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剧沙龙:职场剧难写 因缺少生活体验

来源:新浪娱乐
2016-05-16 15:39:00
分享

编剧沙龙:职场剧难写 因缺少生活体验

《小丈夫》

  晨报记者 殷茵

  聚焦都市现实题材的《欢乐颂》余热未息,描写当代都市情感话题的《小丈夫》正在热播,反映白领职场、感情与日常生活的电视剧不仅受到了观众的追捧,也引发业内人士的关注。日前,编剧王丽萍、高璇、任宝茹、何晴、李潇等人在上海影视四季沙龙上,与300多位陆家嘴白领畅聊都市题材电视剧创作中的快乐、矛盾、瓶颈以及困惑。

  遭遇改剧本?“敬业的演员改台词,我们巴不得”

  相比于以往“关起门”来内部热议的交流,这是由王丽萍发起的上海影视四季沙龙的首次“开门迎客”。此前,王丽萍的作品《大好时光》 就是在陆家嘴取景拍摄的,电视中的画面也让现场的白领记忆犹新。他们对编剧职业充满好奇:创作题材的灵感从何而来?遇到乱改剧本的情况又该怎么办?现场,编剧们与白领分享了自己的创作体验。

  写过《我爱男闺蜜》、《大丈夫》等剧的编剧李潇透露,编剧其实和小说家一样,在创作过程中,有一手资料,也有二手资料,“一手资料是有限的,所以需要从二手资料中吸收一些东西”。王丽萍则透露,自己当年写《双城生活》时花了很多时间去采访、收集素材,而如今她正在创作的新戏,则将女主角设定为“电视编剧枪手”,专门给别人改写剧本,“这就好比在写我们自己的职场,我会比较入戏,了解所有的辛酸苦辣”。

  而《鲜花朵朵》的编剧何晴直言,编剧面对的最大敌人不是写而是改,“剧本不像诗歌、散文、小说,只要把自己内心的东西表达出来就可以了。我们要对制片人负责,制片人要对观众负责,所以会有来自各方的意见”。王丽萍认为,相较于某些演员不背台词、上来张嘴就说或者乱改台词而言,一些敬业的演员在真正钻研过剧本以后提出的修改意见让她尊重,“就像在拍《大好时光》时,胡歌会揣摩每一句台词背后的意思,会很客气地说,‘王老师,这个台词我想发挥一下’。我们巴不得让这样的演员增添更多的色彩。”李潇透露,在《大丈夫》拍摄期间,她曾担心过“老戏骨”王志文会不会改剧本,“没想到开机之后没有任何问题,而且特别可贵的地方是,他饰演的人物经常有大段大段的台词,他演第一条时,就可以一个字不多、一个字不少地说完”。

  职场剧不专业?“写现实题材,编剧要成为体验者”

  事实上,不光白领对于编剧的创作经验很好奇,编剧对于白领的生活也是羡慕嫉妒恨。“编剧是一个很孤独的职业,经常一个人跟剧里的人说话,八个小时、九个小时,写得最High的时候,跟买菜的大妈都可以聊半天,因为太寂寞了”,路上行色匆匆的白领,常常让何晴思考她们背后的故事,“看起来每个人都光鲜亮丽,但也许她们也要面对不少痛苦”,因此,她希望可以创作出一部真正反映白领生活的作品。

  但要真正写出贴近白领生活的作品,职场经历对于编剧来说是一道难以跨越的坎儿。李潇就坦承,自己在创作过程中,有时会主动回避剧中人的职业,“因为我从毕业到现在,从来没有正儿八经地上过班,很害怕暴露自己的弱项”。与高璇一同创作过《我的青春谁做主》、《婚姻保卫战》等剧的任宝茹认为,现代职场剧难写,是因为距离白领太近:“除非有真正的生活体验,否则写出来会假。每天过职场生活的白领会看出毛病来,你们眼睛很‘毒’。”她希望自己可以有机会深入体验一下职场生活,“才有这个底气,敢下笔去写白领的职场故事”。高璇更指出,中国缺乏真正的现实题材作品,是因为中国编剧的养成方式,注定了他们与社会的接触并不全面,有时难免画地为牢,“很多编剧在写作时,其实是把自己扔在一个类似于监狱的场景中。这种感觉特别奇怪,明明把自己关起门来,写的却是通达全世界的东西”。她认为,现代戏可以完全做成更专业的职场戏,但这对编剧的要求特别高,至少要变成一个体验生活者,“要对任何一个行业有超过3个月以上的了解和深入体验,才可能写出真正贴近生活的作品”。

  (责编:sisi)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