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旬老人拯救网瘾少年自称达数千人 曾饱受争议

来源:中国网
2016-05-06 09:00:32
分享

7旬老人拯救网瘾少年自称达数千人 曾饱受争议

  陶宏开在开导网瘾少年

7旬老人拯救网瘾少年自称达数千人 曾饱受争议

  陶宏开向志愿者们讲述他帮助网瘾少年的故事。

“戒网瘾第一人”陶宏开:我越出名说明网瘾问题越严重 网瘾孩子不是病人需要关爱

自从2004年成为“中国戒网瘾第一人”之后,陶宏开的生活就再也没有平静过。他家的电话成了24小时热线,他晚上睡觉只能拔掉电话线。

与此同时,他也受邀到全国80多个城市宣讲,拯救网瘾少年。在很多家长眼中,他是“反网瘾斗士”。让陶宏开失望的是,过去12年间,讲座越讲越多,但网瘾少年不减反增,找他求助的家长依旧踏破他家门槛。

但各种荣誉加身的陶宏开也饱受争议。有人说他一边反对网游一边代言网游赚钱,他这是沽名钓誉,还有人说他的戒网瘾方法并不靠谱,是骗子。

如今,各种网游风生水起时,这位70岁的老人比以前更忙了,“生意”更多了,但他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我的成名是中国的悲剧。”

文、图/广州日报记者肖欢欢

骗儿子到武汉“求医”

今年70岁的陶宏开头发灰白,眼圈有些发红。“他前一天没睡好,每天都有很多网瘾少年的家长来找他,有时一天有三四拨。他的电话一天24小时都响个不停。”助手小刚说,由于过于劳累,陶宏开这两年苍老了不少。

骗儿子到武汉“求医”

一位来自山东菏泽的农妇见到陶宏开就给他跪了下来,“陶教授,救救我的儿子吧。”这位妇女的儿子李明(化名)今年26岁,从小学三年级就开始接触网络游戏,没日没夜在家打游戏。有一次,他连续把自己锁在屋子中打了三天三夜游戏。

“和他说上三句话他就开始不耐烦,经常一个星期都泡在网吧。”李妈妈说,儿子的网瘾成了她最大的心病。2014年底,她痛下决心把李明送进了山东一家电击网戒治疗中心。  

但治疗的结果却让她绝望。把儿子送进网戒中心的半年非人的生活成了她最为不堪回首的记忆。尤其是治疗关键环节——电击,家长不能陪同,只能眼睁睁地站在门外,“每次孩子从那屋里出来后,都目光呆滞,像傻子一样。”李妈妈说,孩子曾经表露过对于电击的恐惧,“但我们问他是怎么被电击的,他就是抗拒不愿说。”半年治疗下来,花了四万元。

最近,在网吧又一次逮到李明,她这才明白,之前在网戒中心半年的电击治标不治本。这才坐火车把儿子骗到武汉,找陶宏开求救。

陶宏开连问了李明5个问题,每次都是李明的母亲抢着答。陶宏开忍不住大声呵斥她:“让你说话了吗?”经过3个小时的面谈,李明终于平静了许多。

成名后电话成热线

从2004年至今,陶宏开已经赴全国80多个城市开展戒网瘾讲座,拯救网瘾少年。据他介绍,经他“解救”的网瘾少年,达数千人。

在陕西的一次讲座,一位母亲早上7时就赶来领票,下午好不容易拿到票后,她感慨地说:“总算领到票了。孩子总算有救了。”陶宏开所到之处,迎接他的是忧心忡忡的家长们。

陶宏开是那种滔滔不绝的人,他讲话声情并茂,充满感染力。助手小刚说,陶宏开的生活基本上完全被帮助青少年戒除网瘾占据,常常是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每次举办报告会,他一开口就是滔滔不绝的三四个小时,有时甚至是一天讲两三场,他甚至能连续24小时不睡觉。

成名之后的陶宏开,每年都要到全国开展几十场讲座。家里的电话成了热线。家里也成了他接待网瘾少年的地方。因为经常抨击网络游戏,他也被不少游戏商和游戏玩家痛骂。

“我每天收到的谩骂、恐吓的短信接二连三,早就习惯了。”电话几乎一刻不停地打进来,凌晨三四时也有,“接通后就挂掉还算好的,不少人直接说要杀我全家”。连他家中90多岁的母亲也常常受到惊扰。每当遇到这种情况,他只能通过助手与外界联系。

