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才子街头卖肉”后续:如今开猪肉网店

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2016-05-13 10:38:00
分享

  “卖肉才子”陆步轩

  “北大(微博)屠夫”开网店

  早期下海被迫创业 如今拥抱互联网 知天命之年再出发

  北大“屠夫”陆步轩今年50岁,“知天命”之年。当年“北大才子街头卖肉”的报道也已经过去13年。近日,他与人合作的猪肉宣布进军互联网市场。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

  传统意义上开始走下坡路的人生,突然被新时代的潮流重新卷起。北大毕业之后,陆步轩屡次在命运的转折点被抛下,被迫走上“卖猪肉”的道路。

  然而,当他走上了这条道路之后,由开始时的羞愧,到之后的平静,再到最后的“成功”。

  这位曾经被称为“伤仲永”中的“仲永”,不经意间,已经立在了时代的潮头。

  文/广州日报记者张丹 图/受访者提供

  1966年,陆步轩出生在陕西省长安县,东部旱塬一个半坡半塬的村子里。

  他那时爱看小说,有时天黑了,就借着小火炉微弱的亮光夜读。“当时还没意识到对视力的伤害,等发现时已经晚了。不过倒是为后来的‘眼镜肉店’埋下了伏笔。”

  求学离家

  从上学开始,陆步轩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好。

  1985年,陆步轩更是以531分,陕西省第十四、长安县第一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微博)中文系。

  “当时村子里打了锣,乡亲们奔走相告,说祖上烧了高香,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出了人中龙凤。”他说,当时他的父亲更是喜上眉梢,一改往日一分钱掰成两半花的脾性,割肉打酒,几次在家里大宴宾客。

  1985年8月28日,是陆步轩的第一次远行,带着简单的行囊,背负着家乡父老的期盼,独自一人,等上了北上的列车。“那一年,我十九岁。”

  至今,他仍然记得那次远行离别时的场景:临行时,亲戚朋友为他送行。走到村口,他便叫他们回去,而且奶奶年纪大了,又是小脚,行动不便。他们也答应不送,挥手言别。“我继续前行,走过一段,感觉背后有些异样,猛一回头,父亲搀着奶奶,就在身后。那情、那景,至今想起仍历历在目。”

  陆步轩说,而他,作为一个来自大西北穷乡僻壤的山村穷小子,一踏上北京的土地,总不敢相信这是真实的。掐了掐鼻子,撕了撕耳朵,他在心中想,但愿自己不是这繁华都市的一位匆匆过客,更不是南柯一梦。

  燕园求知

  陆步轩来到北京的第一件事,就是放下行李,来到天安门广场,拍张照片,连同报平安的家书寄回了家。

  他回忆说,在老师当中他印象最为深刻的当属叶蜚声老先生。对于叶老,同学们大都久闻其名,不见其人。而想象中的叶老先生必定是鹤发童颜,神仙一般的人物。

  有天上《理论语言学》课,一位不修边幅、衣冠不整的老者走进教室。同学们都以为是打扫卫生的工人师傅来了,纷纷将废纸、果皮等垃圾拿出来,打算给前来打扫的“工人师傅”。但不料老者却走上了讲台,同时以多种外语讲授“比较语言学”,这才知道老者居然是叶蜚声教授。

  大学的生活,仍是他至今难忘的回忆,大学的同学,至今仍是他最好的“兄弟”。

  当上“屠夫”

  他说,大学之后参加工作的种种,是他羞于提及的一段“尘封”历史。

  彼时毕业,他的派遣证开到了西安市人事局,参加第二次分配。西安市人事局拟将他分配到市教育委员会,由市教委再分到区教委,之后在某中学教书。后来,他请求市人事局改派到长安县。最终,他被分配到了县计划经济委员会。

  随后,他的关系下放到计经委的下属企业——长安县柴油机配件厂。

  其后,陆步轩在机关单位做过机关办公室写材料的工作。便在之后,碰上了“分流下海”的大潮。

  这其中的一员,就有陆步轩。此后,他便开始了一去不复返的“闯荡”生涯。

  但“大海”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简单。几经困难波折之后,他开始了被迫的“自我创业”,当上了“屠夫”。

