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蛮放生 法律该怎么管

来源:新华网
2016-05-19 18:06:49
分享

  科普杂志《博物》在微博上指出,这些原本不属于云南的外来物种,会令很多当地独有的珍稀物种被灭绝,最终毁掉云南的生态。这段话并非危言耸听,根据野外调查,云南省的外来入侵植物最多,达334种。早在2011年,云南本地星云湖中独有的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纯种大头鲤”已经彻底灭绝,剩下的都是和鲤鱼杂交的混种。

  在中国境内为非作歹的外来物种不仅有福寿螺,还有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为世界最危险的100个入侵物种之一的巴西龟,它们已经占领了国内各大寺庙的放生池。

  三宗“罪”

  催生非法产业链

  放生催生出“买生”,对野生动物非法滥捕和买卖的黑色产业链已经形成。

  每逢初一、十五等佛历纪念日,鸟类市场的生意就会异常火爆。动物保护专家于凤琴女士曾做过调查,有些居士为了完成自己放生动物的心愿,与经营者预订下需要的喜鹊,而经营者则根据市场的需求,向那些捕鸟的人下达订单。此后,捕鸟者会将捕捉到的喜鹊送到鸟市,经营者再把它们卖给居士。

  捕猎——贩卖——放生——再捕猎,如此往复就形成了一条恶性循环的产业链,经营者和捕捉者都可以从中获取利益。

  据了解,一只所谓的“放生鸟”往往是用20只鸟的命“换来”的,因为捉捕中致残、受伤的鸟会惨遭扼杀,而在运输过程中,因窒息、少食而死亡的鸟更是数不胜数。

  与此同时,针对放生动物非法捕杀也令人咋舌。北京市园林绿化局执法大队队长孔令水告诉记者:“大量的麻雀放生后,会有人用粘网捕捉,然后二次售卖,一来一回这群麻雀的死亡率也会达到30%。”

  四宗“罪”

  盲目放生等于杀生

  由于不清楚放生动物的习性和放生地区的环境特点,很多动物被放归自然的那一刻,也意味着走向死亡。这样的“放生”无异于谋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