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岁女孩车祸离世 捐献一肝两肾拯救三人

来源:人民网
2016-05-16 14:04:01
分享

  原标题:教室里女孩空着的座位不知是谁放了两朵小白花

  “菡萏飘香十一年,此际袅袅羽化仙。师生共祈福如海,白衣同歌德满天。亲朋含悲泪如雨,大地无声只为涵。明灯一盏为君照,星火万家已燎原。”

  5月14日晚上十点多,涵涵的哥哥小陈给钱江晚报记者发来这首诗,“是叔父写的《祭侄女》,这两天,全家人的情绪,都在这诗里。”

  小陈的声音很轻,语调沉重:“如果没有那场意外,再过几天,就是涵涵11周岁的生日。”

  5月5日下午4点多,大雨,雅戈尔大道中基公司路段,伴随着一阵刺耳的刹车声,正过马路的涵涵应声倒地,送到宁波市妇儿医院,被判脑死亡。

  5月13日晚上8:50,抢救无效,涵涵走了,捐出的一肝两肾,将给三位正与死神抗争的患者,带去生的希望。

  小陈说,家里做这个决定,一是因为妹妹那么小就离开,留下的器官能陪伴别人去享受生命的过程,也是一种纪念;二是意外发生后,他们一家人收到了太多的爱心温暖,应该把这份爱传递下去。

  懂事、努力的11岁女孩

  放学过马路时被撞飞

  涵涵的老家在四川,父母十多年前来宁波打工。涵涵是在宁波出生的,养到11个月,父母忙着上班,将小女儿送回老家,寄养在姑姑家。直到上小学的年纪,才又回到宁波。

  虽然从小不在父母身边,但涵涵却格外懂事孝顺,平时家里给她买了什么好吃的,她都要先给父母尝尝,即便一瓶饮料,只要父母没先喝一口,她就不会动。她还很善良,遇见乞丐,总会央求父母给他们点零钱。

  涵涵就读于国骅聚星文武学校五年级,一、二年级时,涵涵的成绩一般,但她有股韧劲,上课认真听讲,回家用心写作业、复习,三年级以后,进步很快,每次考试成绩都在班级上游。

  因为性格好,她还是班级里最受欢迎的同学之一。班主任薛老师说,这么多年,涵涵从来没和任何一位同学红过脸,所有老师和同学都很喜欢她,“平时话不多,安安静静的,但只要学校有活动,都会看到她的影子,唱歌、跳舞,特别积极地为集体争光。”

  那场意外,发生得猝不及防,让人心碎。

  5月5日下午放学,下着大雨,涵涵和往常一样,乘坐123路公交车,在中基宁波公司一站下车后,正过马路的她,被一辆疾驰而过的面包车撞得飞了出去。手里的一把绿色雨伞,被扬起很高,又慢慢飘落,在风雨里,格外刺眼。

  涵涵被送到宁波市妇儿医院,当时瞳孔已经散大,几乎没有自主呼吸;因头部伤势过重,经过一系列抢救,她被确诊为脑死亡。

  陌生人事故现场为她撑伞

  学校师生自发为她捐款

  突如其来的意外,让一家人不知所措。“是源源不断的爱心,支撑着我们坚强起来。”涵涵的哥哥小陈说。

  涵涵出事时,一位住在公交站附近的同校学生家长,立即给学校老师打了电话,她又随即跑回家,拿了一件羽绒服盖在涵涵身上。

  “事后看监控,出事后,一辆路过的江苏牌照的轿车第一个停下,车上下来一位女性,大雨中,她为涵涵撑了一把伞,自己大半个身子都淋湿了,这样一直坚持到120急救车赶来。”小陈说,他们想委托交警找到那位好心人表示感谢,但大雨中车牌号看不太清楚,还没找到。

  5月6日,涵涵出事的消息传到学校,全校师生自发为她捐款,当时有些孩子没带钱,或者当天的零花钱已经花完了,第二天,他们主动要求再捐款。这些钱有五毛的、一块钱、五块的……每个班级的捐款包成一包,装在一个大塑料袋子里,一共有一万四五千元。

  小陈说,让他们感到温暖的,还有宁波市妇儿医院的医护人员,这些天他们对涵涵悉心治疗照顾,不离不弃,忙碌之余,还会安抚家属的情绪……

  捐献的器官能救3个人

  女孩成宁波第95例器官捐献者

  这么多爱和温暖,还是没能留住涵涵,5月13日晚8:50,她走了。

  在医院住院大厅的一个幽暗角落,哥哥小陈说,涵涵是个特别会为别人考虑的孩子,这些年,兄妹俩一个在四川,一个在宁波,聚少离多,就在前两天,她还不停地追问妈妈,哥哥什么时候结婚,她要为他做伴娘。

  正是涵涵的这种性格,从重庆赶来的叔叔有了一个想法:能不能为她做器官捐献,生命最后一刻,去拯救别人的生命?

  父母和哥哥听完,心里像刀割,万般不舍,但这不是正好符合涵涵的品质吗?“而且,这些天,我们被宁波这座城市感动,被那些爱心温暖,这就更应该把这种无私的爱传递下去。”一家人商量过后,和医生说出了想法,医生帮他们联系到市红十字会。

  就这样,涵涵成为宁波市第95例器官捐献者,她留下的一肝两肾,将给三位患者带去重获新生的机会,巧的是,其中接受肝移植的,是一位和她年龄相仿的小朋友。

  5月14日,涵涵去世并成为器官捐献者的消息传到了学校,当天虽然是周末,但学校开家长会,孩子们都在。涵涵的座位依旧是空的,只是在那张小小的课桌上,不知哪位同学放了两支白色菊花,寄托着大家的敬佩和思念。

  本报记者 李竹青 贺元凯 本报通讯员 马蝶翼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