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行方谈《百鸟朝凤》:方励下跪让我们很被动

来源:艺恩网
2016-05-17 10:43:47
分享

  [摘要]方励的一跪让眼看已经被置之死地的《百鸟朝凤》获得了重生,各种争议也把这部电影的发行方推上了风口浪尖。

发行方谈《百鸟朝凤》:方励下跪让我们很被动

  艺恩网5月17日报道(文/孟佳)方励的一跪让眼看已经被置之死地的《百鸟朝凤》获得了重生,截止5月16日晚间,票房已经超过3000万,排片也高达8.8%,仅次于《美国队长3》和《超脑48小时》。

  与此同时,关于这部电影的各种争议也把这部电影的发行方——北京聚合影联文化传媒推上了风口浪尖。《百鸟朝凤》上映的一周后,影联的发行的另一部影片《再见,在也不见》开始上映。这是影联受指责的主要论据。是左右互搏,还是舍车保帅?

  对此,艺恩网专门采访了北京聚合影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讲武生,希望能厘清背后的真相。

  四处碰壁后 方励与影联300万攒局

  影联与《百鸟朝凤》结缘是从去年11月份,讲武生与方励在聊别的项目的时候偶然聊到这个项目,在四处碰壁后,见到了发行过《夜莺》、《大圣归来》等最初不被看好项目经验的影联后,方励诚邀讲武生加入这一项目。在劳雷影业位于七棵树的放映厅里,讲武生带领发行团队与方励等一道观看了这部电影,颇受感动,决定加入到这部影片的宣发中。

  吴妍妍最初找到的方励,方励又拉了讲武生进来,这个局就这样攒了起来,后来的志愿者也是围绕这三方汇集,吴妍妍自身的资源、方励资源和影联资源构成了这部影片宣发的主要的三股力量。

  据讲武生的说法,自己愿意承担这部电影发行的原因有三个,第一,这部电影有一个好故事和非常优秀的细节和画面;其次,出于一种对新类型的尝试;第三,出于一种对吴天明的敬仰和情怀。

  然而观众口味飘忽必定,单是故事好,并不能成为票房收益的背书。题材太窄众,讲武生将其定义为农村民俗片。翻看近十年的票房数据,这部电影找不到任何参照,市场究竟会对这部电影有何种反馈,谁也不知道。

  从理性角度考虑,吴天明本身的社会地位可能是这部电影最大的资本,作为第五代导演教父的吴天明在行业内声望很高,这也许是这部电影能够得以翻身的重要甚至唯一筹码。

  讲武生坦言,此前对于《百鸟朝凤》的票房预计不过500万,从一开始就没有抱有想要赚钱的态度来做这部影片。劳雷、影联、吴妍妍这边各凑了100万,总共300万,就成了这部电影当初宣发的全部预算,于是很多加入的参与电影发行的人被称为志愿者而非工作人员,因为大家几乎都是在义务劳动。

  除了担任发行方的身份外,自掏腰包拿出100万的影联也成为了这部电影的联合出品方。

  此为故事的开端。

  影联没有想到的三点变数

  讲武生显然是想把这部电影做好的,否则一开始就不会接这一个烫手山芋,方励在最后关头找到影联,正如吴妍妍在弹尽粮绝时找到方励一样。如果单纯想赚钱,市场有大把项目可以接,影联没必要扛这个雷,可是讲武生和方励一样,算是市场的异类,愿意尝试不被同行看好的项目。

  影联接这部电影,出于感动和情怀自然是一部分,另一部分,影联作为发行方,认为有责任也希望能多尝试一些新类型。去年影联发行的《大圣归来》,谁也没想到能达到那样的票房,不去试错,永远不会知道那种类型会被市场接受。此外,笔者揣测,从私心上讲,做好了,对影联企业的品牌形象也是正面效应。

  然而好事没做成反而惹来非议是讲武生没有想到的,变数主要在三点:

  第一,档期问题。

  最初通过跟吴妍妍和方励的交流,《百鸟朝凤》定档期为3月10号,刚好也是吴天明两周年忌日,颇具纪念意义,春节档过后,五一节之间这个空档也能给《百鸟朝凤》这种类型的电影更多空间。当时《再见,在也不见》也定档在3月,两部电影一个上旬一个下旬,刚好隔开。

  然而,据讲武生介绍,深入了解后发现这部电影海报、预告片等物料统统没有。此外,这部电影没有明星大咖,路演要吸引眼球,只能借助吴天明身份、地位资源邀请他曾经提点过的徐克、张艺谋等导演站台,而他们的时间协调不开。不得以只好后调档期,而巧的是,《再见,在也不见》在宣传上也遇到明星档期问题,不得以后移,最后居然都到了5月初这个档期,且前后相隔一周。

  讲武生本来判断,《美国队长3》虽强,但类型完全不同的《百鸟朝凤》有希望能成为当初在《变形金刚4》阴影下存活的《分手大师》,没想到,跟他有一样想法的国产片很多,于是5月6号当天,跟《百鸟朝凤》一起上映的电影多达8部。

  第二,方励的一跪和舆论转向。

  方励的一跪让影联颇为被动,本来求院线经理增加排片的事情应该是影联来做。按照讲武生通常的操作方法,会是拿着上座率与场次的数据跟影院讲,但是时间紧急,没办法一家家去跑。

  “你想不到,《百鸟朝凤》上映前一天,我们在帮影院解决秘钥问题,很多影城找不到《百鸟朝凤》的秘钥,因为秘钥按照获得放映许可证的时间分类。《百鸟朝凤》早在2013年就获得了,所以被归类在之前的秘钥分组里。”

