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村民与盗金者斗争十年 曾遭矿主以刀威胁

来源:新华网
2016-05-16 08:38:24
分享

北京村民与盗金者斗争十年 曾遭矿主以刀威胁

  5月15日,平谷将军关村,岳友国和同村的数名村民一起,多年来一直上访反映该村存在盗采金矿的情况,但一直没有得到反馈。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摄

  49岁的岳友国是平谷区金海湖镇将军关村村民。他13岁就随父亲在村西侧的西山开采黄金。在村子靠山吃山的年代,西山这座被誉为“万两黄金矿”的矿山,曾带给村民源源不断的财富,财富背后同时笼罩着巨大的阴影:村里大多数矿工都曾目睹或经历矿难、矽肺。

  2000年岳友国也因矽肺而放弃采金,2003年北京出台规定,不再允许私人开采矿山,但盗采在西山从未禁止。因为盗采需要用剧毒氰化钠提炼黄金,岳友国等20多位村民,因担心盗采污染水源,自禁采规定出台后,曾多次向相关部门举报,甚至遭到部分参与盗采村民的威胁。

  昨天晚上8点,新京报记者在将军关村见到了岳友国,他1米7的个子,两眼凹陷,因患有严重的矽肺病,走几步路,就得喘口气。他听说了西山另一侧的黑水湾村发生了矿难。

  盗采多年未绝

  新京报:去年新京报曾曝光了将军关村的黄金盗采情况,这次发生矿难的也是属于西山吗?

  岳友国:西山的金矿,按照方位一共分为两部分,一是东矿,紧挨着将军关村,一是西矿,挨着黑水湾村,这次出事就在西矿。

  新京报:你当时知道后有什么反应?

  岳友国:就觉得很遗憾,很可惜,我们一直在举报盗采现象,但事故还是发生了。

  新京报:禁采规定颁布后,盗采的情况一直都有吗?

  岳友国:对,像将军关村、黑水湾村一直都有这种情况,但这些年政府也一直都在管。

  新京报:矿难也一直存在吗?

  岳友国:2003年以后,光是我们20几个举报人能够叫出名字的死者伤者,都有十几人。

  新京报:发生事故的原因是什么?

  岳友国:导致矿难的原因有很多,有矿洞坍塌的,有炸药开矿发生意外的,也有气体中毒的。

  新京报:这些矿难最后都是怎么处理?

  岳友国:不少都私了了,如果是自愿开矿的合伙人,几个投资人就会合伙赔一点,但赔得不多,如果是外面雇来的矿工,就会赔得比较多,赔得少,家属不愿意啊,以前一般是好几万,2010年以后,查得更严了,一般赔偿的金额都在六七十万元左右。

  新京报:那么危险,为什么矿工还愿意去干这个?

  岳友国:毕竟比外面打工挣得多啊,像在2000年那会,打工一般一天只能挣几十元,但那会你去矿洞干半天,就能挣个百八十元,这还是最低的。

  新京报:这座矿山是北京最大的金矿山吗?

  岳友国:对,这座矿山有个称号,叫“万两黄金矿”。抗日战争时期,日本士兵专门修了一条栈道,将山上挖出来的矿料,密封锁死运下山。虽然这矿山已经开采了几十年,如今每吨矿料含金量高的仍在几十克上下。

  曾经的万两黄金岁月

  新京报:跟我们说说早些年,西山开采黄金的情况。

  岳友国:在二三十年前,西山是被国家允许开采黄金的,我1978年就开始跟着父亲上西山采金,1982年左右,国家就实行包产到户,个体都可以开采山上的金子,但需要挂靠在某个矿洞,同时还得具备炮工本(是否允许炸药爆破)、采矿证。

  新京报:当时你们采到的金子一般是怎么处理的?

  岳友国:县里都有专门收黄金的,1990年以前,提炼的黄金都得往国家交,那会儿50克黄金能卖300元,后来黄金的价格就一直上涨,这同时也改变了村里开采的情况。

  新京报:改变,具体指的是什么?

  岳友国:1990年以后,一方面是金价上涨,同时政策上也放开允许私人买卖,很多外地人都来本村淘金,那会外来人口甚至比本村的人还多。

  新京报:当时从山上采下来的矿料一般是怎么处理的?

  岳友国:那会儿还允许开采,村里的人都是直接把矿料堆在村子空地上,用药品提炼黄金。那会儿村子里有专门管炸药、氰化钠(提炼黄金的含剧毒化学药品)的人。

  新京报:那会整个村子大概有多少人在从事采金行业?

  岳友国:像将军关村,至少70%的劳力都在山上,靠山吃山嘛,采金这个行业挣得也没谱,说不好,得看矿料的含金量,有一天挣几百上千的,也有一天挣上万的。在允许采金那会,有不少人就成了百万富翁。

  新京报:后来国家为什么禁止开采?

  岳友国:主要还是因为矿难、矽肺,很多矿工都患了矽肺病,这病很难治,不少人没死在矿洞里,后来因为矽肺死在家里或者医院。

  开采需要的药品、炸药,也危及人身安全,2010年就有一姓蔡的村民,因为家里藏着炸药、雷管,被抓了,还判了一年,那炸药当时就是上山采矿用的。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