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冥婚调查:15万元以下连骨头都买不到

来源:中国网
2016-05-12 22:03:23
分享

  在山西等地,若有未婚男子不幸去世,父母会为儿子寻找“门当户对”的未婚女尸,将两具尸骨合葬在一起,便算两人在阴间结为夫妻。双方父母也从买家和卖家的关系,转变为“亲家”。而年轻去世的女性尸体也因此成为一种“商品”,不仅明码标价,而且需求旺盛,甚至还滋生出了盗尸利益链。

  王勇是山西临汾市洪洞县某医院的员工,在他眼中,将女尸火化是最大的浪费。

  事实上,该医院太平间里也很少有女尸,尤其是年轻的女尸。一旦听说有年轻女孩病危,立刻八方涌动,引来十几个丧子家庭争抢。他们的到来是如此之快,以至于当激烈的价格战尘埃落定时,女孩往往还没有离世。但女方家属向买家承诺,一旦女孩去世会立刻把尸体拉到男方家里,男方家属在得到承诺后心满意足地回到家中等待女孩去世的消息。

  这是山西当地农村冥婚现象的真实写照。

  若有未婚男子不幸去世,父母会为儿子寻找“门当户对”的未婚女尸,将两具尸骨合葬在一起,便算两人在阴间结为夫妻。双方父母也从买家和卖家的关系,转变为“亲家”。

  今年清明节前,胡青花为已经去世3年的儿子举办了冥婚,虽然女尸价格高达18万元,但胡青花却心满意足。“女孩照片看过,长得很漂亮,和我儿子同岁,两人特别般配。”胡青花说。

  热热闹闹地举办了一桌酒席后,男孩的尸骨被重新挖掘了出来,为冥界男女双方牵线搭桥的媒人用米和面将男孩尸骨的眼、耳、鼻、口塞满,根据习俗若不塞满对“后代”不好,之后将男孩尸骨和女孩的遗体合葬在男方家祖坟中。

  仪式完成后,双方家属之间的感情也拉进了很多,“儿女埋在一起的才是真亲戚。”胡青花意味深长地说。

  “15万元以下连骨头都买不到”

  胡青花为儿子办冥婚的消息不胫而走,令当地不少人羡慕嫉妒恨。因为按照市场行情,如此“高质量”的女尸可遇不可求,“根本不是区区18万元就可以买到的”。

  女尸的价格由多种因素决定,包括年龄、“新鲜”程度、完整程度、相貌、家庭背景等。根据这些条件计算,病死的女尸往往要比交通事故致死的女尸价格高;而刚刚病死的女尸又比离世多年的价格高,越“新鲜”越好。所以,年轻漂亮的、刚刚病死的、家庭条件好的女尸最值钱,价格往往可达十几万乃至几十万元。

  除去交通事故与疾病外,当地不少年轻男子在事故率高的黑矿场下井挖煤,死亡率远高于女子,再加上农村男女比例失衡,导致很多男方父母怀揣着十几万元的抚恤金,却找不到合适的女尸。不过按当地不成文的习俗,冥婚男女的年龄统统以死亡时的年龄计算,比如18岁去世的男子,10年后,仍然是以18岁的年龄“说媒”,所以即便暂时买不到或者买不起,也等得起。

  在这种情况下,自然有无数双眼睛紧紧盯着医院,一旦听说有“高质量”的女尸出现,便如平地惊雷一般,“需求”长期被压抑的家长纷纷赶往医院与女方家属讨价还价。而作为信息源的医院工作人员,如果成交可以得到2000元-3000元的红包,如果没能成交也能获得500元-1000元的红包,希望下次还能获得关照。

  冥婚对女孩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根据习俗,未婚女子是不能埋入祖坟的,因为这样会激怒祖先,所以只能在田埂上放着,等配好冥婚再葬入男方祖坟。火爆的市场不仅为女方亲属带来了不菲的收入,还能让女孩早日入土为安,避免了暴尸田野的下场。

  而对男方来说,配完冥婚便可以过继亲戚的后代,将这一脉传承下去。对于亲自操办婚事的双方家长来说冥婚同样意义重大。当地人认为,只有在孩子成家立业后,当父母的才算是完成了抚养的义务,为没有结婚的儿女配冥婚,也算了却一桩心愿。此外,根据当地的神鬼学说,有婚配的家人去世后,其灵魂会继续庇护整个家族,如果家族中出现没有婚配的灵魂,这个灵魂会因为孤独和憎恨变成恶灵,诅咒家族的生者,为整个家族带来不幸。

  实际上,不仅是山西省洪洞县,在广东省和江浙部分地区,也存在着冥婚现象。这种现象最早可以追溯到殷商时期,甲骨文记载,商代的统治者为死去的殷王娶冥婚,殉葬在当时是很普遍的现象。殷商时代为祖先娶妻是现代冥婚的起源和雏形。

  武王伐纣后,冥婚现象鲜有记载,因为《周礼》明确反对冥婚。至汉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后,冥婚现象在尊崇周礼的汉朝几乎绝迹。但是汉末天下动乱,冥婚开始复苏并出现详尽记载,其中最著名的故事是曹操感伤幼子曹冲之死,向甄氏亡女提亲。

  到隋唐时期,佛教兴盛,人们普遍相信极乐世界,冥婚也跟着兴盛起来。比如唐中宗不仅为自己的弟弟举办冥婚,还为韦皇后的两个弟弟配冥婚。冥婚也不再局限于权贵家庭,民间家境富裕的人也开始为子女配冥婚。

