的时候想出来的,我自己在那琢磨,为什么这样为什么那样。

我可能比较主动一些

□你接过粉丝礼物说谢谢,你刚才进来做采访的时候也会说对不起让大家等,你的这些习惯是从小的家庭教育吗?

■这是人和人的互相尊重。小时候父母比较忙,大部分时间我是跟奶奶在一起,奶奶的教育非常强调要有礼貌。

□你觉得自己比同龄人更成熟吗?

■我可能有的时候想太多了,自己知道想要做什么。同龄人担心的是上学什么的,他们处于比较被动的状态,我可能是比较主动一些。

□做完采访,你会去看网上关于你的报道吗?

■朋友会发给我一些。那些写音乐的我会看。但如果是跟音乐没关的,我就不看了。

源自《上海电视》周刊记者/甘鹏,未经许可不得任意转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