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牌玩唱会》 摘下有色眼镜看网络主播

来源:大众网
2016-05-16 15:17:00
分享

  刚看完《YY大牌玩唱会》,颇为感触。

  令我感触的并不是曹格,而是出现在舞台上与曹格同台献艺的主播们。因为工作的缘故,我接触了很多YY主播,深知他们的不易,这条路,他们走得很辛苦。

《大牌玩唱会》 摘下有色眼镜看网络主播

  当看到「鱈熊」能够从容不迫的站在全国电视观众面前,与知名电视主持人共同挑起《大牌玩唱会》的主持大梁时,我在想,鱈熊终于做到了!后来,我看到「 文小静」、「白姐」、「阿涵」与曹格一起合唱经典曲目,还看到「 崔阿扎」、「戴茜」、「张振浩」秀出并不亚于科班艺人出身的才艺,获得线上线下点赞的时候,我由衷的觉得,主播们做到了!

《大牌玩唱会》 摘下有色眼镜看网络主播

《大牌玩唱会》 摘下有色眼镜看网络主播

  YY的努力推动下,他们用自己的身体力行,向大众证明 主播这个词最应有的担当。我想说,比起外界颇具色彩的用 美女主播来简单概括主播这个职业,他们更为真实的定义了 主播一词。

  外界对主播这个职业,多少有些偏见。就在前两天,我一直很喜欢听的一档财经类广播栏目(名字就不说了)里的男主持人(只所以喜欢他,是因为觉得他一贯在评论事件时较为客观)在说起“国家文化部整顿网络直播淫秽暴力现象”这则消息的时候,我竟眼睁睁看着他将“网络直播平台”与“某些网络直播平台出现的直播色情、淫秽、暴力案例”混为一谈,花了20多分钟批判直播平台和主播如何偏离了中华民族的普世价值观、如何对年轻一代造成不良影响云云,我才意识到原来外界对直播平台和主播这个行业是有偏见的。有点吃惊、有点气愤。

  鉴于我所在的团队长期为互联网直播平台YY提供节目制作内容,自认为对直播平台和主播这个职业有较为深入的了解,起码在我的认知范围内,并不是所有的直播平台和主播都像他口中所说的那样,就如《YY大牌玩唱会》中我们看到的,平台积极开拓,良苦用心地为旗下主播提供更多的舞台机会;主播努力坚持、踏实进取,比起别人眼中的“美女主播”,他们才是我眼中最真实的主播。我很想留个言告诉这个男主持,他根本就不了解网络直播这个行业,作为一个媒体人,这样误导不明真相的民众是不对的。

  目前,网络直播可以大致分为游戏竞技类、演艺类、体育类直播,基本都是通过自己的特殊才艺获得用户肯定后,用户以打赏方式变现(至于那些直播吃饭、睡觉还有很多人看的,我也表示很困惑),而近期舆论的风口浪尖主要集中在演艺类直播涉嫌色情淫秽、游戏类涉嫌教唆犯罪、暴力上。我承认,因为YY、9158上市揭开这个行业神秘面纱之后,引来直播行业的井喷式爆发,很多新晋直播平台为了短期内吸引流量,为融资上市造势,不惜打起法律擦边球,默许平台下的某些主播通过传播色情、暴力内容来吸引用户、快速变现。这对社会造成了非常的不良影响,国家理应予以严厉打击。

  然而很多媒体由于缺乏对网络直播平台的了解,或出于对新闻事件的炒作,硬生生诱导民众把直播、主播与这些非常态不雅现象划上等号,这对于严守网络道德底线的直播平台,以及凭真本事脚踏实地的主播是不公平的。就以我所了解的YY直播来说。

  我不想掩饰,YY是我最敬佩的互联网企业之一。现在大家看到直播平台中官方公会主播三方制衡管理、主播与游客的互动形式、打赏方式、网络直播的PUGC(基于用户数据的专业内容输出)模式等等几乎都由YY首创。不可否认,通过自身的商业模式设计与产品运营,YY早在几年前就已实现了资本原始积累,成为直播行业老大。更难能可贵的一点在于,YY通过直播演艺模式的创立,加之各大公会的支持,帮助很多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甚至曾处于社会最底层的人实现了人生逆袭,圆了他们曾经也许连想都不敢想的梦。

  在我所接触的主播中,很多人都成长于破碎的家庭、或生在农村家境贫寒、或家道中落欠下巨债,他们的职业曾是护士、网管、建筑工人、农民、澡堂服务员、也有部队复原军人,甚至有曾到处惹是生非不受主流社会所接纳的小混混,梦想也许曾经离他们很远,但同样因为来到YY,梦想却又那么接近。这是一个功利的社会。很多时候,不是因为我们不够努力,而是因为我们缺少一个机会。就如文章开头提起的那个广电系统男主持人,他很有才,也很努力,但是能够一毕业就进到这么好的铁饭碗单位,说家里没有些许打点过,我不信。对于多数人来说,我们也有明星梦,我们也热爱音乐、热爱演艺,热爱我们热爱的东西,我们足够努力也愿意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却挣不来这样的机会。就连电视里热播的《中国好声音》学员、《我是歌手》里的踢馆新人,背景不是某伦徒弟、就是某经纪公司力捧新人、又或是某某作曲作词人。有的时候即便才艺再突出,我们也赢取不了这张入场券。YY上有才华的艺人很多很多,如果不是网络直播平台给他们提供一个不需要太多中间环节就可以和观众面对面的机会,我不知道他们现在是否还能在遭遇现实一次次残酷洗礼后,依然坚持对梦想的追求。