  “当时我老婆的同学是卖肉的,看着还不错,就想着也试试。”到了他开肉店的时候,疫情已过,货源短期,价格一路攀升。

  “那时我刚入行,不识货,于是师傅和我一道,每天凌晨三点钟准时起床,骑上自行车,到批发市场以单车驮货,风雨无阻。”陆步轩说,师傅人好,开店之初,他们起早贪黑,出大力,流大汗,将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培养成切、割、剁、绞无所不能的专业人才。

  羞于面对

  为生计所迫,一直在社会上闯荡。陆步轩混生活的所在——县城韦曲。但他很少回家。他觉得,自己混得不如人,蓬头垢面的,无颜见江东父老。

  在开店之初,他总躲着熟人。但纸包不住火,最终还是让乡党看见了。而其也充当起了义务宣传员的角色,在村子里奔走相告:“我看见北大学生了,混得没法子,杀猪卖肉了!”

  此话最终还是传进了陆步轩父亲的耳朵,而其也终于坐不住,找上了儿子的门来。但是,见面之后,父子相对,只是默默地吸烟。

  多年后的今天,陆步轩说,他曾经也很难接受自己只能做一个“屠夫”的现实,而作为一个名校毕业的大学生来讲,就更难接受了。“但是现在不会了,已经可以坦然去面对了。”

  所以,之前,他一直很低调地过着一个“屠夫”的生活:起早贪黑经营自己的肉档,割断自己与“北大”之间的任何联系。

  媒体发现

  2003年7月,天上的太阳像一个偌大无比的火球,热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凌晨五点钟,陆步轩就醒来坐在了床上点上一支香烟,一时间,房间内弥漫着香烟与汗臭的混合气味。

  约五点半,屠宰场将猪肉准时送到,过磅、付款、剔骨,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上午,有人在肉摊买肉的时候,将陆步轩新买的摩托车又借了出去。但不幸的是,车被扣了。

  第二天,一辆红色的面包车停在了肉店前。不久后,一个白白净净的小伙子径直来到肉摊前,点上了一支“祝尔慷”的香烟,“陆老师,你好,我们是西安电视台专题部的,想对你做一个专题采访。”

  但是,陆步轩却对此无动于衷。

  之后,在穷追不舍之下,陆步轩道出了摩托车被扣的事情。“我帮你要!”电视台中一人说。

  随后,电视台一行人真的帮他要回了摩托车。而出于感激,也出于支持,他就接受了电视台的采访。不久后,几家媒体都相继进行了报道。

  猪肉上网

  2004年,陆步轩找到了另外一个工作,在陕西西安长安区档案馆编地方志。“既在档案馆上班,也自己开肉摊,两不耽误。”

  因此,尽管没有亲自卖猪肉,陆步轩依然没有甩掉“屠夫”的名头。

  2008年,一个同学打电话告诉陆步轩,有个北大学长(陈生)在广东跟他做同样的生意,邀请他来广州认识一下。后来,陆步轩才发现,师兄陈生不是卖猪肉的小老板,而是有着4家公司、接近2000个员工的大老板。

  两人合作做起了猪肉的生意。

  2015年,两人联手打造的××土猪销量超过10亿元。

  近日,陆步轩又再次起飞,赶上了互联网的大潮,土猪登陆天猫,将成为第一个“出栏”面向大众消费者的互联网+猪肉品牌。

  “互联网+是趋势,但是还不成熟,我们要慢慢地摸索。”陆步轩说,80后、90后作为主流消费人群的崛起,颠覆了传统购物习惯。他们不到超市、农贸市场买菜,而是喜欢在网上下单,直接送到家门口。

  陆步轩今年50岁,“知天命”之年。他说,他还没有计划好将来退休之后的事情,现在依然在编地方志,依然在卖猪肉。“退休那是十年之后的事情,现在还没想那么多。”(张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