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残暴伤医案再次审视预防机制

作者:张海英 来源:法制日报
2016-05-10 08:32:07
分享

  建立特殊预防机制,一旦发现精神不正常的患者存在医疗纠纷,应该启动应对机制,包括对精神疾病进行检查和治疗

  5月7日,广东省人民医院发布消息称,5日在家中被砍伤的本院口腔科原行政主任陈仲伟,经过43小时的连续抢救,终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去世。对此,广东省卫计委下发紧急通知,要求各医疗机构立即对医疗纠纷登记情况进行梳理,重点排查有潜在伤医倾向的重点人群,严密防范全省医疗机构暴力伤医事件发生(5月8日《新京报》)。

  这起伤医案可以用“残暴”二字来形容,即比一般暴力伤医案更为残忍。据悉,陈仲伟全身被砍三十余刀,面部被砍伤,腹部多处长伤口,膝关节被砍烂,足后跟被砍断。该院十多个专业的一百多名医护人员先后投入了抢救,也没有挽救陈仲伟的生命,令人痛惜。而这个砍人者手段如此残忍,也让人愤怒不已。

  对于频发的暴力伤医事件,从上到下出台过不少措施,归纳起来主要有三大类:一是事前预防,如增加安保人员设立警务室、推行医疗责任险统保、完善医疗纠纷调处机制等;二是事中控制,如发现情绪异常人员立即报警、迅速隔离、就地制服等;三是事后追责,对嫌疑人依法予以治安管理处罚或追究刑事责任。

  以上措施不可谓不全面,但从广东发生的这起伤医案看,事前预防机制仍有不少疏漏。比如医院方面看似铜墙铁壁,陈仲伟却是在家中被砍伤,这说明仅在医院强化安保是不够的,医护人员离开医院后的人身安全仍没有得到保障。广东卫计委这次要求加强医院宿舍安保虽有针对性,但医生外出途中的安全仍难以保障。而给医生配保镖则不现实。

  怎么办?笔者认为,有必要提高医护人员的安全意识。据了解,今年4月,这名砍人者就在小区门口拦截过陈仲伟,陈仲伟也曾提醒同事留意行凶者,然而其本人却对砍人者警惕性不够。如果陈仲伟能够高度警惕,或许可以避免悲剧发生。在伤医事件不时发生的今天,每个医护人员都需要强化安全方面的培训,比如美国曾组织医护人员参加反暴力培训。

  尽管各地都有医疗纠纷调处机制,但不是每个患者都愿意调解都适合调解。据说砍人者在1991年找陈仲伟做过口腔手术,现牙齿变色要求赔偿,显然这是一种无理的要求,对这种要求该如何处置,同样需要健全相关机制。比如日本医院设专人聆听患者苦恼,然后有针对性地予以化解。如果国内医院也这样做,或许能避免悲剧,因为患者的要求、情绪有了出口。

  对于暴力伤医,我们一贯的主张是严惩凶手,虽说严惩(比如医闹入刑)有一定威慑力,但严惩毕竟属于事后措施,已经无法挽救部分医生的生命和健康。再说,某些砍人者未必在意严惩,例如广东这起伤医案的砍人者“怀疑精神不正常”,假如他是精神病患者,那么未必会在意严惩措施。所以,如何对这种特殊患者建立有效预防机制,值得思考。

  笔者建议,建立特殊预防机制,一旦发现精神不正常的患者存在医疗纠纷,应该启动应对机制,包括对精神疾病进行检查和治疗,与患者家属进行沟通协调,让公安、社区、医院等共同化解医疗纠纷。总之,每起伤医案都是一种警示,不管事前事中事后相关机制是否健全,都要从每起案件中吸取教训继续完善预防措施。

  伤医案国外也有,不少做法值得借鉴。例如美国对于防范暴力伤医有详细的操作办法,如医疗场所必须安装报警钮,配备手持报警器等有效报警系统;设置紧急员工避险房间,保证治疗区有备用出口;家具布置和治疗区陈设应避免妨碍员工脱困……总之,预防措施越细致周到,医护人员安全越有保障。(张海英)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