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籍修复师刘秋菊:百年无残页 故纸有遗香

来源:北京晚报
2016-05-26 09:11:50
分享

古籍修复师刘秋菊:百年无残页 故纸有遗香

古籍修复师刘秋菊:百年无残页 故纸有遗香

  ■本期策划 刘琳

  在琉璃厂东街中国书店的二楼,有一个不大的工作室,这里是刘秋菊专门修复古籍的地方。作为古书“医生”,55岁的刘秋菊每天和珍贵的古籍珍善本打交道,她巧夺天工的修复技艺,为这些珍贵的古书延续生命。

  一双手化腐朽为神奇

  古书多磨难,虫蛀鼠咬、糟朽水湿、断线破皮……每本古籍的修复,都需要复杂的工序和漫长的周期。这两天,刘秋菊正在为人修复的是《困学纪闻》中的一卷。整套书已经泛黄脆化,还有各种破损“缺肉”,如果手上稍一用力,已经没有了纸性的书必然会残破得更加严重。用毛笔蘸着糨子在修补大大小小残破的同时,刘秋菊还要为整套书重新做衬纸。她的每一个动作都如履薄冰,经过她修复的页面,已经完好复原,虽有修补的痕迹,但书的寿命至少“可以再延续百年”。

  算起来,刘秋菊在古籍修复这个岗位上已经工作了34年。19岁高中毕业后,她就“接父亲的班”来到中国书店工作。刘家祖上四代都是经营书店生意的。建于清光绪年间的“松筠阁”,就是她家曾经的产业。松筠阁过去以经营线装古籍图书为主,曾祖父刘际唐去世后,松筠阁由祖父刘殿文经营。当时,正是五四运动后,新期刊风起云涌,祖父另辟蹊径,将松筠阁转为以专营杂志为主的店铺,刘殿文也被人们誉为“杂志大王”。新中国成立后,松筠阁同其他一百余家私人书肆一道并入了中国书店,除了卖书,古籍修复技艺通过老师傅们的口传心授,也得以保留和传承下来。刘秋菊就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接触到了古籍修复。虽然修复的技艺是她来中国书店之后才开始学的,但是家传渊源,令她悟性高、上手快。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