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毒男子悔恨年少无知赶时髦 想去掉“白粉仔”标签

来源:中国新闻网
2016-06-26 19:41:22
分享

吸毒男子悔恨年少无知赶时髦 想去掉“白粉仔”标签

  6月12日,深圳市光明新区一所学校在举行禁毒宣讲活动。

本报记者 刘友婷 摄

原标题:【国际禁毒日·远离毒品 健康生活】“我想去掉‘白粉仔’的标签”

“7月11日,单位组织去厦门旅游。登记住宿一旦用身份证,就怕被带去做尿检。”30多岁的李石非常紧张,“单位不知道我曾吸过毒,如果知道了,肯定会被开除的。”

很多戒毒人员都有和他一样的经历与顾虑,像掩藏着身上的伤疤一样,担心“过去”被揭开,无法回归正常生活。

6月26日是国际禁毒日,今年的主题是“无毒青春,健康生活”。在国际禁毒日前夕,《工人日报》记者采访了几位戒毒人员,记录下他们回归社会的心声和努力。

自白:悔恨年少无知“赶时髦”

“14岁那年,牙疼得厉害。深圳的朋友告诉我,有种白色粉末止疼特别好。我拿了半个火柴头的量塞到牙缝上,两三秒就不疼了,能维持三四天,连续两三次治牙疼后,下意识就会去找它。”回想起第一次接触毒品,42岁的周沙不禁悔恨年少无知。

1991年底,深圳市戒毒所成立,周沙的家人将他送进去。戒毒、复吸、戒毒……他来来回回进出十多次。“久了家人也不信任我了,但吸毒一段时间后会感到心累,自己想戒毒。”

2015年从戒毒所出来后,周沙认为自己“成熟”了,“遇到信任我的朋友,组成团队一起参加禁毒活动,也有了工作。如今当保安的他说不禁感慨:“现在走在街上感觉很自在,吸毒时外出就像过街老鼠,不敢抬头。”

和周沙一样,今年48岁的程文也是1990年接触到毒品。“那时毒品就像奢侈品,有钱人才玩得起,跟朋友出来吸毒就像是时髦游戏。”他也是反复被强戒后再复吸。“以前以为吸毒就像抽烟,喜欢就抽,不喜欢就不抽。1990年生意失败,跟女友去昆明。女友哥哥吸毒,我也‘上道’了。”

“负责一对一帮扶的罗镇林就像母亲,戒毒项目负责人黄楠就像父亲。”程文特别感激深圳市温馨社工服务中心,“最后一次被抓进戒毒所是2013年,期间认识了罗镇林和黄楠,去年出来后就找到他们,加入到公益活动中。”

让程文印象最深刻的是,罗镇林能够将家里钥匙交给周沙,“他们完全相信我们。人心是肉长的,我复吸不是让他们丢脸了吗?”

压力:遭家人误解怕单位辞退

黄楠负责禁毒项目已有一段时间了,他坦诚地说:“戒毒人员回归社会非常困难。首先是个人原因,戒掉很难,复吸比例高;在强制戒毒期间完全和社会脱节,回归也需要自身努力和勇气,以及克服自卑心理。”

另一方面,黄楠认为家庭对回归的影响很大。“戒毒、复吸、戒毒……多次之后,家人对他们的信任比较低。”有一位戒毒人员,一次上洗手间时间长了,出来后家人就问是不是在吸毒,“平时晚回家,家人第一句就问‘是不是吸毒了?’”

黄楠表示,社会对这个群体存在歧视、标签化,“很多戒毒人员说,他们想去掉‘白粉仔’的标签。面对指责,这个群体也就不愿接触社会了,没有勇气走出来。他们希望融入社会,但无法从社会、家庭得到支持,很多人因此复吸,回到过去的圈子。”

黄楠告诉记者,被强制戒毒的人,身份信息都会进入全国联网的吸毒人员动态管控系统。只要用身份证,就很可能被带去做尿检。“类似案例有很多,曾有一个服务对象出来后找到工作,因为做得很好,很快转为正式工。在办理社保时,公司得知他吸过毒,马上辞退了。”

记者了解到,2011年6月实施的《戒毒条例》第七条规定,对戒毒3年未复吸的人员,不再实行动态管控。“从戒毒所出来,他们需要到街道办事处报到,签订社区康复协议,这期间要定期做检测。”黄楠说。

去年9月从戒毒所出来后,李石定期到社区做检测时,社工却说:“我很忙,我知道你住哪里,不用检验了。”李石很担忧3年后能否被消除动态管控,“没有检测记录可查,他们凭什么相信我呢?”

黄强也是去年从戒毒所出来的,“这个月的一天晚上,我睡着了,突然有人敲门说要去做检测。我也希望3年后能消除动态管控。”

希望:“过来人” 投身公益

周沙、李石、黄强、程文等8人从戒毒所出来后,组成一个团队,成为深圳市温馨社工服务中心的禁毒志愿者,以“过来人”身份投身于禁毒公益活动。

“在工作之余我和团队伙伴一起做公益,帮助社会,告诫大家远离毒品。此外,加入这个团队也能够帮助自己。到戒毒所做公益活动,时刻鞭策自己不能走回那条路。”李石说。为保证队伍纯洁性,每次参加活动前,团队都要做尿样检测,互相监督。黄强拿出随身携带的深圳义工联发放的义工证,说:“这是义工证,能查到我们名字的。”

黄楠告诉记者,建立团队的想法是周沙及其他成员提出来的,他们在戒毒所参加了温馨社工的“馨生活”活动,出来后就建立了这一团队。黄楠介绍,“馨生活”戒毒康复人员社区融入计划,在戒毒所内以职业规划为切入点,通过教育及辅导,协助戒毒学员进一步了解自己,明确方向,为出所后实现就业、回归家庭、融入社会奠定基础。同时,以戒毒成员成功的案例,倡导公众接纳戒毒康复人员。

“23日我下班后打车去活动现场。”李石说。“那26日让黄强去吧,他那天休息。”周沙转头看黄强,征求他意见。自称“我们这些人”的他们围在一起,讨论着6月的禁毒活动宣讲安排,就像积极组织一场晚会并期待着……

周沙对目前生活很满意。“现在的我,就像是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下班了在家泡一壶茶,晚饭后带宠物犬去散步。有时候,周沙也在想,如果当年没有遇到毒品,自己的生活会更好。而这,也促使他想用自己的真实案例,告诉更多年轻人:远离毒品,健康生活。

(为了保护隐私,戒毒人员为化名)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