  宋代之后,冥婚继续发展,真正形成了市场,专门从事冥婚媒人的“鬼媒人”职业开始出现。这些媒人每年往返于各村之间搜集未婚死亡男女的信息,说媒成功后向两家收取钱财锦缎赖以为生。清朝史料记载,当时冥婚习俗昌盛的地区便是以山西为首,直到现在,冥婚习俗在山西省部分地区仍然盛行。

  当前,青年男女不正常死亡率已经大大降低,这类专事冥婚的媒人也开始“两栖发展”,既做阳婚也做冥婚。而冥婚行业的火爆也促使更多的媒人兼职做鬼媒人。一名从业30年的媒人透露,从她小时候记事开始,冥婚就一直存在。而且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冥婚市场也越来越红火。上世纪90年代初,一场门当户对的冥婚要5000元,至本世纪初便涨到5万元;到2010年,10万元只能保证配上婚,已经不能提太多条件了;到2016年,15万元以下连“一根骨头都买不到”。

  如此说来,胡青花只用18万元就给儿子配到“好媳妇”确实是捡了大便宜。但这个便宜不是谁都能捡的,胡青花夫妇两人都在县城上班,相对于种地的农民来说,是属于条件好的家庭,女方家长自然很愿意与胡青花家攀亲戚,给予“优惠”的价格也在情理之中。

  这反映出当地冥婚的一个现象,家里越是有钱,配冥婚出的钱反而越少。家里越是没钱,越是要大出血。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山西省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9454元,这意味着家境一般的人家,为了给儿子配冥婚,除非有巨额抚恤金,否则就要掏空家底。家里有两个儿子的人家更是艰难,既要为活着的儿子娶妻送彩礼,还要为死去的儿子配冥婚,只能四处借钱,家里一贫如洗。

  那些有“刚需”但家境又特别困难的家庭该怎么办?这个问题不仅困扰着配不起冥婚的家庭,同样也给像胡青花家这样小康的家庭带来无尽的烦恼。

  万金买干骨

  给儿子办完冥婚,胡青花终于了却了一桩心愿,但也带给她新的压力。此后,她每天都要到儿子的坟前巡视,担心“儿媳妇”被人挖走。

  此前曾有媒体报道,洪洞县当地在过去3年时间里被盗27具女尸。胡青花平时不看新闻,但她强调,盗尸行为在当地非常猖獗,远超新闻中的报道。谁家的姑娘去世,如果没人看着,尸体一定会被盗走,近几年从来没有例外。

  围绕女孩尸骨的保卫战从她病危入院那一刻便已经开始。女方家属根本不信任医院里的人,必须24小时看着才能确保万一女孩离世,尸体不会莫名其妙就没有了。

  女孩一旦去世,家属便立刻把尸体接走,按照习俗应该是放到自家的田埂上。但猖獗的盗尸迫使家人将尸体放在屋子周围肉眼可见的地方。在与男方合葬前,一样需要24小时全程看护。好在不用几天,女孩便会被“许配”走。

  办完冥婚,轮到男方家属担心女孩的尸体。现在有的墓穴已不再用砖砌,而是先挖很深的坑,然后用水泥浇筑起来,非常坚固。光建这样一个坟,就又要花费数千元,男方亲属还要隔三差五过来巡视,非常累心。

  据当地人回忆,盗尸现象从她小时候就有了。那时候,有不少从外地来洪洞打工的人,有煤矿工也有木匠,他们家乡并没有冥婚的习俗。到了洪洞县之后,有一些人发现了“商机”。新年回家探亲之后,这些人便会背着一包包尸骨来到洪洞,卖给洪洞县有需求的人,这种交易叫做“买干骨”。对于这些尸骨的来历,洪洞县人也心知肚明,肯定是从家乡地里刨出来的。

  即便这样的尸骨卖不上价,但只要确定是女人的尸骨,还是有交易的。据专事冥婚的媒人透露,“干骨”的价格从几千元到数万元不等,以2016年的行情来看,比较完整的“干骨”价格在5万元左右。

  冥婚与托梦紧密相连,由此催生了另一项产业。一旦出现托梦的情况,当地人往往都会找到风水先生寻求“解梦”。在收取一定费用之后,风水先生会指点对方具体的应对措施。如果梦到自己无法理解的事物,或者近期一直走霉运,当地人会找风水先生求助。当地风水先生通常的解释是:“你家祖上有一座孤坟,先灵已经变成恶灵,需要配冥婚进行安抚。”

  出于对恶灵报复的恐惧,人们马上回家查阅家谱,如果在其中真的找到有未婚死亡的祖先,便会立刻为其操办冥婚,如果找不到这样的祖先,也会归于家谱不全等原因,仍为“无名”祖先配个冥婚。但这种出于恐惧或者功利目的而操办的冥婚并不需要太高的标准,人们对素未谋面的祖先不可能有多少感情,只要挑不出错来就行,这也是“干骨”价格不高的重要原因。

  父母为儿女配婚才是冥婚的“主流市场”。下决心为儿子办冥婚的人,绝不会因为钱而让儿子凑合。多等几年也要找个合适的。

  在村民们心中,配冥婚后只要撑过1年时间,儿女的灵魂就可以安息了。如果1年后万一发生不测怎么办?胡青花坚定地表示一定还会再配的,绝不会让儿子孤单。而且到了那时儿子不会再怪她,她可以“从容布置”。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