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诗诗:婚前婚后都放不开 对亲密戏很谨慎

来源:新华网
2016-05-10 17:06:26
分享

刘诗诗:婚前婚后都放不开 对亲密戏很谨慎

  刘诗诗

  由郑恺、刘诗诗主演的都市青春励志剧《那年青春我们正好》今晚在浙江卫视开播,昨日该剧在杭州举行发布会。发布会前,刘诗诗接受记者专访表示,自己将来会是一个严格的妈妈。谈到青春时代,她则用“循规蹈矩”来形容。对于与吴奇隆相处的日常,她甜蜜地说,老公负责做菜,自己专门负责品尝。

  谈新剧

  我完全没经历过那样的时期

  《那年青春我们正好》 的叙事跨度长达18年,讲述了“校花”刘婷(刘诗诗饰)和“叛逆少年”肖小军(郑恺饰)两位主角从高中时代的一见钟情、分开到进入社会后各自有了新生活、再次重逢,历经挫折走到一起的故事。刘诗诗认为,比较难以把握角色前期“青涩的部分”:“一是我的年龄摆在这里,所以会有些紧张,直到他们看了剪辑后的版本,觉得不错,我就放心了。二是我很好奇,因为我完全没经历过那样的时期。”

  回忆起自己的青春时期,她就用“循规蹈矩”来形容,“那时候我在学跳舞,每天都是不停练功,专业课起码有6个小时,学校是封闭式的,外出都要向老师打报告,但我并不觉得苦,是很正常的,我没什么童年和少年,最多也就是和小伙伴抓蜜蜂、玩鞭炮”。因此,当时的她并没有谈过恋爱,“身边都是女生,属于假小子类型,男生很少,都是上文化课等大课的时候才碰到,也是打成一片,再加上我那时候很乖,就没往那方面想”。

  尽管如此,在当红女演员中,刘诗诗被认为天生自带青春和清纯气质,这一点倒和角色比较贴合,“角色身上就是干净,那就把自己放空了、放干净了,我在那个阶段表演时就不需要加东西,不需要多余的设计,出来的效果就会比较自然”。

  谈生活

  老公做菜,我收拾行李

  在娱乐圈,明星夫妻晒恩爱增加曝光度,但刘诗诗、吴奇隆却十分低调,恋爱到结婚都保持这一风格,这一度让别人以为他们过得不甜蜜。而在刘诗诗眼中,吴奇隆是非常有创意的大厨,“我们都很忙,回到家有的时候是冰箱剩什么材料,他就做什么,总能变着花样来,都很好吃的,我负责吃,因为我做饭慢”。

  遇到老公出差或者一起旅行,刘诗诗就自动承担收拾行李的工作,“可能跟我从小在外独立上学养成的习惯,别人收拾,我不知道东西放哪,我也是收拾东西很慢的,每回出外拍戏都跟搬家似的,锅碗瓢盆都带上,因为我在剧组有时会自己煮东西、煲汤”。

  对于生孩子,刘诗诗对外回应的口吻始终是“顺其自然”,但是被问及自己会是怎样的妈妈时,她说:“比较严格,这和我从小的成长环境有关系,在学校有老师管,在家有父母管,我妈妈也是如此,每回看我的戏都是批评。”

  谈表演

  我对亲密戏一直很谨慎

  虽然刘诗诗不是表演科班出身,外界对她的演技也时有质疑,但观众也看到,这些年她尝试了很多类型的角色,要成为一个真正的演员。谈及这个话题,她坦言,这部戏是她第一次放弃配音,用原声演出。此外,她表示,相比五年前,看剧本的层面在上升中,“以前的我会很感性,哪怕剧本不合理,我也要绝对跟着它走,在表演时硬着来,但是现在遇到有疑问、矛盾的地方,我会很理性,直接对导演、编剧提出,可能做一些修改,比如戏中,我到现在也不明白刘婷为什么会离开肖小军,这一个剧情没法改,但是我可以用表演使它合理化,让观众理解”。

  除此之外,刘诗诗还在坚持一个原则:无论婚前还是婚后,对亲密戏的尺度都从未放松,“我一直比较谨慎,不是一个特别放得开的人,所以尺度太过了的话,就会不自然,那观众就会看出来”。所以,她和郑恺在剧中就没有太激情的戏份,对此她否认是因为吴奇隆的关系。

  幕后:

  刘诗诗遭“家暴”

  据悉,为了演出这部集高颜值与高能剧情于一体的大剧,剧中的演员都吃了不少苦,其中惨遭“家暴”的刘诗诗更是不必说。李浩轩和刘诗诗之间的家暴戏都是“来真的”。刘诗诗透露,拍完家暴戏的第二天,她时常会在自己身上发现瘀青。和刘诗诗演对手戏的李浩轩则表示,因为自己的控制力有限,尽管已经很小心,仍然没法完全避免伤到刘诗诗。“她不厌其烦地陪着我找感觉,一直到我演到最好为止,就算拍不到她,她也在镜头外给我打气。”

  不仅如此,刘诗诗和郑恺都经历过长时间“作战”的痛苦。导演张思麟说:“刘诗诗就是一个为了创作可以付出自己所有的辛苦和所有精力的一个女演员。有时熬夜熬到舌头上都长了泡也从不喊苦,一个镜头长达三个小时,她在那儿站着不吭一声。拍夜戏很晚,房间里面打着光,温度高达40多度,她在被子底下演戏,没有一句抱怨。”广州日报记者/曾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