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在狱中沉默了8年后他开口说……

来源:中青网
2016-05-22 09:57:30
分享

  服刑犯人:“哑巴说话了”

  为了让李镐哲能够在不同场合和不同人说话,杨光带着他到监狱超市和“三产”购物。

  “那天我和他说带他去超市买东西。”杨光说,当时李镐哲很高兴。“你要买啥和他说。”杨光对李镐哲说。负责卖货的工作人员心领神会。

  “谁买谁说,中间传话我可不卖。”工作人员看着李镐哲笑着说。

  杨光讲,当时超市内谁也没有说话,非常安静,大家都盯着李镐哲。“面,包,香,肠。”李镐哲说。“还要啥,我请客。”杨光说。“差不多了。”李镐哲一边拿起柜台上的食品一边着说。

  当时大家围了过来,因为监狱里有名的“哑巴”会说话了。”

  ■对话

  李镐哲:“不说话是因为说话毁了我”

  由于李镐哲刚恢复说话功能,对于外界的接受能力还需要进一步的适应。为了不过于“刺激”李镐哲,记者将采访内容写在一张纸上,由监狱民警对其进行对话。记者在一旁做了静态观察。

  民警:你和我们也说过,当时是感到说话会伤害到自己。

  李(低头沉思一会):我犯罪是因为和别人发生争吵,闯了祸。还有我很生气,回到家对我妈说,“我就想杀了他。”结果我妈和民警说了。我就感到不能和人说话,包括自己的亲人。在其他监狱服刑时,也是因为和人发生争吵,起了冲突,被关了禁闭。最主要的是认为自己判得重了,有抵触心理。

  民警:你想没想过,法院不会因为你母亲的一句话就判你故意杀人罪,还需要各种证据的固定。

  李:现在想想当时的想法很不对,我妈一直都来看我,父母还为我买了房子,让我回去,怎么可能是故意坑我呢,现在我服从判决。

  民警:你在母亲节唱的歌得到了大家的掌声。

  李:我就两个爱好,一个是音乐,一个是足球。感谢监狱一直满足我这两个爱好。还为我买了新吉他。

  民警:还是那句话,好好改造争取早日回去。

  李:以后一定好好地改造,争取早点回家。

  (文中除监狱民警及负责人外,均为化名)

  新文化记者 苏杭

  “昨天已经不能改变,我不再想了,我要活在当下。以后我会慢慢适应,现在给我的劳动定额我争取一个月内完成,走好改造之路。”这是,李镐哲在一次谈话中对钟鸣涛说的。

  “我曾经偷偷问过他,怎么又说话了。”与李镐哲同一互保组的服刑人员王力说,当时李镐哲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说:“这里面啥犯人都有,民警对我不错了,我也想明白了,都这么多年了再‘扛下去’也没有啥意思了。我现在的余刑还有10年多呢,一直不说话就真的不会说话了。”

原标题:在狱中沉默了8年后他开口说……

  今年母亲节,李镐哲怀抱吉他为父母唱歌

原标题:在狱中沉默了8年后他开口说……

  2016年5月8日,母亲节。长春铁北监狱多功能厅。

  24位来自全国各地的母亲过了一场特殊节日。坐在她们对面的是重刑服刑人员,也是她们朝思暮想的儿子。

  在这些服刑人员中,余刑10年半的45岁的李镐哲拿着一把吉他,走上台。

  “我想,母亲,节,也要,感,谢,一下,父亲。唱,的,不,好,大家,将,就听。”作为曾经的教师,李镐哲并不是因为在台上紧张才导致说话不连贯,而是因为他曾经整整8年没有说过一句话。他的语言功能还需要进一步的恢复。

  李镐哲说完,他的母亲蔡珍雅首先鼓起了掌,眼中饱含着泪水。无数次的探监,她只能用纸和笔和儿子交流,这种无声会见“犹如刀子一样在挖我的心”。直到今年春节,她才在8年的时间里,在电话中第一次听到儿子的声音。

  李镐哲唱的是《父亲》,在歌唱中,他似乎找到了倾泻点,歌声连贯又高亢。蔡珍雅随着儿子的歌声挥舞着双手。坐在蔡珍雅身后是随同参加母亲节会见的李昌灿,听着儿子的歌声,父亲李昌灿深深地低下了头,不住地擦拭着眼睛。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