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年前震动杭城别墅命案告破 幸存女孩首度发声

来源:扬子晚报
2016-06-13 11:16:42
分享

13年前震动杭城别墅命案告破 幸存女孩首度发声

13年前震动杭城别墅命案告破 幸存女孩首度发声

资料图

13年前的那个夏天,杭州滨江区之江花园一幢别墅发生一起全城震惊的的凶杀案。一户人家3人被杀,唯一幸存者是个十四五岁的女孩,曾与凶手周旋1个多小时。这个过程里,凶手也开始表现出了惶恐。他告诉女孩,自己本来只想要钱,他要给生了病的女朋友治病。13年过去,嫌凶在今年端午当天落网!

13年前震动杭城别墅命案告破 幸存女孩首度发声

  事发地

13年杭州警方从未放弃

已在老家成家立业的嫌疑人睡梦中抓获

13年前震动杭城别墅命案告破 幸存女孩首度发声

  悬赏通告

“一晃13年,但所有参与这个案子的同事,没有一个想到过放弃!”本案主办民警之一、滨江刑大重案中队中队长夏庆辉,13年前还是一个普通民警。案发后他加入了排查组,为这案子,他跟同事们一起,没日没夜连续奔忙了几个月。

“当年这一带比现在要荒僻多了,监控条件基本不具备,侦破全部靠实地走访、线索排摸。现场能找到的每一丝蛛丝马迹我们都没放过,周边所有住户也都挨个走访了不知多少遍,虽然获取了大量线索,但千头万绪,还是没能明确嫌疑人的身份……”。这些年里夏警官岗位屡经变动,但一直没离开刑侦一线,也始终盯着这个案子。

今年6月8日深夜,夏警官跳上警车朝诸暨驶去,一路上很激动——他刚从诸暨警方得到消息,在办理一起治安案件的过程中,他们发现了本案嫌疑人的关键线索。嫌疑人俞某的身份,浮出了水面!

去年9月21日下午3点,诸暨次坞高速口的一家面馆门口,这个俞某和一个姓吕的男子发生口角,俞某气急之下,抄起菜刀追砍吕某,使对方的头部、手臂等多处不同程度受伤。

俞某就这么闹进了派出所。这几个月来,经过海量的数据分析、特征对比,警方最终确认他的各方面特征,与之江花园凶杀案凶手一致。

6月9日凌晨,夏警官和抓捕组的同事们一起,闪电突入了嫌疑人俞某在诸暨的家里,把睡梦中的俞某抓下床来,按倒在地。

俞某1977年生,老家就在诸暨。这些年来他已微微有些发福,有了小肚子,相貌也比当年幸存女孩的描述圆润了些。

俞说,自己现在有固定工作,也有了老婆孩子,生活稳定。“你们干什么,我没有杀人!”被抓后,他对当年的案子矢口否认。

不过在扎实的证据面前,俞某终于向夏警官终于承认了自己当年抢劫杀人的事实。

至于他当年作借口的那个“生病的女朋友”,他支支吾吾地告诉民警,“早已经分手了”。

俞说,他早年间当过水电工(案发前那段时间,他就在现场附近的一个工地上做水电工),案发后逃回老家,这些年一直在当地一家修理厂里当业务员。

这么多年里,对于那一夜发生的事情,他“从来没敢多想”。去年9月,因为在面馆里跟有业务竞争关系的一个同行吵架,他脑袋一热,又动了刀子,找了他13年的杭州警方,迅速出现在了他面前……

目前俞某已被杭州警方刑事拘留,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希望他偿命!”

记者对话命案唯一幸存者

6月10日晚上,记者辗转联系上了当时别墅内唯一的幸存者小兰(化名)。

拨通小兰的电话,对方声音微弱。小兰说,她已经做妈妈了,儿子刚满月,睡觉容易惊醒,她不方便大声说话。

为了不打扰孩子休息,10日晚8点,记者通过微信对她进行了独家采访。

“消息是中午表妹发给我的!”小兰说,中午,表妹把相关微信发给她,她看了很激动,在微信里回复“太好了”三个字,然后又想起当年的事,心里还是很痛。

记者:案子破了,心里想些什么?

