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会处理,妈你不用担心啦”

来源:新华网
2016-05-07 15:39:35
分享

  故事一:妈妈会处理

  爸爸过世得突然,长期照顾他的妈妈好像早有心理准备,虽然极度悲伤,仍很快地联系了葬仪社的人前来处理。深夜,我们三兄妹跟妈妈站在寒风中讨论爸爸丧葬事宜与费用,妈妈说:“这些事情我都会处理,你们不用担心。”一直以来被保护得很好的我们,也就听从妈妈的话,等着她电话通知。父亲的丧礼上,诸多亲友来吊唁,妈妈像无头苍蝇一样团团转,慌乱间,竟然重重摔了一跤……

  丧事办完之后,有一天,她打电话来公司,说要帮我送忘在娘家的东西。那一天,寒流来袭,细雨纷纷,气温降到十摄氏度。远远地,我看见那个身影,妈妈站在人行道上的身影。

  她用包着绷带的那只手撑着一把跟身形不相称的大伞,另一只手,提着三四袋看来很沉重的东西。她臃肿的身形,细卷的头发因为久未整理显得凌乱斑白。

  我走近她,嘴里一边念叨着她怎么不站在屋檐下等我,一边帮她提过手上的东西。

  很沉。翻开一看,皱缩的塑胶袋里装着买给孙女的衣物,还有一袋是为了讨孙女欢心团购买的布丁。最后一袋,非常重,用报纸包裹起来,是一只大墨鱼。

  “邻居说好,我就买了一只,让你公婆煮来吃。记得放冷冻层啊。”

  妈妈得意的表情,让我的抱怨说不出口。“啊,你吃饭没?”妈妈问。

  “还没……”我那句“我等等自己去吃”被我咽了下去。“我把东西拿去放,等下一起去吃吧!”

  “哎哟,不用啦!你还要上班,我现在就搭车回去了……”妈妈嘴里这样说,脚步却动也没动。

  “好啦,你跟我到公司楼下等,我马上下来。”我转身领着她跟我一起走。

  “哎哟,不用啦,我也不饿……”妈妈一边嘟囔,却一边跟着我走。

  找了一家简单的小馆吃饭。我忍不住问她,爸爸的事情还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她细数着每一件待处理的事……

  “我知道了,我找时间处理吧。”我计算着自己哪天可以请假处理这些事。

  “哎哟,不用啦!这些妈妈会处理,你不用担心!”她吃着面条,说得轻松。但我知道,除了柴米油盐以外,其他事通常会叫孩子们帮忙的她,要独自去处理这些有多麻烦。

  “这次我们做啦,你才不用担心咧!”我回了她这么一句。她难得不再推辞。

  其实,我很想跟妈妈说的是,现在,很多事,我们来帮你处理,你只要健康快乐地过日子就好。这个我们会处理,妈你不用担心啦!

  故事二:这又没什么

  小时候我不懂,为什么妈妈总是说:“这又没什么!”那满不在乎的感觉让我一度以为她是个冷漠的人,时常在心里想:“妈妈怎么能遇到什么事都这么淡定呢?”直到妈妈生病后,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不是冷漠,而是故作坚强。爸爸在我小时候就过世了。十一岁的我,不记得有看过妈妈的眼泪。

  但这两年我和姐姐自己去扫墓时,才知道爸爸的墓地有专人管理,只要交费用,周围的环境就会被扫得干干净净;每年我们去看爸爸时,总是会因为周遭的杜鹃花而感到心情平静。

  如今,妈妈每两周都要化疗一次,每当我问:“怎么样?医生说什么?”她仍然笑笑地说:“医生说,这又没什么。”还补一句:“医生说同状况的病人中,我是活得最久的了。”我看了妈妈那强颜欢笑的脸庞、听了故作轻松的言语,心中有无限的酸楚。

  我知道,这是妈妈的体贴,那一句句的“没关系”、一句句的“没什么”的背后,代表着她不希望我担心。

  在刚知道妈妈生病之际,我用以前从未有过的体贴与她相处,有一天,妈妈大声和我说:“你这样让我压力很大,可以正常对我吗?”我真没想到,行动的“体贴”对妈妈来说,原来是压力。因为,妈妈的体贴方式,是故作轻松,是一句“这又没什么”。她总是让身边的人因为她的无所谓而感到轻松,她总是把所有要处理的事独自承担,就怕软弱被身边的人看见。

  在不知不觉中,这看起来不在乎的态度也影响着我,让大家以为我很坚强,或许,这样的外表坚强,慢慢地会内化成真正的坚强,像妈妈一样。

  但直到今天,我还是不知道妈妈这样的处事方式到底是不是正确的。甚至时常在想,会不会就是因为这样的坚强,让病魔一下子就入侵她的身体,在还来不及防备的状况下,就一点一滴地攻击她。或许,这就是妈妈的坚强吧,即使现在我有肩膀让她依靠,她也只会和我说:“这又没什么!”

  《因为是妈妈》

  谢文宪等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