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达膜重组公司神秘“蒸发” 实际控制人被指抽逃出资

来源:新华网
2016-05-10 11:11:06
分享

  新华网北京5月10日电(朱军平 郭良)4月22日,在经历了眼花缭乱般的重组和漫长等待后,号称膜法水处理综合解决方案提供商和水务投资运营商的三达膜环境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三达膜)的招股书申报稿,出现在证监会的官网上。

  然而蹊跷的是,在企业发展初期曾立下“汗马功劳”的重组企业——福建金鑫三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福建三达),在招股书中却难觅踪迹。记者调查发现,围绕在这家“人间蒸发”的企业背后,却是实际控制人蓝伟光被指抽逃出资的神秘往事。

  重组公司蹊跷失踪

  “在蓝伟光的计划里,从膜软件起家的厦门三达,已经在着手布局自己的产业链:膜工艺依旧是其核心;而在其上游,三达重组了龙岩市福建金鑫粉末冶金股份有限公司,这样可以利用当地的粉末冶金、高岭土等加工成纳米材料,生产无机金属膜、陶瓷膜等,为三达提供上游的膜材料;而在产业链的下游,三达投资的一家生物技术公司准备和石药建一个生物技术厂做酶,同时,重组后的福建金鑫三达也可以利用膜技术,深度加工钨金产品。围绕这个产业链,一个三达系浮出了水面:厦门三达、福建金鑫三达和新加坡三达,分别担负着营销研发、生产和技术,而在其外围,紧密围绕着三达投资的软件和生物技术公司。”早在2008年,有媒体在采访蓝伟光的新闻报道中如是表述。

  按道理,这个在三达膜环境发展过程中起到关键作用的重组企业,应该在招股书被重点提及。然而,记者查阅招股书发现,无论报告期内注销或转让的企业还是公司实际控制人及其控制的其他企业共同控制或施加重大影响的其他企业中,均未出现福建三达的“身影”。

  “不难看出,福建三达在三达膜发展初期的作用不容忽视,如果被刻意隐瞒,背后必有隐情。”有业内人士认为。

  记者从工商部门了解到,福建金鑫三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8年11月11日 ,注册资本 7000万人民币 ,法定代表人为颜启淡,注册地为龙岩市雁石镇。其中,蓝伟光出资1671.6万元。

  实际控制人被指抽逃出资

  三达膜招股书显示,本次发行前,新加坡三达膜持有公司57.81%股份;本次发行后,持公司不少于43.36%股份,本次发行前后均为公司控股股东。蓝伟光和陈霓夫妇通过Clean Water Investment Limited和新达科技间接控股新加坡三达膜,并通过Suntar International Pte. Ltd.和三达膜科技园开发(厦门)有限公司间接控股程捷投资,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实际上,早在2014年三达膜冲击上市目标期间,实际控制人蓝伟光却成了一起官司的被申请人之一,而这起官司不仅证实了福建三达公司的真实存在,同时也牵出蓝伟光被指抽逃出资的事实。

  最高人民法院(2014)民申字第762号民事裁定书显示:“再审申请人陈杨春因与被申请人蓝伟光、厦门费尼斯科技有限公司、福建省龙岩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颜啓淡、陈子荣、龙岩市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公司损害股东利益责任纠纷一案,不服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2013)闽民终字第48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虽然最终高院驳回了陈杨春的再审申请。然而在这份裁定书中,却有这样一段表述:“根据已经查明的事实,蓝伟光在向金鑫公司(福建金鑫三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出资188万余美元并成为实际控制该公司的股东后又抽逃了该出资。该抽逃出资行为对金鑫公司造成了损害,但并无证据证明必然导致金鑫公司经营彻底失败,亦无证据证明必然导致对陈杨春的股权及收益造成损害。而且,即使陈杨春的股权可能受到损害,但在金鑫公司尚未清算的情况下,陈杨春所持股权价值、是否存在损失等均无法认定。”

  也就是说,在高院的上述裁定中,虽然陈杨春的再审申请被驳回,但蓝伟光却被认定抽逃了福建金鑫三达科技股份中其出资的188万余美元,“该抽逃出资行为对金鑫公司造成了损害”。

  记者从工商部门了解到,陈杨春于1998年11月11日出资237.32万元,和蓝伟光同为福建金鑫三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东。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刑民交叉法律事务部主任孙建章律师认为,根据高法的栽定书判断,该公司成立时注册资本实行的是实缴登记制。因为2013年底,《公司法》进行了修改,对公司成立时的注册资本实缴制修改成认缴制。随后, 2014年4月24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八次会议通过了《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五十八条、第一百五十九条的解释》,该解释规定:刑法第158条和159条对注册资本实缴制公司仍然适用。也就是说,在2013年底《公司法》修改前公司成立时注册资本实行实缴制的,仍会面临着虚假或抽逃注册资本罪的处罚,但在抽逃数额或情节上,要达到司法解释规定的情形。

  对于上述问题,截止发稿,记者根据招股书中公布的电话、邮箱以及传真,均未能与三达膜取得联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