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丁格尔之灯”何以明亮?

来源:新华网
2016-05-12 21:48:00
分享

“南丁格尔之灯”何以明亮?

  5月12日,鼓楼医院保健中心主管护师房芳(右)为市民量血压并进行护理指导。当日是国际护士节,南京鼓楼医院的30多位护理工作者在医院大厅开展专科护理义务服务活动,为市民和患者提供免费咨询、体检,进行护理指导与操作演示,并赠送护理宣教资料及健康礼品。 新华社记者 孙参 摄

  新华网北京5月12日新媒体专电 题:“南丁格尔之灯”何以明亮?——走进平凡工作中的白衣天使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

  196年前的今天,弗洛伦斯·南丁格尔降生。19世纪50年代,她在战地医院手执风灯、不辞劳苦护理伤兵,被称为“提灯天使”。

  为了纪念南丁格尔精神,每年的5月12日被定为国际护士节。这一天是他们的专属节日,却又只是平凡而忙碌的一天。

  今年护士节,新华社记者分赴北京、浙江、湖南、黑龙江、广东各地医院,探访白衣天使。

  在他们真实平凡的工作中,我们寻访到了这样的答案——

  你很美,但你也很忙

  “以前我觉得,‘白衣天使’很美。但没想到,‘天使’不好找男朋友。”广州造船厂医院供应室的年轻护士陈冬梅,因为向往“一身白衣、救死扶伤”而选择成为一名护士,可“三班倒”的工作节奏,却让找对象成为了一个大难题。

  这并不是陈冬梅一个人的难题。

  在我们走访的各大医院,80后、90后的护士们,都把“找个男(女)朋友”列为护士节的心愿之一。12小时连轴转的工作,和黑白颠倒交接的班次,让他们的活动半径往往局限于住房和单位之间,且随时待命,很难有充足的社交时间和恋爱的精力。

  工作究竟有多忙?

  北京协和医院消化内科护士祝丽丽回忆,有一回,午休时她才发现衣兜里沾了一颗没有消化掉的扁豆,那是病人的呕吐物,一整个上午,她忙到来不及彻底清洗,却也没有察觉。

  “我们有一个小迷信,就是从来不买芒果味的饮料。一旦买了,怕这一天会变得更‘芒’。”北京协和医院新生儿重症监护室护士李琳琳打趣说。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新生儿科新生儿区护士长滕燕萍对家人充满亏欠。5月11日是女儿小学阶段的最后一次家长开放日,女儿多次要求她前往,可她实在太忙。“我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好妈妈,从小到大陪她的时间太少,旅游、家长会、亲子活动总是缺席。”

  你有母亲的温柔,也有战士的坚强

  哈尔滨市儿童医院新生儿重症监护室的副主任护士孙雪梅说,干这一行17年了,最大的成就感就是“看着一个小小的生命,经过我们的双手,一天天长大,一天天变好,然后交回妈妈手上。”

  她们像患儿的妈妈,也是现实生活中的妈妈。2013年,浙江省人民医院骨科护士长钭晓帆,跟随国家紧急医疗救援队赶赴菲律宾进行灾害救援。台风过后,气候恶劣、条件艰苦。她瞒住了刚上大学的儿子,怕他担心。

  回国当晚,钭晓帆就接到了儿子的电话。“妈妈,我看新闻说中国要派医疗队,就知道你一定会参加。你不说,我就索性假装不知道,免得你还要牵挂我。妈妈,我为你骄傲。”那一刻,钭晓帆热泪盈眶。

  温柔、细心、体贴……在这些之外,她们还需要勇敢和坚强。

  广东省人民医院心理科护士曹英,是一个身材清瘦、温声细语的年轻姑娘。她的手机里有一张照片,纤细的手腕上是紫红色的、深深的齿痕。那是一位精神病人咬伤她的“记录”。

  “在这里,每一位护士都要学会防暴技巧。被病人抓住头发怎么逃、病人伤人毁物怎么控制?我们几乎每个人都被病患攻击过。”曹英说,精神科的医护人员有一项补贴,业内俗称“挨打费”,“干这一行需要很强大的心理能力。”

  滕燕萍说,就在最近一段时间,曾有新生儿的家属逼她辞职。“家属在监护室门口强烈要求违规探视,我去劝导,但他们情绪很激动,质疑我们的制度不合理。”滕燕萍说,监护室有70位新生儿,如果家属都要求探视,很容易造成新的感染,但许多时候,家长难以沟通。

  很多护士都有过被病人和家属责备、质疑的经历。谈及护士节的心愿,他们都提到了“希望多一分理解”,这份心愿背后,是无数细细密密的委屈。

  原标题:“南丁格尔之灯”何以明亮?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