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神仙”骗局:自称骊山老母 访客排到屋外

来源:华商报
2016-06-08 09:08:55
分享

原标题:暗访“神仙神仙””

揭秘“神仙”骗局:自称骊山老母 访客排到屋外

揭秘“神仙”骗局:自称骊山老母 访客排到屋外

5月下旬,临潼区有多位群众向华商报反映,在新丰街道办皂安村有位30多岁的“神仙”,农历的初一、十五,去“问事”的人特别多。为此,华商报记者来到皂安村,看看这位“神仙”究竟有多神。

5月31日清早,在途经临潼区叶家堡村的路上,有一对中年夫妇和一名年轻女子在匆匆赶路。中年夫妇来自代王街办某村,男的姓刘;年轻女子是当地某小学的教师,他们互不相识,但都要去皂安村见“贾神仙”,便走在了一起。

“问事”的人多队已排到大门口

从叶家堡到皂安村,沿途不断有车辆驶过,一问,都是去找“神仙”的。年轻女子说,她3年前大学毕业分到了附近的一所学校,也就是从那时起,她知道了皂安村有一位能预知未来事情的“神仙”。上个月,出生不久的孩子不停咳嗽,吃药打针都不见好转,就托人带路来到了这里,没想到“经过神仙指点,孩子很快就好了……”

年轻女子说,这次是孩子到百天了,她想来求“神仙”帮忙,请一个长命锁,保佑孩子平安。而刘师傅则是为儿子的婚事来咨询“神仙”的,“儿子20岁了,想问问今年能不能办婚事”。

皂安村在叶家堡村西南,是个面积不大的小村,走进村里,年轻女子朝右边巷子一个蹲着人的门洞一指,说“到了”。只见在巷子中间一处毫不起眼的宅院外,队已排到了大门口。见此情景,刘师傅说:“看来今天来晚了。”

来求“神仙”的中年人偏多

此处宅院不大,由于“神仙”在门口处的一间西厢房“办公”,因此所有前来“问事”的人,呈U字形排列,等候的男男女女或坐在长条木椅上,或坐在小马扎上,虽神色各异,但脸上都露着虔诚的表情。来求“神仙”的人中,尤以中年人偏多。

刘师傅夫妇找板凳坐了下来,记者也排在了队尾。院子并不宽敞,中间都被两排等候的来访者占据。在西厢房的墙上,挂着附近乡邻送的锦旗,都是些“老母赐福”“有求必应”等求神喜获灵验的内容,在墙上一张“骊山老母”像下面,还贴着一张作息表,显示“神仙”周一休息。

在西厢房正对面,供奉着观音和关公,两边则挂着一些“金榜题名”之类的锦旗,来“求神”的人可以从神位前取香插在香炉中,然后跪拜;尽管天已经很热,西厢房还挂着厚厚的棉门帘,每一位进去“问事”的人,大概在屋内待七八分钟就会出来,有的还会捧着贴着标签的苹果。门帘隔音很好,等在外面的人根本听不到里面在说什么。

“神仙”要请示“骊山老母”

到下午3时左右,记者终于排到了。听见屋内一个年轻的声音说“进来吧”,记者便掀门帘进了屋,只见屋内被分成两部分,靠近门厅处很黑,几乎什么也看不到,隔着一个镂空的隔断,可以看到一座神像,神像被周围的霓虹灯管发出的红光包围着,一个年轻人坐在神像旁的角落里,脸看不清楚。记者在年轻人的要求下给神像跪拜磕头后,他让记者坐在了正对着他的长凳上,“你问什么事?”

“我有个亲戚,年岁大了,又患上了胰腺癌,不知病能不能看好。”记者一脸悲戚地说。

“此事带个凶,到头一场空……老人年岁多大了?”他问。

“73(岁)了,你看病能好不?”

“我刚都给老母把签送过去了,老母也告诉我了。不是说了吗,此事带个凶,到头一场空。”年轻人镇定地说。

记者又问了其他事,年轻人都在“请示”了“骊山老母”后,给出了“在前半月”“差不多”等含糊其辞的回答。结束后,记者询问给多少钱,年轻人说“随意”。记者看到,钱都在神像面前的大案上,已有很大一堆了,其中有十元、五十元的纸币,也不乏百元的大票。

出门时,还剩下二三十人在等候。据说,到最后一个人看完,有时能到晚上7时。

临潼警方介入调查

“装神弄鬼宣扬封建迷信,是不被允许的”

经过多日暗访,记者了解到,在西厢房接待的年轻人姓贾,今年30多岁,多年前曾在家中开诊所。据邻居介绍,这个小伙7岁时曾上人祖庙,受到过“骊山老母”的点化。了解内情的村民还说,上学期间小伙就开始为人指点迷津了,慢慢的,就有人专门来找他,因为小伙是“骊山老母”附体,所以非常灵验,以至于每日来访者甚多,小伙子开了三年诊所后,就干脆在家专门接待来访者了,现在已被誉为“神仙”。据了解,不仅仅当地人有事会来找他,就是附近的河南、甘肃等省,也有人来询问吉凶和病情,甚至还有沈阳等地的人坐飞机前来。

当地新丰派出所负责人表示,装神弄鬼,宣扬封建迷信,是不被允许的。昨日上午,该所副所长带民警前往皂安村,发现院子里有30多名前来求神的群众。“神仙”告诉民警,这些群众都是自发前来的,桌子上的钱都是自愿给的,他并没有强要钱。目前此事正在调查中。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