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特尔特赢得菲总统大选

来源:中国新闻网
2016-05-11 20:21:50
分享

杜特尔特赢得菲总统大选

最新计票结果显示,达沃市长杜特尔特已经赢得菲律宾总统大选。

  最新计票结果显示:善于引导选民情绪的“菲版特朗普”获胜成定局

  新华社马尼拉5月10日电(记者杨天沐 王文)菲律宾选举委员会10日凌晨的最新计票结果显示,达沃市长杜特尔特在总统选举中已获得1450万张选票,获胜已成定局,但需要国会确认后正式公布。

  根据最新统计结果,杜特尔特比排名第二的执政党候选人、前内政部长罗哈斯领先582万张选票,后者获得868万张选票。根据81%的投票率,即使尚未计算的选票全部投给罗哈斯也不可能逆转局势。

  菲律宾9日举行6年一次的全国和地方选举,选举包括新一届总统、副总统、国会议员、地方行政长官和议员在内的职位。菲选举委员会宣布,全国5400多万登记选民中,有81%的选民到设在各地的9.2万多个投票站投了票。

  菲律宾国会参众两院预计在6月初召开会议宣布总统选举获胜者。

  竞选套路类似特朗普

  新华社电 杜特尔特能脱颖而出,主要源于特别的竞选策略。菲律宾德拉萨列大学政治学教授胡里奥·蒂汉基认为,杜特尔特和美国总统竞选人特朗普的竞选套路有相似之处,善于引导选民情绪。

  竞选中,他利用菲律宾民众长期以来对社会治安问题的不满情绪吸引民众的注意力。作为达沃市长,在充斥枪杀、绑架、勒索和走私的棉兰老岛治理出秩序井然的达沃市,杜特尔特的政绩得到不少选民认可。选民期待,在杜特尔特的带领下,长期以来的治安问题能够得到解决。

  在2015年总统候选人登记时,杜特尔特一直称不想竞选总统,直到当年12月利用更换党派推荐人的方式最后一刻参选。一开始的低调导致其他候选人和阿基诺政府都没有把“火力”集中到杜特尔特身上,也没有来得及制定针对杜特尔特的策略。

  杜特尔特的竞选言辞带有攻击性,他在演讲时批评现总统阿基诺的政府,指称其政策“完全是幻想,只有腐败”。他还称前内政部长、执政党候选人罗哈斯是“笨蛋”。

  蒂汉基认为,近年来,菲律宾经济的中高速增长让中产阶级比例有所上升,他们对要改变“游戏规则”的杜特尔特同样抱有好感。

  (杨天沐 黄朝晖)

  “我极为诚惶诚恐”

  新华社电 杜特尔特接受法新社记者采访时,间接宣布获胜:“我极为诚惶诚恐,我接受人民赋予我的权力。”

  杜特尔特说,选民支持他的主要原因是他决心强力打击腐败和犯罪。

  菲国会参议员格蕾丝·傅得票率排名第三,为21.7%。她在10日凌晨承认失败,表示尊重选举结果,向杜特尔特表达祝贺。

  杜特尔特现年71岁,律师出身,在菲南部棉兰老岛最大城市达沃任市长25年。当地曾经帮派横行、极端武装势力猖獗,但在杜特尔特铁腕治理下治安明显改善,成为以安全著称的菲律宾城市。

  杜特尔特的竞选纲领主打法律与秩序,承诺当选总统后,6个月内铲除在菲律宾泛滥的腐败和犯罪。

  (惠晓霜)

  内政有挑战 外交受关注

  新华社电 杜特尔特在菲国会内部少有政治盟友。他曾表示,如果上任后国会要与他对着干,他将成立一个“革命政府”推进改革措施。

  兑现承诺不容易

  不过,杜特尔特遇上了好时机。未来6年中,菲律宾最高法院的15名法官中,将有11名法官到达退休年龄,这对拥有提名权的总统无疑是个好消息。在政府与国会出现分歧时,可以将争议事件交由高院裁决,或许可以获得有利于总统的结果。

  此外,杜特尔特在选前已经向警察系统承诺,将提高他们的收入,预计能获得警方支持。不过,一些政治分析人士认为,杜特尔特之前曾表示如果当选总统,会在几个月的时间内解决腐败、毒品和犯罪问题。当选后,杜特尔特如果要实践诺言,很可能引发较严重的社会对立。

  当地观察家告诉记者,菲律宾的腐败、毒品和犯罪等问题与部分传统政治力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此外,菲律宾参议员安东尼奥·特里利亚内斯四世与杜特尔特的争斗近日公开化,可能成为未来政治斗争的导火索。特里利亚内斯表示,在杜特尔特就任总统后立即对他进行弹劾,而杜特尔特也表示就任总统后将对特里利亚内斯发起叛国罪指控。

  外交还要“看表现”

  观察人士认为,尽管杜特尔特在竞选过程中发表过一些在外交政策方面的讲话,但他就任总统后必将认真评估菲律宾自身利益及周边环境,谨慎作出决定。

  在中国南海问题上,杜特尔特或倾向于中菲对话,但由于总统阿基诺近年来炒作南海问题,杜特尔特恐怕难以一下子扭转部分菲律宾人对中国的片面看法。

  杜特尔特也曾表示要与美国和澳大利亚断交。不过,观察家认为,这不过是逞口舌之快而已。菲将于2019年中期举行议会选举,如能掌控国会,杜特尔特阵营的话语权才可能更有效。

  不过,美国与菲律宾近年来关系愈发密切,美国军事力量重返菲律宾。杜特尔特上台后,在美国的军事、政治影响下,菲律宾的对华态度能发生多少改变,尚不得而知。

  (杨天沐、黄朝晖)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