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德内"挖坑"受损居民仍租房 每人日获补助150元

来源:中国新闻网
2016-05-11 15:22:21
分享

北京德内

老人在租的房子里生活,不方便再养鸟,空笼子挂在客厅里

北京德内

塌方的地方现在依旧是废墟

北京德内

发生塌方的德内大街89号院如今还没复建

  法制晚报讯(记者 唐李晗)“轰隆”一声,德内大街一处私宅因挖地下室深达18米造成塌方,导致旁边89号院内民宅被波及。

  事发已过1年多,这些受损住户如今生活现状如何?《法制晚报》记者昨天下午实地探访,受损居民目前在附近租房居住。昨天下午,记者致电什刹海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陈先生表示,街道一直为受损住户发放每人每日150元的救助金,“街道只负责发放补助,对事故现场何时重建或清理都不清楚。”

  现场探访 塌方大坑已被填平 倒塌民房仍是废墟

  2015年1月24日,德内大街93号院发生塌方,其北侧89号院内的民宅被殃及,居民被迫搬到外面暂住。今天上午,因私挖地下室造成塌方的涉案户主李宝俊因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在西城法院受审。

  离事发已过去一年多了,昨天下午,记者前往德胜门内大街93号院塌陷现场回访。

  当时,坍塌现场曾出现长15米、宽5米、深10米的大坑。记者看到,如今塌方区域被2米多高的蓝色铁皮墙围着,从铁皮墙缝隙往里看,发现大坑已被填满,破碎的砖瓦、土块、钢筋等杂物堆积成小山,上面已经长出杂草。塌陷内部的四周均由黄色铁棍和钢丝支撑,现场没有作业的施工人员。

  北侧89号院内倒塌的民房只剩下一堵北墙,倒塌部分仍是一片废墟。因事发突然,居民来不及拿走的物品还散落在地上,电扇、歪倒的冰箱、掉门的老木柜、被砸坏的马桶和倒塌的房梁都还能依稀还原当时的第一现场,有些东西已经锈迹斑斑。

  法晚记者注意到,塌方区域西侧的四层写字楼也已经人去楼空,写字楼的墙面出现了新的裂纹。

  住户讲述

  街道每人每天补助150元 租房月花1万多

  记者进入德内大街89号院内,只见南侧民房已经倒塌,只剩下一堵墙立在过道边上,北侧房子也空着无人居住。此时,遇到在此居住的金先生和他的父亲回家来拿东西。

  据金先生介绍,事发时他正好在家,他家的房子并没有塌,“但后来我家房子被评为危房,已经不能居住了,现在我们一家8口人都在外面租房子。租的房子面积太小,很多衣物只能放在家里,需要的时候就回来拿。”

  对于其他邻居,金先生说,受塌方影响的居民大概有6家,大家没有过多的联系,只知道都在外面租了房子住。

  金先生说,“什刹海街道办事处一直按照每人每天150元的标准给我家发放救助金。因为孩子都在这附近上学,搬得太远了不方便,我们就在这附近租房,这边房租贵,加起来一个月房租有1万多。听说法院有刑事附带民事赔偿,我正在考虑走法律程序索赔。”

  为省钱附近租6平米地下室 月租金1300元

  53岁的付先生原本和父母、弟弟住在89号院的一间平房内。房子受损后,他们搬到附近一家旅馆暂住。记者昨天来到付先生的暂住地探访。这家旅馆在邱家胡同里,付先生已经住了1年多。

  付先生住在地下一层一个6平方米的小房间里。记者进去一看,房间里没有窗户,除了一张小床和杂物,在房间里转身都困难。

  由于没有做饭的地方,付先生在小旅馆内放了个小电锅煮面吃,偶尔也会去附近的父母家吃个便饭。付先生说父母都已80多岁了,一年多来一直在附近找房子,但始终没找到满意的住处。

  付先生说,“住地下室也是没办法,虽然街道办每月都按人头发补助,但我们家比较困难,两个弟弟都是残疾人,父母高血压,我肝硬化,肾也不好,看病吃药都要花钱。我一直没结婚,也没工作,只有住地下室房租便宜些。”

  付先生说,他原来和父母、弟弟租房住,一个月2400元房租,后面父母身体不好,他就搬了出来,“这个小旅馆虽然条件差点,但每月1300元,便宜。”

  李宝俊律师曾来问过损失 后来就无人过问了

  回忆起事发时的情景,付先生说,“当时是冬天,外面特别冷,凌晨三点马路突然塌了,发出闷响,我当时还以为有工人在卸东西。我起来出门一看,马路牙子那有一个大坑,我赶紧叫父母起来出来,怕家里不安全。”

  付先生告诉法晚记者,“第二天早上7点,区里来人说要把大坑填上。将近中午11点时,我妈和我弟正要准备吃饭,突然觉得房子有点晃悠,他们刚出大门,我家就整个塌了。就两三分钟的事,要是晚上,我们一个也跑不出来。当时我正好出去买东西,没在家。”付先生说。

  付先生坦言,他对后续处理很不满意,“开始有李宝俊的律师来家里问有什么损失,没想到一年四个月过去了,到现在也没解决。我找过好几次相关单位,也没人给个完整的答复,只说让回去耐心等待,肯定会解决。我偶尔会回家看看,看也没用,还是老样子,也没人施工。我家和邻居家的房子整个都塌了,大部分东西还在地下埋着,没来得及拿出来。”

  从付先生家里出来,记者随他到他父母的暂住地,只见老两口在吃晚饭,低矮的餐桌上摆着一碗炒豆子、一袋烧饼和三碗粥,加上一瓶咸菜和中午剩的一盘米饭,这就是付先生一家的晚饭。

  塌陷致写字楼无法办公 希望早日解决

  在塌陷现场的西侧是一栋4层的写字楼,王先生曾在这里工作。由于塌陷事故,王先生的公司只能在附近租房办公。

  王先生告诉记者,他们单位在写字楼的二楼,事发前很长一段时间,旁边的业主都用围栏围着施工,“我们也不了解具体情况,只知道他们有十几个人干活。”

  “在写字楼办公的大概有70多人,一楼是印刷厂,损失更大。到现在一年多了,也没有人过问我们的情况,楼没有修,也没有任何赔偿,街道办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要等判决后再说。”王先生说,“我们一直关注这个事情的进展,希望能早日有人出面解决这个事情。”

  街道回应

  只负责发放补助 不清楚清理、重建情况

  昨天下午,法晚记者致电什刹海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陈先生表示,从塌陷事故事发至今,街道办一直为德胜门内89号院的住户发放每人每日150元的救助金,“至于发放到什么时候,暂时还没有定论。现在事情已经进入司法程序,进一步的工作可能会在宣判后,根据具体情况来安排。”

  陈先生说,“街道办只负责居民补助这方面的问题,对事故现场何时重建或清理都不清楚,这些不归街道办负责。”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