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号贩子转战银行ATM刷号:专人揽活暗号交接

来源:新华网
2016-05-25 08:41:02
分享

北京号贩子转战银行ATM刷号:专人揽活暗号交接

  尽管北京早已实现实名制预约挂号,无奈此举并未挤掉号贩的生存空间,为躲避警方高强度的打击,他们把目光瞄准了银行ATM机挂号系统。每天六七点钟,他们拿着老客户的就医卡霸占银行ATM取款机刷号(见图),或用自己的名字在一些热门科室挂号占住名额,待新客户上门,再把自己的号退掉,立刻换用对方的名字预约。医院附近几台ATM机成了他们的新据点,在记者暗访的2小时内,号贩的手机响个不停,生意不断。

  门前揽活 电话指路

  日前有网友爆料称,协和医院东院的号贩子为了躲避打击,转移阵地,还设置了“接头暗语”。昨天早上9点左右,北京晨报记者暗访中刚路过医院附近的快餐厅,就有几名号贩围上来招揽生意,“要号吗?专家号!”记者未予理睬,径直找到医院挂号处,要挂皮肤科专家号,无奈被告知号已挂完,护士说“都是早上放号,现在早就没有了”。记者刚一转身,跟在身后的“粉上衣”号贩立刻再次凑上来,小声嘀咕“我这有专家号!”记者表示有意购买,对方悄声道“先跟我走!”

  走出医院,号贩递给记者一个电话号码。“我手里没号,你给这个手机打电话,他帮你挂。医院门口查得太紧,我们只能转移阵地”。“粉上衣”还叮嘱记者,“那人会在电话里告诉你在哪见面,你放心肯定不远,就在王府井附近。你就跟他说,‘明天医院门口见’,他就知道是我介绍你去的”。说完,号贩很快离开医院门口。

  霸占ATM机 秒刷号源

  记者拨打该号码,在电话那端男子的指路下,来到新东安市场门口的一自助银行内。只见自助银行内,一字排开有8台机器,其中6台机器前都有人快速地在ATM取款机上按键,同时紧张地与他人通话,一派忙碌景象。一名身穿白色圆领T恤的男子举着手机向记者示意,“明天医院门口见!”听记者说出暗号,他连问“要什么号?”说着开始点击ATM机上的挂号系统。记者称要相对热门的皮肤科专家号,“白T恤”胸有成竹道:“除了看白癜风的专家,其他两个都能挂上,你说要谁的吧。”

  他一边胡乱按着挂号系统以免操作超时,一边拿出手机点击专家的名字查看预约情况。“一旦退出,想要实时刷就费劲儿啦。你看这周五还有,之前都约满了。”号贩笑称,为了能准确“秒刷”,他在工作时都尽量少喝水,少去厕所。

  面对此景,进来办理银行业务的顾客不胜烦心,在仅剩的两台ATM机前排起长队,但号贩们丝毫没有让地儿的意思。

  声称重信 生意不断

  “你给我一张你名字的就诊卡或是银行卡,里面存够挂号费就行。等到号到手,你看完病再给我的那份钱。”“白T恤”有些得意道,他在这里已经有四五年时间,也被警察抓过,已经是老资格。他拿出手机给记者展示客户名单,“好多回头客,咱肯定不骗人”。攀谈中,有三四名患者家属“慕名而来”挂号,号贩根据专家热度加价300元到1500元不等费用。号贩告诉记者,遇到特别抢手的专家号,他们会先用自己的实名卡占上号,待生意上门再办理退号,然后马上用新客户名字挂上,“这样的号一般都会加价两三千元”。

  一旁的银行保安告诉记者,这些号贩已在此盘踞两个月了,每天“人来人往”,生意红火。“他们从早上五六点就来,争分夺秒地刷号,普通人谁抢的过他们啊。”

  院方提醒 远离号贩

  北京晨报记者随后回到协和医院的挂号大厅看到,医院设立了“敬告患者不要找号贩子挂号,否则无法就医”的警示牌,并悬挂有“‘号贩子、医托’来一个抓一个,绝不手软”的横幅,同时在挂号大厅内外,都有保安巡逻。咨询台的护士提醒患者,“号贩也不一定能拿到号,还有可能是假号。为了避免损失,患者不要找号贩,可通过电话、网络或者用银行卡提前预约挂号”。

  记者 张静雅 文并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