  在《YY玩唱会》(YY为旗下主播打造的O2O演唱会节目)上,我听到「王冕」唱出自己曾经的心酸、我听到「 东方宝宝」的青春与追梦、我听见「MC九局」经历大起大落后仍然爬起来的信念、我听到傲娇小公举「 沈曼」背后的真性情、我听到「蛋总」唱出人生沉淀后的感悟、我听见说唱「 暴徒」喊出现实残酷下的不卑不亢、我听见「水管工」追梦路上遭遇骗局仍不放弃的执着……太多太多让我感动、令人鼓舞的主播故事,他们绝不是大众仅仅用极具深意的“美女主播”几个字能概括的。

《大牌玩唱会》 摘下有色眼镜看网络主播

《大牌玩唱会》 摘下有色眼镜看网络主播

《大牌玩唱会》 摘下有色眼镜看网络主播

  还有「囧囧丸」、「童童]、「微凉」等一些明明可以靠颜值却苦练才艺的女孩;或者「 风小筝」、「魏佳艺」、「麦子」等演唱实力专业级别、选择在YY成长的歌手。相对于那条规则条框繁多、挤破头也不一定能进去的电视甬道,YY这样的网络直播平台为这些脚踏实地怀揣梦想的人多提供了一个展示自己的舞台。

《大牌玩唱会》 摘下有色眼镜看网络主播

中国梦是什么?

  这不就是真真切切的中国梦吗?

  正如你我这样的普通人,通过直播平台,得到在大众面前展现真我的入场券,通过自己的努力实现梦想、找到奋斗的目标和存在的价值。

  外界或许很难理解,玩网络直播的网友们为什么会为主播刷钱。有人在网上评论这种现象为“一群好逸恶劳的女人逗着一群傻撒钱”。还有人说这是网友没脑子,拿着父母养育他们的钱用来给主播刷钱。我认为这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首先,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YY上大部分的主播都非常努力,有的主播每天连续直播十几个小时,很多主播因为长时间说话、唱歌而声带严重损伤。即使不直播,也会利用空余时间找歌、找话题、找梗,苦练才艺。而主播收益也遵循二八原则,只有在金字塔顶尖的主播才有可能拿到如外界所说的上百万年收益。并且,最红的主播并不是女的,而是男主播。在最红的女主播之中,清一色是才艺绝佳、真性情的普通女孩,她们不脱不露,完全凭真本事吃饭。当你在羡慕他们高收益的同时,请别忽略了他们付出的常人所达不到的努力。至于为主播打赏的这部分粉丝,我并不认为他们的行为有任何问题。从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说,每个人都有追求快乐的权利,然而追求快乐说到底是一个物物交换的过程。在广大的三四线城市甚至农村,休闲娱乐并不如大城市丰富,难道居住在那里的人就没有寻找快乐、为快乐买单的权利吗?为主播才艺打赏本质上和约个会、看场电影、酒吧喝杯酒是一样的,都是花钱买快乐。我听到更多的真实案例是,游客们在这个平台找到了现实中无法给予他们的快乐、自信与归属感。对于明星我们需要90°仰望,而对于主播我们只需要45°即可,他们能够叫出大部分粉丝的名字,珍惜每个粉丝的存在。在YY上,绝大多数的主播是鼓励粉丝积极向上的,因为主播曾经和粉丝都是有着相似经历的普通人,都是通过努力一步步换来今天的一切,所以主播的成功更加具有说服力。 每个成功主播的背后都有很多心酸的经历,并不像外界盛传的那样靠露露肉、耍耍嘴皮就可以。靠打法律擦边球获得关注的主播注定只能昙花一现,转瞬即逝。抓住时代机遇、履行社会使命、并且努力的企业理应获得尊重。只有实现社会价值的企业,才能基业长青,包括 YY在内的第一代的互联网创始人深谙这个道理。这两年,面对越发激烈的直播平台混战, YY更多思考的是如何能够和公会一起,帮助平台下的主播们,走得更远、更久,而绝不是依靠放任主播无节操的打擦边球而获得短期收益。1931女子团体、《大牌玩唱会》、《YY玩唱会》等一系列O2O产品和IP,都是YY身为互联网直播平台老大所做的探索与付出的努力。

  如果你曾对直播平台或主播职业不甚了解或略有偏见,请你去YY 看一看,那里有最真实的主播。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