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训机构借“感恩项目”获款或超亿元 老板据传跑路

2016-05-19 11:20:08
分享

  聚智堂名师教育人大总部校区大门紧闭。京华时报记者陶冉摄(1 /1张)

培训机构借“感恩项目”获款或超亿元 老板据传跑路

  原标题:培训机构借“感恩项目”获款或超亿元 老板据传跑路

  近日,网传教育培训机构聚智堂名师教育董事长“跑路”,聚智堂总部和各分校区未通知学生便突然关门,各地家长交纳的学费或超亿元,不知去向。据了解,聚智堂采用“感恩课程”模式,家长定期一年投入数十万元资金后,由聚智堂到期退还全部金额,并赠给学生若干免费课程。目前,学生家长已到各分校区所在派出所报警。

  聚智堂老板据传携款跑路

  近日,网友爆料称,教育培训机构聚智堂董事长携款“跑路”,各校区已锁门。

  昨天上午,记者在聚智堂人大总部分校区看到,该校区大门紧锁,公司内没有一个人。数十名学生家长聚集在该校区的接待处,等待着聚智堂相关负责人出面回应。“再过不到一个月就是高考,孩子正处在考前突击阶段,老师突然没有了,对孩子影响很大。”很多家长表示,聚智堂培训课程囊括从小学到高中的全部课程,有很多学生面临着中考或者高考。“每个家长都投进去了数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现在钱没有了下落。”聚智堂各分校区的学生家长建立了微信群,相互沟通信息。

  据学生家长孙女士介绍,儿子在聚智堂参加了3年培训,目前读高二。最早,孙女士也有担心,只按最低标准交纳了5万元,一年以后,5万元全部返还,并赠送了几百个课时。第二年,孙女士投入了20万元,今年5月底到期。今年4月中旬,孙女士又为儿子投入了10万元。

  据了解,事发前该培训机构每天都有人上班,很热闹。前天中午,工作人员午餐后发现,聚智堂已经关门,未做任何提醒。

  昨天上午,部分家长已经到属地派出所报警。据接警民警介绍,目前多个派出所共接到了数百名家长报案,但暂时无法立案,只能根据学生家长所提供的材料完成笔录,然后向上级部门反映,交由经侦部门调查处理。

  有些家长已投入100多万

  根据聚智堂名师教育的介绍,该培训机构开设“高端1对1”项目,吸引了大量学生参加培训,聚智堂保证学生在60天内提高90分至180分。三年级以上学生免费在该校区参加点招签约目标学校考试,小升初可保5所市重点、5所区重点学校。其培训分校分布在北京和天津等全国各地。

  据记者从聚智堂人大总部分区获取的材料显示,其开展的感恩“免费学项目”中,辅导费用赠送将高达18%,为小学、初中和高中学生家长减免大部分学科辅导费用,并自称该方式属于“北京市教育界先例”。材料说明,客户投入5万元的聚智堂感恩签约金,将免费获赠7500元,作为学生在该教育机构的培训费用。根据投入资金多少,赠送金额不等。感恩签约金额达到20万元时,学生将免费获赠3万元的课程费用。

  据聚智堂学生家属介绍,聚智堂培训教育已经做了很多年,在学生家长中反映较好,赢得很多人的信任。其开展的感恩“免费学项目”相对于其他培训机构的费用而言性价比较高,所以很多家长投入了数十万元。根据维权家长微信群中的信息,甚至有些家长投入100多万。综合北京各分校和天津等地反映的涉及金额数据,多名家属表示,聚智堂涉及的培训费用可能会超过亿元。

  部分老师也被校区“蒙在鼓里”

  除了学生家长到聚智堂总部和各分校区维权,聚智堂的部分老师也反映,自己未收到上个月的工资。

  聚智堂一名张老师称,聚智堂的培训老师只负责给学生上课,不负责聚智堂的日常管理,具体的上课安排都是由班主任和排课老师安排。各校区的培训学生可能会达到上万人,大部分学生都只是在聚智堂参加周末一对一培训,培训老师可以在聚智堂的教室给学生上课,也可以到学生家中为学生补课。分校区还设有全托班,学生学籍保留在所属学校,但是全日制在聚智堂上课,有老师进行一对一辅导。

  张老师称,他已经在聚智堂做了五六年的兼职老师,每月的15日发放上个月的工资。按照该老师的介绍,聚智堂突然关门之前虽然没有明显的征兆,但发放工资时已经与以往不同。按照惯例,聚智堂每个月的15日都会将老师上个月所有的培训费用一起发放。但在今年的4月15日,聚智堂给张老师的工资却一笔一笔发放,“虽然金额并没有减少,但可能已经意味着公司内部出现了问题。”而在5月15日,张老师根本就没有收到上个月的工资。

  负责人通过网络媒体发声

  昨天下午,记者走访聚智堂名师教育总部和双桥、人大分校区等地,均未见到聚智堂工作人员,其所公布的官方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事发后,网传“跑路”的聚智堂负责人杨志通过网络媒体表示,自己已经不是聚智堂董事长,目前在境外办事,并未携款潜逃。此外,杨志解释关停北京、天津等地的多个校区时表示,“因为家长们听到谣言后,去校区闹,校区已无法开展日常的工作。此外,很多在校区的老师被情绪激动的家长们扣留,因此才通知各校区将关停。”

  昨天下午,记者拨打杨志的手机号码,但该电话始终无人接听。随后,记者给其发送信息表达采访意愿,但截至发稿,记者仍未能与杨志取得联系。

  京华时报记者聂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