我敢挑战戒网瘾专家

关于陶宏开的争议也从来没有断过。网上不断有人发帖揭露陶宏开的戒网瘾学校里使用药物、电击和暴力,收费过万元。有人说,陶宏开是用反对网游来赚钱,有私心。

有媒体披露,他代言深圳一家游戏公司的游戏,收“代言费”350万元。对此,陶宏开则予以否认。

在网上,他被冠以“反网瘾斗士”、“中国戒除网瘾第一人”,与之俱来的,则是“假学历”、“假教授”、“骗子”等负面声音。

“这是污蔑!”陶宏开把桌子拍得啪啪响。

陶宏开的一些偏激言论在一些网友看来也成了“雷人雷语”。比如,他之前说“沉迷网游3年,智商将下降10%,也就是说,智力90的正常孩子玩网游3年,就会变成弱智。”

更多的质疑则来自于对他戒网瘾效果的质疑。一位学生家长就在网上表示,陶宏开的戒网瘾效果并不像他说的那么有效,自己的孩子经过陶宏开“解救”后,半年后再度沉迷网络。

陶宏开认为网瘾是一种精神类疾病,需要进行药物和医学干预,一个疗程需要半年。

陶宏开对自己的戒网瘾方法信心十足。“我敢向全国的戒网瘾专家挑战。你可以去找50个网瘾家庭,我也找50个,3个月后看成效,谁敢跟我比?”

我不是戒网瘾专家我搞教育

记者:你认同自己是“中国戒网瘾第一人”吗?

陶宏开:头衔都是媒体封的。其实,我不是专门的戒网瘾专家,我是搞素质教育的。

记者:很享受成名后的感觉吧?

陶宏开:网游毒害了青少年,才有我的一夜成名,我越出名,说明中国青少年网瘾问题越严重,这是中国的悲剧。没什么值得高兴的。

4300万网瘾少年

记者:中国的网瘾问题有多严重?

陶宏开:2004年,中国的网瘾少年是400多万。2009年,将近2500万,还有网瘾倾向的1800万,加在一起是4300万。之后,官方再也没有公布过数字,肯定有增无减。而且网瘾从中学生向两端延伸——低龄化到学龄前的儿童甚至幼儿,大龄化到已为人父母的成人。其中,大学生网瘾现象日趋严峻,58%的网瘾少年是大学生。全国公检法机构和各地少管所的统计表明,70%的犯罪催化剂就是网瘾。

2012年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的男性比女性多出3300万人。但大学生中女生却超过男生65万人,阴盛阳衰,我们华师,80%是女生。什么原因?一些学生在高中时只顾着打游戏,考不上大学。

记者:为何中国学生的网瘾问题格外严重呢?

陶宏开:中国现在是世界第一网游大国,也是第一网瘾大国。原因有三个:一是家庭教育问题。家长教育方法不当,造成孩子娇生惯养,我行我素,一旦接触电脑,父母管不住,就不能自拔。二是学校教育问题。应试教育下唯分数论,使得孩子们迷失理想,厌恶学习,沉迷网络游戏和网聊。三是社会教育问题。大量低级媚俗的电视节目和影视作品毒害了青春期的学生。

玩网游智商下降10%?

记者:你认为网络游戏就是精神毒品?

陶宏开:是的,英国、美国专家论证了,长期玩游戏,会使左脑萎缩,跟长期食用鸦片的效果相似。

记者:你的观点“玩网络游戏三年,智商下降10%”争议很大。

陶宏开:这是别人的研究,不是我瞎想的。10%是个概括的说法,但智商下降是普遍现象。

网瘾孩子需要关爱

记者:现在中国的戒网瘾机构都无效?

陶宏开:99%的戒网瘾机构都是“暴力+暴利”的骗局,这些“疗法”是对他们的二次伤害。它的方法错了,把孩子当病人来对待,吃药,打针,捆绑。我从来不把网瘾孩子当病人,而当做需要关爱的对象。

记者:那你解决网瘾问题的办法是什么?

陶宏开:有四个环节:心理辅导——家庭治疗——环节改变——行为矫正。第一个环节就是要父母和网瘾孩子一起学习,了解孩子上网成瘾的原因;然后有针对性地进行家庭治疗,化解亲子矛盾;再逐步引导孩子矫正沉迷网络等的不良习惯。我的方法是谈话式的沟通治疗。家庭的每一个人进行互动交流。孩子上网成瘾虽有种种原因,但主因在父母身上。父母的问题不解决,孩子网瘾问题就难以解决。

分享