  讲武生的确建议过方励可以利用他在行业内的声望和地位向媒体呼号,因为他很清楚,一周过后,本来不到1%的排片肯定立刻腰斩,甚至直接下线。

  然而,性情中人的方励做了大家都意想不到的举动。

  第三,没做宣传?预算有限造成的有选择放弃

  方励一跪后,很多影院经理发声表示没看过这部电影,不了解。甚至怀疑片子有没有做宣发,没有预告片、没有热点炒作、也没有精心设计的引导话题。

  发行方通常站在电影幕后的,帮电影发声但自己很难跟市场复盘其发行过程,说了也没有人信,加之自家发行的另一部电影正在上映,自然给了舆论很多可以想象的空间。

  讲武生的解释是,所有电影按照统一流程操作,没有大片小片之分。只是因为《百鸟朝凤》宣发预算有限,体量小,所以宣传物料比较少。讲武生判断《百鸟朝凤》的主要受众会集中于一二线城市,为了资金利用更有效,就把精力主要放在一二线城市的2000家影院中。所以会有很多三四线影城排片经理会表示“没有看过这部电影,完全不了解。”

  “如果组织全部看片,差旅费都不够。”讲武生苦笑。

  方励跪出了3000万?填饱肚子的最后一个"馒头"

  方励一跪让票房直接飙升到3000万以上,已然实现大逆袭。舆论戏称方励是一跪值千金。

  在讲武生看来,方励的一跪是填报肚子的最后一个馒头,不论方励一跪引起多大舆论反响,要推高排片,也少不了影联发行团队的努力。

  讲武生的确曾建议方励可以利用自身影响力对媒体呼号,但是方励会采用下跪这种颇为“极端”的方式也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的。

  方励与讲武生最初肯定是出于共同的责任和情怀来决定加入到这部电影宣发中,至于最后二者有没有产生龃龉,外界也不好妄加揣测。

  有业内人士称讲武生是被人“忽悠”才加入到这部电影中,关于这点属不属实,关键要看未来影联是否还是愿意出钱、出精力做这种有可能会出力不讨好的小众电影。

  唇亡齿寒 影联遭遇背后可怕的负面效应

  “没有任何片方觉得发行公司是尽了全力的”,讲武生说,他能谅解来自其它方面的一些误解。"只是不希望自己的团队做《百鸟朝凤》做的这么辛苦,还被人误解、批评甚至耻笑。"

  从目前影联的反应来看,的确在这件事情中感到比较受伤,讲武生此前接受媒体采访甚少,此时主动站出来发声主,主要是在于不甘心团队成员遭受误解和中伤。

  从整个市场发展角度讲,影联此次遭遇有可能形成可怕的负面效应。小众题材市场预期不高,没有发行公司敢接,票房表现越低,于是更没有发行方敢尝试。此前一直颇有情怀,发行了很多文艺片的格瓦拉在多次遭遇票房失利,如今又并入微影后,已经开始对文艺片发行有所忌惮。

  从《闯入者》、《夜莺》到《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小众电影面临的发行困局,不止《百鸟朝凤》一个。《闯入者》导演王小帅曾在微博表达对排片不满,甚至亲自约谈院线负责人,最终票房也刚过千万,《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票房更加惨淡,不过百万。在文艺片本身已经面临发行困局的情况下,像影联这种敢于尝试的发行方本来是应该受到正面鼓励的,而此次反而遭受指责,如果形成反面的示范效应,对行业发展,尤其是小众题材电影宣发现状来讲,绝对是有害无益的。

  "如果明知道不赚钱都要参与进来,还被批评说拆了东墙补西墙,我当时何必接这个项目呢?以后,又有谁还敢接这种项目呢?"

  小众类型电影如何做 政策放开建立影院联盟

  讲武生不建议将文艺片和商业片对立起来,他认为更应该按照题材分类,分为小众题材电影和大众题材电影。题材是不是小众也是一个时间范畴的事情,很多题材是最初小众,做的越来越多,就会逐渐大众化。

  对于小众题材电影来说,片方首先要对自己的电影有一个理性认识,最初投资结构就要做好,不好对电影有太多不切实际的过高预期;

  发行方要敢于尝试新题材、新形式,不仅是出于责任感对新类型电影的扶持,也是因为市场存在各种可能,谁也不知道下一个《大圣归来》何时会出现;

  而影院也要给小众题材电影一定机会,不是让他们赔钱排片,而是适当在黄金时间给与一定场次支持,协助片方和发行方测试观众和市场反馈,而不是一竿子打死不给任何机会。

  对小众题材而言,不是要国家通过政策支持给与多大帮助,只要正常进入市场范畴,就要接受市场检验。反而国家应该进一步开放正常,在题材和尺度上给与小众题材更多空间,这样,他们才有可以做出差异化和独特性,从而跟商业片拉开旗帜鲜明的距离,获得应有的一部分受众。而不是夹在商业片与文艺片的尴尬境地里无处容身。

  讲武生看来,现阶段单独拿出一条院线来成立艺术院线并不具备市场条件,院线不可能不盈利。但是可以尝试联合一部分影院成立一个联盟的形式,给与小众题材一定支持。国家可以从影院层面上,给与一定政策或资金支持。

  最重要的是,小众题材电影不能票房不好而披上文艺片外衣来为自己开脱,最终市场的问题,还要回归市场来解决。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