小兰:高兴加恐慌。高兴是因为外婆、妹妹和保姆总算可以安息了,恐慌是因为又一次想起当年的惨案。

记者:听你家人说,那以后你胆子变得特别小,从不敢一个人在家,很多年以后才释怀。

小兰:当然(害怕)了,对我来说这是一辈子的阴影,对我爸爸妈妈来说也一样。

记者:现在的生活怎么样?

小兰:还不错,最大的收获就是今年生了一个可爱的儿子。

记者:当时面对歹徒真的像报道中说的那样冷静?

小兰:面对凶手的时候我很害怕,我心里对自己说我肯定打不过他,只有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让对方也冷静下来。

记者:案子破了,家里希望法律该如何惩治凶手?会提出民事赔偿吗?

小兰:当然希望他偿命,至于赔偿现在还不清楚。

我在小兰的微信朋友圈看到了她的近照,这是个漂亮的姑娘,微信签名是:我不怨天不怨地也不怨你,没有什么输不起……这是张柏芝的歌曲《曾经》中的歌词,歌词后半段是:就算难免伤心,曾经走过的这些年,都已是曾经。

考虑到当事人的心情,我们没有过多打扰小兰,只从她的一些亲友处侧面了解了一些她的情况。

小兰的表妹冯女士说,小兰1988年出生,自己比她小5个月,那一年还在读初二。冯女士还记得,案发那天在放暑假,天气很热,她接到电话说舅舅家里出事了,马上赶了过去。“我被警察带进那间屋子,看到墙上的一滩血迹!”冯女士说,刚开始,她还曾被误认为屋里的唯一幸存者,在警察搞清楚她身份后,把她带了出来。

冯女士说,当时她才知道,姐姐已经被警察带往上海,帮助刑侦界画像专家绘制凶手的画像,“专家根据表姐的描述一遍遍修改画像,当她看到最终的凶手画像时,整个人哭得崩溃了!”

“后来我听她说,她当时跟凶手对话时,发现他已经没有刚开始(杀人)时那么暴躁凶残了,她极力劝说凶手,才让对方情绪也慢慢稳定下来。”冯女士说,多年以后,表姐和舅舅一家才慢慢从阴影里走出来。现在她过得很好,前几天还给宝宝办了满月酒。

但愿13年的伤口能慢慢愈合

2003年8月,非典刚刚过去的夏天,杭州很热。我接到之江花园别墅凌晨发生凶杀案的线索,赶到现场。

一条警戒线把出事别墅隔离开来。警戒线外,七八个小区业主和几个保安在小声议论。业主说,他们几乎谁也不认识谁,相互之间只有些模糊信息:开的什么车,平时有几个人进出,而当天凌晨,他们并没有感觉到任何异常。

中午12点左右,一个穿着普通的老太太出现,恸哭不已。从她的哭诉中,大家才知道,别墅的业主是他儿子,这两个月在外面跑业务,一直没有回家,家里就两个孙女一个保姆,还有亲家母。案发时,刚在幼儿园报名的小孙女和亲家母、保姆一起被杀,大孙女苦苦哀求逃过一劫。事后调查,家里并没有丢什么东西。

此案中两个关键点最令我关注:一是凶手是谁?为什么要劫杀这几个几乎没有反抗能力的女性?二是大孙女是怎么逃脱的?当时得知的信息,凶手至少在这座别墅里待了一个多小时。可惜,这两个问题当时并没有答案。

这栋别墅位于小区的尽头,边上就是约两米高的铁栅栏组成的“围墙”,围墙外就是马路。铁栅栏旁种着很多树,我尝试了下,以我1.65米的个头,似乎不难攀爬(事后得知,凶手和我个头差不多)。

13年后命案终告破。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眼前再次浮现2003年8月15日中午,那位老太太恸哭不已、随时要瘫倒的身影,想象那位幸存少女,经历了怎样的内心恐惧,希望她们现在过着和普通人一样的生活。但愿随着凶手被抓获,13年的伤口能慢慢愈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